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6 第一个信徒

    “唯一圣神,请聆听我对您的祈祷……”

    当夜,缪珍珍展开对圣神祈祷,诚心默念,坚定相信圣神是存在。

    一个小时有点长,不是谁都能坚持下来,祈祷内容其实很短,其余时间,缪珍珍认真阅读圣典。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缪珍珍都忘记时光流逝。

    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结束,缪珍珍略感疲惫,意识稍微有点模糊。

    下一刻,她清醒过来,眼前竟然多出一个正方形半透明方框,显示着很多图标都有文字标注。

    缪珍珍

    等级:凡人

    属性:体质1.2,力量1.2,敏捷1.1,智力0.9

    职业:???

    技能:???

    信仰:圣神

    “这是什么东西。”

    望着属性面板,缪珍珍很不解。

    功能图标大多数都未是灰白,仅有少数可以查看。

    缪珍珍充满好奇一一查看,其中神之商铺,只有两样东西。

    “覆雨剑法,需要30信仰点。”

    “乾坤真气,需要100信仰点。”

    看着两件物品介绍,缪珍珍心中狂喜,正是梦寐以求法决和武技,竟然真能获取,但发现自己就一点信仰点,顿时浇灭热情。

    “包裹?”

    缪珍珍私人包裹就三格,很不是很理解。

    “难道是放东西?”

    念头一出,包裹空格多出一叠纸张。

    “发现物品圣典(未成品)!”

    缪珍珍立刻发现手中圣典消失了,惊呼道:“空间灵器!”

    真气武者中,强者都是有强大灵器,其中具有储物能力的灵器,更是少得可怜,一件高品质灵器,换一座城池都不是难事。

    很快,缪珍珍摸索清楚,只要心中所想,就能将物品取出来。

    当即,穿上衣物,缪珍珍急匆匆往张麟院落奔去。

    嘭!

    “表哥!”

    啊!

    啊!

    此刻,张麟正在泡澡,突然间,缪珍珍闯进来了。

    突如其来尴尬场面,缪珍珍惊叫捂住眼睛,往外躲去,而张麟急忙捂住胸前两点,条件反射一起惊叫。

    “什么事?”

    “声音从老爷院落传来的。”

    “一定遭贼了。”

    一众家丁和缪家人急忙赶来,虽然知道张麟是真气武者,赶过来是乘机表现尽职尽责。

    等到众人来到陨落,发现缪珍珍满脸通红站在门口。

    这时,张麟不急不忙穿上单一走出来,平静道:“没事了,都散了。”

    “是!”

    众人不敢多问,张麟私事轮不到他们过问。

    “下次记得敲门。”

    张麟瞪一眼缪珍珍,刚洗一半,都来不及擦干,裤裆都潮湿着。

    “表哥,圣神回应我了。”

    刚才事情一扫而空,缪珍珍讲述发生在身上事情。

    其实,张麟早就知道了,系统提示信徒加一,肯定是缪珍珍错不了。

    “很不错,你的真心诚意打动圣神了,想必你已经看到信仰圣神的好处。”张麟自然是意指神之商铺。

    缪珍珍使劲点头,兴奋道:“覆雨剑法和乾坤真气,但是要好多信仰点。”

    要兑换两件物品,可需要小半年时间,对缪珍珍来说,简直像似折磨,看得见又摸不着。

    “看在你帮我记录圣典,便帮你一次。”

    张麟装模作样双手紧握,放在下巴位置,好似在虔诚祈祷。

    “你再看看神之商铺。”

    不到一分钟张麟完成修改价格,仅仅针对缪珍珍价格调整,其余人还是原价。

    “真的改变了,降低一半,这是怎么做到的?”缪珍珍惊喜问道。

    “我是圣神的使者,能直接沟通,但有限制,不能随意乱用。”张麟一本正经道。

    “来加一个好友。”

    不管是信仰系统,亦或者信徒系统都有好友功能,张麟主动发起请求。

    弹出一个提示框,缪珍珍立刻选择同意,空白的好友栏,已经多出张麟的名字,更是标注教主尊称。

    “表哥,你是圣教教主,我是什么职务?”缪珍珍好奇问道。

    “你是普通信徒,暂时圣教还没建立起来,不能给你职位。”张麟解释道。

    闲聊两句,各自回房睡觉。

    ……

    第二天,缪家镇迎来一行少年,从衣着和气质来判断,就不是寻常人。

    “霜霜,这就是你家镇子?”

    一行人中,有一位活泼少女惊奇问道,他们都是一个学院同窗,今日是陪同缪霜霜回家探亲。

    他们都知道缪霜霜家境不错,在路上交谈得知,缪家镇一大半店铺都是她家产业。

    放在白云城,或许不能同世家之流相提比论,但超过大多数商户家庭。

    “不值一提,乡下小镇而已。”

    缪霜霜表面风轻云淡,但心里还是蛮得意,她不喜欢攀附家境更好的同学,宁愿在普通学员当中鲜花,亦好过在花丛中当绿叶。

    “为什么镇子上的人,看我们眼神怪怪的?”有一位少年皱眉道。

    “没事,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缪霜霜平静道。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张家大院,修建得挺气派。

    “表小姐回来了,老爷正在内堂等着。”家丁说道。

    “我知道了。”

    缪霜霜带着同学直奔内堂,在未进门前,便忍不住喊道:“爹,女儿回来了。”

    一进入内堂,一行人傻眼了,坐在主位上是位青年,正悠然品茶,左右两排是一众缪家主事。

    瞬间,缪霜霜愣在原地,一时间想不起此人是谁。

    “伯父有礼。”

    “伯父看起来好年轻,保养得真好。”

    噗!

    张麟一口茶喷出来,这一群少年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他最多二十来岁,怎么就按照伯父称呼。

    “我想起来了,你是傻子,敢坐在我爹位子上,赶紧滚下来。”缪霜霜终于回忆起来,神情变得铁青冷冽。

    “霜霜,不得向家主无礼,立刻赔罪。”缪虎大惊,暗自责备没有派人通知缪霜霜此事。

    “爹,你要我向一个傻子赔罪!”缪霜霜恼怒道。

    一起前来的同学,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这都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地主家大小姐,主位上坐着貌似是别人,很识相闭上嘴,生怕多言说错话,闹出什么大误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