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3 傻子的逆袭

    “听到没有,耳朵是不是聋了。”少女显得有点不耐烦。

    张麟认出少女身份,便是他表妹缪珍珍。

    当初霸占张家财产就是缪珍珍的父亲缪虎,更是联合一众亲戚动手。

    张麟亲生父亲是外来人,身份无人知晓,有着一身不凡武艺,后来迎娶缪虎的妹妹。

    曾经发生过一次山匪袭击镇子,张麟母亲就因此丧命山匪刀下,其父追杀山匪三天三夜,赶尽杀绝为止,从此重伤缠身,坚持到张麟成人,便撒手人寰。

    “珍珍表妹,女孩子家可不要舞动弄枪,应该学学琴棋书画。”张麟笑眯眯走过来,镇定从容。

    “谁是你表妹。”缪珍珍先是恼怒,接着发现不对劲,惊讶道:“傻子,你怎么说话顺溜了?”

    “你表哥从来不傻,只是你们一厢情愿当我傻。”

    说话间,张麟已经靠近五步之内,他记忆里很清楚缪珍珍喜欢练武,经常骑马出镇打猎,可从来没什么收获。

    背上一张弓,腰间一把剑,一副江湖人士装扮,张麟自然目标是那一把剑。

    “不对,你肯定不是张麟。”

    当即,缪珍珍手摸向剑柄,但张麟速度更快,一步近身,擒住其手腕,顺带夺走佩剑。

    “放开我。”

    缪珍珍反抗一声,便安静下来,没办法一把剑贴在脖子上,稍微一用力就割破大动脉。

    “不吵不闹,表哥不为难你,如若不然,在你脸上雕一朵花,另一边刻只乌龟。”张麟笑眯眯道。

    “你一定不是张麟,警告你,我姐可是学院武者,从白云城回来不会放过你。”缪珍珍依然态度强硬。

    咚!

    “你…”

    张麟直接上一个栗子,顿时,缪珍珍捂着额头,痛得眼睛泪水打转,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其实,张麟压根没打算要一众亲戚性命,几年下来都没害他命,算不上血海深仇。

    挟持缪珍珍走向内院,今天就要解决数年恩怨,取回来属于他的一切。

    当然,关键重点是发展信徒需要钱财来支撑,光靠一张嘴,再如何思维封闭的土著也不会去信一个凭空冒出来的野神。

    成为信徒标准是诚心诚意祈祷一个小时,张麟方可赋予信徒系统,其余口头上承认是行不通。

    “放开小姐。”

    立刻,护院发现状况,三五人围上来,同时,大声呼喊唤来更多护院家丁,带上盘龙棍。

    “傻子,你发什么疯,赶紧把小姐给放了,看我打不死你。”护头怒喝道。

    “一群奴才,今天就让你们认清楚谁才是主子。”

    话音一落,张麟动手了,举剑冲入人群。

    剑光霍霍,手起剑落,十分利落,没人是一击之合。

    张麟手下留情,没伤及性命,一剑斩断盘龙棍,再将其击飞。

    缪珍珍看得目瞪口呆,仿佛一位剑道高手,飘逸卓越的剑术,尺度把握很到位,一众护院根本碰不到一丝衣角。

    片刻功夫,护院家丁成片躺在地上哀嚎,张麟力量超过三点是壮年三倍,可不是那么好承受,若是动用真气,躺着就是一片尸体。

    “吩咐厨房准备一桌子饭菜,再把缪虎找来。”张麟说道。

    众人依旧哀嚎,没有一点起来意思。

    “继续装死,明天全卷铺盖走人。”张麟皱眉道。

    此话效果显著得多,现在张麟脑子灵光了,又有超凡身手,极有可能夺回来家财,到时候,真就是换主子了。

    与此同时,缪虎在镇子上对账,有家丁火急火燎赶来。

    “老爷出大事了。”家丁气喘吁吁道。

    “狗奴才,你才出事了。”缪虎怒瞪道。

    “家里出事了,傻子造反了,一个人把护院都撂倒了,现在等你回去。”家丁缓过一口气,才将事情解释利索。

    “岂有此理,孽障东西,看我不收拾他。”缪虎勃然大怒,直奔向住宅大院。

    缪虎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寻找张麟,而是取来兵器,好似已动杀心。

    不多时,寻到客堂,一眼望去,家丁丫鬟站成一排默不作声,缪家亲属就没那么好待遇,除老人之外统统跪着。

    见状,缪虎自然忍无可忍,喝道:“傻子,你是在找死。”

    嘴里叼着鸡腿,张麟狠撕下一块肉,冷漠道:“吵什么吵,一边跪着。”

    缪家人仿佛看到希望,深知缪虎有着不错武艺,击败三五人轻而易举。

    举着大环刀,缪虎虽已步入中年,依旧龙腾虎跃。

    张麟从容应对,悠然啃鸡腿,握着利剑回击。

    数十个回合下来,打得不分胜负,但看得出缪虎是拼尽全力,张麟全然没当回事。

    丢掉鸡腿骨,张麟不忘提醒道:“我可要用力气了。”

    下一刻,调动真气,张麟迅雷之势出击,更是施展覆雨剑法,磅礴大气之势。

    瞬间,缪虎露出惊容,他有一种感觉,袭来一剑,仿佛能将暴雨斩得逆流而上,如同逆天一剑。

    刀剑碰撞一刹那,一声脆响,大环刀断成两截,刀背撞击在胸膛,使得他横飞出去。

    落地时,缪虎面色苍白,嘴角一丝鲜血,眼神中满是恐惧之意,生不起先前嚣张气焰。

    “父亲!”

    缪珍珍刚要起身搀扶,缪虎便伸手制止,转而望向张麟,问道:“你是真气武者?”

    “应该是吧。”

    张麟不太确定,毕竟从信仰系统获得的真气和这一个世界修炼出来的真气,是否存在差异就不得而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缪虎一脸绝望,武艺修炼得再强也不是真气武者的对手,心中希望大女儿在白云城修炼有成而归,再为他报仇。

    “打住,我可没说要杀你,毕竟都是一场亲戚,何必你死我活,从今天起,将你们从张家夺走家产归还,我可以既往不咎,还像以往一样帮我做事,待遇不变。”张麟说道。

    缪家亲属不由得松一口气,张麟真要将事情做绝,收回财产再赶走,他们无可奈何,一位真气武者不是普通老百姓能斗得过。

    “我有一个问题?”缪虎忍不住道。

    “是不是想知道我变正常了。”张麟一脸虔诚道:“那是圣神给我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