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11 马小花

    “来壶茶,再上些糕点。”

    一上午,张麟便来茶馆,表面上是喝茶,其实是来打探情报。

    毕竟,在白云城人生地不熟,基本情况必须要了解清楚,要不然无意中得罪当地势力很不明智。

    “客官,您的茶来了。”

    上午喝茶人很少,店小二很快就端来茶水。

    “小二,向你打听点事。”张麟取出一两银子放在桌子。

    店小二立刻眉开眼笑,恭敬道:“客官请问,知道一定如实回答。”

    “说一说城主都统,以及六大世家的事。”张麟问道。

    “这可小的知道不多。”店小二无奈道。

    “我只要知道表面上的事。”张麟说道。

    一个店小二终究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知晓秘闻。

    “那简单,请听小的细细道来。”店小二整理思绪,开始说道:“先从六大世家说起,白、洪、陈、李、林、曲六家,资历最深要属白洪两家,白云城存在之日起就盘踞于此,差不多有两三百年之久,其余四家先后发家,一样有百年历史,其中李林曲三家真气武者出自学院派系,另三家是传承宗门,其中李家最鼎盛,昔日一门三位真气武者,如今李氏当家依旧修为最高,二子三女有三人最有希望晋升真气武者,估计登上一二十年,又是一门多位真气武者,其余五家都要稍差一些。

    强盛根本在于控制鬼蜮数量多寡,在白云城一共十九处,李家独占五处,其余都是一至三处,可谓是撼动不得李家根基,在五年前,鬼蜮尽数都在世家手中,但现任城主和都统前来,硬生生夺回来四处,同时,李氏家主都不是城主对手,若不是怕逼得太过分,遭来六大世家群起而攻,估计城主要把鬼蜮尽数收回。”

    “难道以前城主就没控制过鬼蜮?”张麟不禁疑惑道。

    鬼蜮虽然是威胁,但产出修炼资源,一样是视作宝地看待,整个大齐王朝控制境内大量鬼蜮,源源不断收集资源,才能培养得出来真气武者力量,可不见得任由普通势力侵占。

    “前几任城主,都同世家串通一气,中饱私囊,六大世家各出一部分资源,小部分上缴,其余都到城主口袋里,但现任城主很强势,向来秉公办事,使得双方交恶。”店小二低声说道。

    “赏你了。”

    “多谢爷。”

    张麟大致了解清楚,世家安身立命根本是在鬼蜮资源,好在他不需要,正面上自然没有冲突。

    不过,张麟更多是倾向于城主一方,毕竟白云城久居,民再富,终究大不过官。

    付掉茶钱,张麟就离开茶馆。

    走在街道上,人流还是挺多,差不多相当于地球上城镇。

    整体而言挺整洁,没想象缪家镇两条主街之外都是泥泞路,白云陈大部分面积都是青石铺路,路边摊小贩亦没有随便乱扔杂物。

    “客官,进来坐坐嘛。”

    这时,走过一家酒楼,几位穿得花枝招展女子正在招揽客人。

    张麟忍不住是多看几眼,他知道该世界没有真正意义上妓院,只是喝酒听曲,如果跟里面姑娘情投意合,你情我愿发生身体关系,也没有人来多管。

    当然,张麟可不相信真有那么干净,肯定存在身体交易。

    “哎哟!”

    突然,一道小黑影撞在张麟身上,下一刻,迅速往人群中钻。

    低头一看腰间多出一道小手印,当即,张麟发现钱袋子丢了,小黑影定然是小偷。

    此刻,一道小黑影在附近小巷子东张西望,的确没有人追来,心中不由得松一口气。

    满脸尘土,但能分辨得出是一位小女孩,她迫不及待打开钱袋子,一看到二十多两白花花银子,顿时显得很激动。

    小心翼翼数一遍,去除一部分藏在不起眼墙角,将剩余带在身上。

    其实,张麟暗中一直跟随,他很好奇小贼手法挺熟练,应该是一个惯犯。

    ……

    马小花,今天很高兴,碰上一个大肥羊,整整二十八两银子,藏起来十两足够花销大半年。

    “老板来十个包子。”马小花看到包子摊,嘴角口水都要止不住。

    “二十文钱。”

    “我就十八文。”

    “十八文就十八文。”

    抱着热乎乎包子,马小花蹦蹦跳跳往白云城西区赶去。

    张麟一直跟随,没有出来揭穿,一天多时间都没有看到乞丐,因而猜测盘踞在白云城某一处。

    西区是白云城最乱地带,流民盘踞,帮派控制,普通人从来都踏足。

    “小花,豹子头来了,说是今天不交够钱,打断几个人手脚扔出去乞讨,你弟弟被他们抓住了。”

    本来高高兴兴的马小花,听到跑来同伴顿时焦急得加快步伐。

    在一间破败院落中,传来一阵阵呵斥声和哭泣声。

    “一群垃圾,每天一丁点收成,还不如养几条狗,给老子记住,明天再不够数,全都废掉手脚。”

    一众壮汉拉着五六个衣衫褴褛孩童往院落外走出来,口中不时骂上几句。

    马小花看到其中就有自己弟弟,急忙大喊道:“豹哥等等,我偷到钱了。”

    为首壮汉停下脚步,眼神望来,接过马小花递过来钱袋子,掂一掂分量,脸上露出几分赞赏笑意:“很不错,明天再带来一样数量,就把你弟弟放了,记住就一天时间。”

    “豹哥,求求你放过我弟弟。”

    马小花焦急得保住豹子头裤管不肯撒手,今天是运气好才得手那么多钱,算上藏起来十两,还是相差八两,一天时间根本不够。

    “滚!”

    豹子头不耐烦用力一甩,马小花狠狠撞在墙壁上,咳出一丝血迹。

    躲在院落中不少孩童探出头来,眼神中满是恐惧,谁都不敢出头,小身板是帮不上忙。

    “豹哥,打断我手脚,放过我弟弟。”

    马小花依然在坚持,艰难爬过来,她亦不过十来岁。

    但落在豹子头等人眼里却不为所动,反而脸上挂着狰狞笑容,仿佛是在看一条半死不活的野狗在挣扎,从中取乐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