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5 宗教

    张麟要建立宗教,第一点是编写教义和教规,不能太苛刻,不能太随意。

    宗教名称圣教,单一信仰宗教,唯一圣神。

    圣神来历,凭借着张麟多年看小说丰富积累,编都能编得出来。

    “表妹,我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如果帮我,圣神必定不会亏待你,而且,你想要的法决和武技都能如愿以偿,甚至将来获得更多。”张麟慎重其事道。

    “真的。”缪珍珍惊喜道。

    “关系圣神之事,我不可能掺杂谎言。”张麟神色立刻变得虔诚庄重。

    实际上,圣神就是张麟,通过信仰系统来展现各种神迹威能。

    当然,不可能向世人告知圣神就是他,如此一来适得其反,说不定被人当成疯子。

    缪珍珍不敢多问,她发现每次张麟提到圣神都很认真严肃,仿佛煞有其事样子,不容他人质疑。

    取来纸和笔,张麟讲述,缪珍珍记下来。

    “圣神始源于鸿蒙之始,混沌之初,天地未分之前……”

    “等等,鸿蒙是什么,混沌又是什么。”

    缪珍珍出言打断,陌生词汇,都不知道用什么字来书写,该世界也存在同音字。

    “鸿蒙是一切开始,混沌是天道大道孕育之地,天地乃是诸天万界前身。”张麟稍微琢磨解释道。

    “天道大道又是什么?”缪珍珍像似一个好奇宝宝不断提问。

    “天道是规则,四季循环,时间流逝就是规则,大道是力量本源,水火风雷光暗生死,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有对应其大道。”张麟道。

    幸好喜欢看仙侠小说,套路设定熟得不能再熟,张口就来,听得缪珍珍一愣一愣,如同打开新世界大门。

    “诸天万界是不是有一万个世界,真有那么多世界?”缪珍珍问道。

    “不对,诸天万界是广泛统称,世界数量无穷尽,亦有无尽位面之称,我们生活的世界仅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张麟故作高深莫测,好似一位知晓世间所有秘密的智者。

    “表哥,你怎么知道的?”缪珍珍好奇道。

    “圣神带我游历过很多世界,所以,我从小没有灵智,一副痴呆状,现在我回来了,恢复正常开始帮圣神做事。”

    缪珍珍恍然大悟道:“原来表哥你不是真傻,而是神游天外去了,快告诉我去过什么世界。”

    看着缪珍珍愈发崇拜,张麟挺得意,决定将其发展成第一个下线。

    呸呸呸…

    什么下线,又不是搞传销,那是发展信徒,张麟心中纠正道。

    “我游历过世界太多了,讲个十年八年都不能说完。”

    张麟还是大致讲一讲地球新奇事物,听得缪珍珍如痴如醉,觉得生活在那个世界的人,仿佛身在天堂。

    圣教圣典,一共分三部分,圣神来历事迹、圣教教义和圣教教规。

    圣神来历事迹,张麟按照仙侠流来阐述,很多词汇在这世界不曾出现,不得不从同音字选择字面意思相符文字组合,差不多有两三万字。

    像似拯救世界,斩杀灭世魔神,前往过去未来,修复即将崩溃世界等不可想象伟力,绝对可以当成短篇小说来阅读。

    教义上,圣神是最久远的神,存在时间高于诸天万界,只要信仰圣神,将获得馈赠,如果获得圣神青睐,能死后进入神国永恒不灭,具体是教导世人积极向善,祛除邪念。

    教规上,简单得多,不可做损人利己之事,不可做败坏道德之事,不可做伤天害理之事,其余就没有苛刻标准。

    地球大部分宗教,都有清规戒律,像似禁欲吃斋等,张麟觉得没必要,泡妞喝酒吃肉,乃是人之常情。

    “信仰建立完成,请命名!”

    “圣教。”

    弹出一道提示信息,张麟很平静,没表现得多少惊喜,毕竟,建立圣教暂时没有实质性好处。

    张麟

    等级:人级一阶

    属性:体质3.8,力量3.2,敏捷3.4,智力2.9

    神职:???

    神术:???

    信仰:圣教

    信徒:0

    张麟的属性面板有点特殊,不记录技能一类,所以覆雨剑法和乾坤真气就不显示。

    差不多忙碌一天,期间缪虎来过一趟,看着俩人谈得很融洽,便没有打扰,眼神中似乎很期望发生点超越兄妹情谊之事。

    如果张麟知道他的心思,免费送他一个卫生眼。

    这一个世界思想终究很封闭,血系亲属通婚不少见,但张麟来自地球,此等事情岂能做得出来。

    极重利益的社会,张麟又是真气武者,更是缪家镇大地主,绝对是一个大靠山,若能搭上关系,一生衣食无忧。

    现在缪家人老实得不像话,看见张麟就低头行礼,年长老者都十分客气,生怕惹得不高兴赶出去。

    这都是看在真气武者身份上,闹上官府,不管对错,一律偏袒真气武者,如若不然,一群老人说不定倚老卖老,说三道四。

    时常从鬼蜮而来的魔怪,以及妖族偷袭人族领地,全依靠真气武者来镇压,平常人仅是魔怪和妖族的口粮而已。

    “字迹很工整,辛苦你了。”张麟赞赏道。

    “表哥,你答应我的事。”缪珍珍一脸期待道。

    “行,告诉你。”

    张麟将祈祷方式告知,并且圣典暂时放在缪珍珍手中。

    ……

    缪家众人,等张麟忙完事入席,才开始进行晚餐。

    坐在主位上,同桌都是缪家主事的男人,管理农田商铺产业等,老弱妇孺另外几张桌子。

    “家主,霜霜明天回来。”缪虎低声道。

    “那挺好。”张麟淡然道。

    “是回来拿学费。”缪虎略显拘俗道。

    他当家主时,钱财自然无需过问,现在情况变了,每月例钱不够支付学费,只能来相求张麟。

    “小事,张家出了。”

    张麟目光扫过邻近几桌,道:“家里几个孩子差不多到年龄了,送去白云城测试天赋,能入选学费不用担心。”

    “谢谢家主。”

    顿时,缪家众主事连声道谢,放在以前缪虎独大,可没考虑过其他人,一心想着稳固自己利益,而张麟不同,慷慨仗义,非但没怪罪霸占家产之事,更是承担子女学费,此举无疑让他们心生愧疚,不敢再有半点非分之想。

    张麟不觉得是个事,读书上学很平常,张家产业其实挺丰厚,积蓄一万多两白银,良田一千多亩,缪家镇上经营米铺、布铺、药铺、铁匠铺、客栈等,其余都是出租店铺。

    简而言之,一共两条主街,一条半在张家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