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9 魔怪

    “不要进去!”

    望着一位冲来青年,士兵立刻大喊提醒。

    黑树林发生变故,导致此次清剿失败,很多士兵死在里面,其余人发现情况不对溃散而逃,都统大人正陷入苦战。

    嘶嘶嘶……

    这时,黑树林传来蛇类吐信声,好似数量不少。

    突然,一道黑影追出来,那是一头魔怪,蛇一般身体,却有一双粗壮大腿,蛇头很大差不多半米宽,估计一口就能把人吞了。

    落在后面士兵躲避不及,魔怪口中喷吐出一道毒液击中他们身上,立刻冒出白烟,皮肤迅速腐蚀溃烂。

    张麟不由得提高速度,利剑已在手中。

    调动真气,属性增幅到五点之上。

    转眼即逝,张麟已临近一头魔怪,剑光一闪,蛇形魔怪僵立在原地,下一秒,身体裂出一道裂痕,拦腰截断。

    墨绿血液从魔怪伤口流淌而出,尸体暴露在空气中正迅速消融。

    “魔怪没传说中恐怖,应该是普通小怪。”张麟猜测道。

    不错,一处鬼蜮滋生很多魔怪,其中必然有头领级,那才是真气武者需要应对,普通魔怪训练有素士兵围杀就能做得到,但超过一定数量,那就是形成很恐怖魔潮,必须真气武者镇压得住。

    此次,黑树林滋生出来头领级魔怪强大不少,统领做不到速战速决,普通魔怪数量有多,将士兵组成战阵给冲溃了,所以,导致出现败局。

    一剑斩杀魔怪,士兵顿时想到是真气武者前来支援。

    普通魔怪力气很大,三五个士兵合力才能造成致命伤害,在常人看来的伤势,在魔怪身上不是大问题,依旧能保持战力。

    “大人,请救都统大人。”

    数位军官过来哀求,很显然他们是十分忠心士兵,无奈局势难以逆转,魔怪数量太多了,仅凭幸存下来士兵再难杀进黑树林。

    “里面情况如何?”张麟问道。

    “普通魔怪数量上百,头领级魔怪纠缠住统领大人。”一位军官立刻解释道。

    “我知道了。”

    张麟迅速冲入黑树林,在树林中,显得格外灰暗,笼罩着一层气雾。

    ‘提示:发现有害气体,真气免疫负面状态。’

    当张麟踏入黑树林,魔怪就大量涌来,似乎能从气息判断入侵者。

    但都不足造成威胁,喷吐毒液对普通人是致命,可张麟有五点敏捷,轻而易举躲避掉再杀进黑树林深处。

    遵循打斗声,魔怪数量越来越多,仅仅是造成一点麻烦而已。

    一路斩杀而去,张麟心中不免有点失望,不能像玩网游获得经验升级,看来只有老实修炼一途。

    不多时,打斗声变得清晰,黑树林内遍布不少魔怪尸体,以及人族残碎尸体,估计大部分尸体被魔怪当食物给吞食了。

    这时,一位中年武者身着铠甲,手持一杆大戟正同一头五米多高蛇形魔怪交战。

    中年武者铠甲多处沾上毒液,腐蚀得凹凸不平,嘴角有一丝血迹,手臂流淌着鲜血。

    魔怪头颅不止个头大,体表覆盖密集鳞甲,仅有两三处部位脱落,渗出墨绿血迹。

    张麟二话不说就加入战斗,一剑偷袭在魔怪伤口处,顿时,溅起一道血花。

    “阁下小心,此物力大无穷,不止能吐毒,嘴和尾都是攻击手段。”

    看到有人应援,都统开口提醒。

    魔怪头领的确力气很大,一尾巴抽落,一棵树直接炸裂,可想而知,抽击在身上不死都重伤。

    凭着二人高超闪避,躲过魔怪头领攻势,相互配合偷袭,专门锁定伤口位置,本来巴掌大伤势,不断扩大,墨绿血液大量洒落。

    同时,张麟暗中观察该统领,发现攻击手段没有多出奇,力量速度和自己旗鼓相当。

    动用覆雨剑法,张麟凌空翻滚,斩出一道剑影。

    嗷…

    暴怒咆哮,魔怪头领背上一整块连肉带皮伤口,白森森骨架都看得清。

    岂料,魔怪头领没有追杀张麟,而是转头就逃,看来是存在一定灵智,不像普通魔怪一味只懂得杀戮。

    “不能放走!”统领焦急道。

    二者追击时,不忘继续攻击。

    片刻时间,魔怪头领背上血肉模糊,一部分内脏碎肉在逃亡中掉出来。

    嘭!

    最终,魔怪头领坚持不住摔倒在地,一双拳头大眼睛投来狠毒眼神。

    “躲避魔怪视线,小心喷毒偷袭。”都统不忘提醒。

    一炷香下来,魔怪头领终于磨死。

    不得不说生命力真恐怖,大部分内脏都绞碎,还能进行反击。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

    都统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不行,不停大口喘气。

    “举手之劳。”张麟客套道。

    “今日救命之恩,我徐图铭记于心,若有吩咐尽管开口。”徐图豪爽道。

    “在下张麟,要在白云城住上很多时间,估计要徐兄关照一二。”张麟道。

    “小事一桩,徐某在白云城说话有些分量。”徐图一口应道。

    张麟年纪轻轻便是真气武者,值得拉拢,最不济都要打好关系。

    其实,张麟出手相救原因,便是白云城居住行个方便。

    两人结伴而行,一同回白云城。

    途中,徐图讲述在白云城附近鬼蜮,不应该滋生出如此强悍头领级魔怪,可谓是很离奇,罕有发生类似事件,要不是有张麟相助,可能要丧命于此。

    按照往常清剿,徐图一人带兵就能解决,基本不会死几个人。

    “张兄弟听口音是本地人,但没听说过你的事迹。”徐图不免有点疑惑。

    白云城地界不算大,出现一位真气武者肯定疯传,而且,看年纪亦就二十出头,放在宗门势力,可谓是天才之流。

    “我是缪家镇张家之主,而二十多年来经历徐兄感兴趣可派人调查,从自己口中说出来,未必有人相信。”张麟一脸平静道。

    “张兄弟多虑了,我只随口一问,没有别的意思。”徐图解释道。

    “能理解,凭空出现一位真气武者,的确值得人心生怀疑,人心叵测,防范之心应该有。”

    张麟说得很直接,压根不在乎别人查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