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2 孤儿院计划

    这一幕,张麟实在看不下去,全然没有想到一个成人,竟然如此残忍。

    从一面断壁后走出来,立刻引起豹子头等人注意。

    “你是什么人,奉劝你别管闲事,赶紧滚。”豹子头皱眉道。

    一众壮汉投来戏虐眼神,似乎在等待出手命令。

    “你手里的钱袋子是我的。”张麟平静道。

    “大人,请你救救我弟弟。”

    马小花认出来是失主,已经走投无路的她,急中生智向张麟求救。

    “钱袋子上写你名字了,这里是西区,消失一两个人很正常,识相立刻滚。”豹子头冷酷道。

    “那你让我消失试试。”

    “上,弄死他。”

    豹子头一声令下,一众壮汉将孩童扔在一边,直往张麟走来。

    “小子挺狂,惹不该惹的人,到阴间…”

    嘭!

    不等那人说完,张麟一拳将其轰飞。

    撞在一堵破墙上,直接撞得倒塌,那人更是头破血流,生死不知。

    “找死!”

    仗着人多势众,一群围攻上来。

    嘭!嘭!嘭!

    接下来,交锋过程很简单,张麟统统一拳轰飞,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见势不妙,豹子头转身就像逃走。

    “我可没让你走。”

    此刻,张麟一只手踏在豹子头肩上。

    全身紧绷,豹子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下气道:“大哥,小人有眼无珠,钱袋子还给您,大人大量,当一个屁把小人放了。”

    “你不是说,让我消失。”张麟笑眯眯道。

    噗通。

    当即,豹子头就跪下了:“放过小的一马,以后全凭大人吩咐。”

    张麟着实没想到,豹子头居然如此软弱,没说几句就跪下了。

    哀求时,一队士兵巡逻经过,豹子头突然喊道:“王哥救命!”

    在西区巡逻的士兵都是装样子,盘踞十几股地头蛇,能明目张胆欺压流民,自然是同流合污,久而久之,发生斗殴事件都不会管理,事后汇报一声,只要不发生大乱子即可。

    那一队士兵听到求救,立刻赶过来一探究竟。

    当即,豹子头觉得有救了,他可是经常上供,一般小事请官爷帮忙是没问题的。

    “王哥,此人打伤我众多兄弟,请给小弟做主。”豹子头喊道。

    带队士兵走进看清是张麟,连忙恭敬道:“见过大人。”

    瞬间,豹子头瘫坐在地,平日里带兵军官竟然对此人毕恭毕敬,再转不过弯,也知道是踢到铁板了。

    “你们来得正好,他偷我钱袋,还威胁要我消失,更是折磨孩童打断手脚乞讨,以及组织流浪儿童盗窃,该如何处置。”张麟问道。

    王坚是昨日清剿鬼蜮士兵中一员,自然认得张麟可是真气武者,连都统大人都要拉拢的人物,他一个小兵头得罪不起,应声道:“此人罪大恶极,罪无可赦,下官苦于没有证据,今日有大人作证,那就按照律法,关押入黑牢。”

    “如果我在白云城再听到或看到他,那就亲自跟都统禀报。”张麟警告道。

    “大人放心,下官绝对不敢徇私舞弊。”王坚保证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他若敢放走豹子头,估计黑牢里带着就是自己,甚至连坐家人。

    豹子头哭喊着求饶,可惜无济于事,士兵一顿拳打脚踢,将躺着的一众同伙都带走。

    这世界可没有文明执法,一向来蛮横粗暴,很有威慑力。

    剩下一群孩童,他们不少躲在破败院落内,探头探脑望来,眼神中带着敬畏,但不是恐惧。

    “谢谢大人。”

    马小花不停向张麟磕头,实在无以为报。

    “起来吧。”

    从马小花刚才表现,张麟其实很满意,他想要发展圣教,一定需要坚定教众,所以打算收养孤儿从小培养。

    第一步,建立孤儿院,收集来白云城所有孤儿,教导识字,学习圣典,潜移默化培养成坚定信徒。

    走进破败院落,一共有三十多个孤儿。

    从五六岁到十一二岁不等,身上脏兮兮,不少因为长期不洗澡,得上皮肤疾病。

    张麟没问为何成为孤儿,而是第一句问道:“愿意跟我走吗?”

    没有一个人回应,举目无亲,又生活在压迫环境,内心是很难信任别人。

    “我不需要你们做不愿意的事,同时,教你们读书写字,等到成年可以选择离开。”张麟道。

    “大人,我和弟弟愿意。”

    马小花拉着弟弟第一时间站出来,她心智挺成熟,从官兵态度就能判断出来张麟身份不凡,跟着他显然不用过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

    “愿意就跟我走。”

    有一就有二,大多数都是盲从,一群孤儿浩浩荡荡跟着张麟走出西区。

    沿途不少孤儿发现此举,便悄悄跟上来询问,得知有大人要收养孤儿,便立刻加入队伍。

    当然,有成年人想要跟来,张麟直言拒绝了。

    “大人,我能干活,请一起收留。”一位流浪汉哀求道。

    “只收养孩子,不收留成人,跟来不会给一口饭吃。”

    张麟说得很直接,流民失望走开。

    “能不能收养我孩子?”有人询问道。

    “可以,让他跟着别掉队。”张麟道。

    越聚越多,等回到客栈时,已经超过五十多个人。

    掌管一看全是小乞丐,脸色犯难,但不敢得罪,入住时可是有士兵陪同,张麟索性包下剩余房间。

    “表哥,你要做什么?”缪珍珍一脸不解。

    “收养他们,而且以后更多。”张麟解释道。

    “可要很多银子。”缪珍珍嘀咕道。

    “有我在,那都不是事。”张麟不以为然道。

    “一群小孩,又不能干活,这不是很亏。”缪珍珍道。

    “他们不用干活,将来都是圣神的信徒。”

    张麟没再过多解释,吩咐缪家少年去找来郎中医治一下孤儿身上疾病,另外,再有裁缝一起带来,定制一两件衣服,穿着一身抹布差不多的破衣,可不是一个事。

    客栈忙得热火朝天,准备热水给他们洗澡,准备饭菜给他们填饱肚子,掌管和店小二想不通,难不成浪费那么银两,想做一个大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