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7 再来!再来!再来!

    “住口,不得再说傻子二字,立刻马上跪下认错。”

    缪虎暗恨把女儿惯得太骄纵,缪珍珍脾气还好,但缪霜霜就是一个犟脾气,而且检验出来有修炼天赋,在学院两三年,更是有点目中无人。

    “不要拦着,让我砍死他。”

    缪霜霜愤然拔剑,眼神中满是愤怒。

    刹那间,一众缪家主事起身,拦在缪霜霜身前,欲要制止闹剧。

    “够了。”

    此刻,张麟都有点动怒了,张口闭口傻子,再温和脾气都忍不住生出火气,直视道:“让我瞧瞧,这两年学到多少本事。”

    “我就让你知道,武者和凡人差距。”

    缪霜霜转而在院落等待张麟应战,飒爽英姿,颇有几分女侠风范。

    张麟命人取来一把剑,对视而立,相隔二十来米距离。

    “不要觉得脑子灵光了,就能拿回一切,那是属于将来真气武者我的东西。”缪霜霜沉声道。

    这时,缪珍珍赶来,相劝道:“姐,不要闹了,向表哥道歉还来得及。”

    缪霜霜不屑扫一眼,喝斥道:“滚一边去。”

    俩姐妹表面上关系融洽,实际上缪霜霜瞧不起妹妹,缪珍珍很嫉妒姐姐,今天显然是把窗户纸捅破了。

    “表哥不要留情,教训教训缪家镇第一天才。”缪珍珍面若寒霜道。

    “欧了。”

    利剑出鞘,张麟静立原位,等待缪霜霜发起进攻。

    “四季剑术,第一式,枯木逢春。”

    下一刻,缪霜霜动了,不忘宣告出施展剑术。

    落在张麟眼里,该剑术破绽百出,这不是剑术存在问题,而是缪霜霜练得不到家,最多就是半吊子,填鸭式学来结果,甚至都没到熟能生巧境界。

    叮!

    近身时,张麟一剑击飞缪霜霜手中兵器,剑锋未止,依旧向前袭去。

    一击失手,缪霜霜大惊,本想要捡回来配件,岂料面前剑影密布,像似暴雨袭来无处可躲,唯有不断退步。

    “唉哟!”

    步伐不稳,缪霜霜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得捂住脸,那密集剑影吓破胆了。

    “再来。”

    张麟重回原位,负手而立,等待缪霜霜再战。

    缪虎望着两年多学院一点东西都没学到,着实脸上无光,花架子功夫,随便一个莽夫都能将其撂倒。

    一众同学觉得不死可思议,在学院里,缪霜霜多少练得不错,超过不少学生,现在竟然不堪一击。

    其实,学院修炼本身没有危险性,大家点到为止,交流为主,而且,真正学到精髓能有多少,所以平时对练你来我往,自我感觉良好。

    缪霜霜回过神来,意识到正坐在地上,不由得脸一红,转而十分恼怒,再度拾取佩剑,说道:“不要得意,刚才一时大意。”

    “四季剑术,第二式,烈火焚天!”

    这一次,缪霜霜剑术猛烈很多。

    但结果一样,一击交手,佩剑就脱手而飞,密布剑影迎面袭来,吓得她尖叫转身而逃。

    张麟懒得追,在原地喊道:“再来。”

    此刻,缪霜霜找不出借口,第二次落败,心里很不想承认,依旧倔强拾起利剑。

    第三次进攻,缪霜霜不再喊剑招,直接迎面袭来。

    临近时,突然变招,刁钻突袭,稍微有几分像样子,但张麟自然不是一尘不变,轻容变换身位,一脚踹在其屁股上。

    “哎呀!”

    摔得狗吃翔,缪霜霜一手捂着屁股,眼神既倔强又委屈,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再来。”

    “啊!”

    “再来。”

    “哎哟!”

    “再来。”

    “不来了,不来了,我认输,呜呜呜~~~”

    缪霜霜剑术都打完了,摔得全身生疼,委屈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自从进入学院,缪霜霜自视天之骄女,今天败得一塌涂地,顿时心态就崩溃了。

    缪虎都不敢上前安慰,甚至都不想认这个女儿,求学两三年,压根连一点皮毛都没学到,浪费不少银两,差不多是打水漂了。

    “哭什么哭,再哭以后就别去上学了。”张麟喝道。

    一瞬间,缪霜霜停止哭泣,双眼通红望来,不停抽泣,真害怕断掉供给,如此一来,学肯定上不成,只能一辈子待在缪家镇,见识过花花世界,她又怎甘心平凡。

    “洗一把脸,等会聚餐。”

    张麟没想多管一行学生,从缪霜霜表现就能看得出来,基本都是半吊子。

    “姐,你可真厉害了,表哥可是真气武者,动真格一下就没命了。”缪珍珍得意道。

    “真气武者!?”

    缪霜霜不敢相信耳朵,怀疑是否听错了。

    “要不然大家为什么毕恭毕敬。”缪珍珍幸灾乐祸道。

    “妹子,你表哥年纪不大吧,能成真气武者恐怕是修炼奇才。”一位男同学套近乎道。

    “你表哥有对象没,喜欢什么类型女孩。”另一位女同学扑闪眼睛问道。

    缪珍珍警惕望向该女子,发现面容姣好,尤其身材前凸后翘,便语气一冷,道:“表哥喜欢小家碧玉,身材匀称的,你没戏。”

    “该不会喜欢你表哥吧?”该女子狐疑道。

    “我没有。”

    缪珍珍羞怒得跑开,她自己都说不清对张麟感觉,其实就是一种盲目崇拜而已。

    现在缪霜霜心里很失落,从地主大小姐变成表小姐,一时间心态转换不过来。

    中午时,一起坐下来聚餐,一行学生表现得很拘俗。

    在白云城是有不少真气武者,但一般情况都接触不到,唯有每周一天时间有真气武者来授课,讲解武技和修炼真气要点,今日能在一桌共餐,觉得莫大荣幸。

    “学院里教授什么内容?”张麟询问道。

    “主要课程是修炼武技和真气,另外可以选修文字,医药,陷阱,地理,分辨魔怪妖族,躲避鬼蜮等门类。”

    秦铃表现得很活跃,似乎很想引起张麟注意,缪霜霜一直沉默无言,一个劲往嘴里扒饭。

    其实,张麟不想在缪家镇发展信徒,实在格局太小,忙活一整天下来的农户,再让他们诚心祈祷一个小时很不现实,再则说来,空口无凭,没实质性利益谁来相信圣神存在,所以第一个目标选在白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