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圣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001 地主家傻儿子

    张麟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自己变成一位地主家的独子,先天智障,导致生活不能自理,成年不久,地主父亲就因病过世。

    坐拥大量财富的傻子,自然让亲戚欺凌,夺走所有财产,更是沦落成马夫,每天喂马挑粪,甚至都睡在马厩里。

    一梦醒来,张麟觉得全身硌得慌,浑然不是睡在柔软的席梦思上的感觉,而更像躺在杂草堆里。

    视野逐渐清晰,破旧的顶棚,缝隙间阳光折射照落在脸上。

    下一秒,张麟睡意全无,发现自己真睡在马厩里,将扎堆草料当作床铺。

    望着布满老茧的双手,很难立刻接受现实,身上披着一件破布衣,简直像似麻袋拼凑而成的,可想而知处境有多悲催。

    “穿越了!”

    张麟五分恐惧,三分迷茫,两分兴奋,难以形容此刻心情。

    梦中记忆对应现状,他就是那个傻子,而且被族人欺凌,逼着每天干脏活累活。

    一时间陷入呆滞,张麟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地球,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但从来没做过体力活,一份普通稳定工作就过得挺安定,放在跟中国古代差不多的社会,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为什么我那么惨,别人穿越都是神二代、皇二代、官二代、富二代,身边一群人伺候,怎么我就是任人欺凌的傻子,喂马就算了,还要挑马粪。”

    张麟欲哭无泪,脑子里想得很多,设想过夺回家财,可惜行不通,护院家丁二三十号人就打不过,估计弄不好被打死。

    古代地主人家,草菅人命事情可不少,张麟可不希望刚一来莫名其妙就挂掉。

    “喂,傻子。”

    这时,远处走来一位瘸子,一清早就拄着拐杖喝着酒。

    张麟一眼望去,便想起瘸子是谁,管理马厩是刘二能。

    “还愣着,赶紧起来干活,喂马、挑水、挑粪,不干完就别吃饭。”刘二能不耐烦喊道。

    张麟没搭理,依旧在整理思绪,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

    “傻子,闹犟脾气,等我中午过来没做完,别想有吃的。”刘二能撂下话就走了。

    张家独子,落得如此境地,没人关心同情。

    傻子嘛,没心没肺只要有一口吃的,基本不哭不闹,放在管理马厩也没多少怨言,但没人敢随便刻意责难,从小到大傻子张麟衣食无忧,长得人高马大,发起疯来壮汉都能按在地上捶。

    一起身,张麟好似认命了,凭着既不聪明,又没什么特长,全然想不出翻身之道。

    “这马长得未免太丑了。”

    马厩里关着五六匹马,长得不高,最高一米四多,四条腿尤其粗短,没有地球马种壮硕神骏,更像似骡子。

    但的确是马,而且是极其珍贵家畜,丰收时,粮食全靠短腿马拉回来。

    张麟回忆一遍记忆,大致对身处之地有概念了。

    差不多就是农耕封建社会,所在缪家镇,规模实际不大,容纳千八百人,再算上十里八村,不超过三千人。

    食槽放上几捆草料,张麟铲起马粪装入木桶,再带上两个干净水桶,跟往常一样干活。

    城镇不大,两条主街,其余都是平矮屋子,人还是挺热闹。

    没多久就出镇子了,本地居民对张麟见怪不怪。

    张麟见一片没人树林,将马粪随便往里一撒,全当是给树木施肥了。

    赶往取水小河,不少妇女正在洗衣服,一看到张麟过来,便喊道:“傻子,想没想女人,要不给你介绍个媳妇。”

    张麟双眉往上一跳,这一帮闲着没事干的老娘们,将调戏傻子当做日常了。

    “王婶子,我看上你家闺女了。”

    张麟嘴巴一裂,口水从嘴角溢流而出,眯着眼睛盯着王婶子旁边十五六岁少女。

    这幅尊容,活脱脱就是一个智障,前世电影熏陶,演起来惟妙惟肖。

    “傻子,你不要乱讲,小心柱子哥打你。”王翠花恼怒道。

    “我来的时候看见柱子了,还同意我俩的事了。”张麟装作煞有其事。

    “胡说八道,柱子哥怎么可能答应,傻子都学会骗人了。”王翠花斜睨道。

    “还有你爹都答应了。”张麟说得很认真。

    “傻子,你再乱讲,我打你了。”

    王翠花顿时不想再聊,抄捣衣杵怒瞪。

    “不信你去问,他俩就在小树林打架。”张麟越说越跑偏,

    王翠花着实一惊:“打架!为什么打架?”

    “不让我说。”张麟故作为难,扭着头挪开视线,好似害怕暴露什么秘密样子。

    “你说没事。”王婶子急切道。

    “他俩打得可凶了,光着膀子一点都不穿,嘴里还喊着轻点,不要弄那里,你再用点劲,叫得可大声了,我倒马粪撞见的。”张麟信誓旦旦道。

    顿时,一帮妇女听闻傻眼了,如此生动描述,还能想象不出来是何事。

    “他们俩是男人,也能做那事!”

    “傻子从来不说谎,肯定是真的。”

    “这事一出,可怎么见人。”

    一时间,小河边人都散光了,古代娱乐活动太少,岂能错过看好戏机会,尤其王家母女洗一半的衣服都不要了直往小树林奔去。

    事实结果自然子虚乌有,小树林根本没人,有也是撒落一地臭气熏天的马粪,。

    等到王翠花找来她爹和一群人赶来小河边,要张麟说个清楚时,早就不见踪影。

    随口污蔑在古代,十传百,百传千,不管是真假都能穿得板上钉钉的事。

    张麟打完水就溜走,可不想等人来兴师问罪。

    每一次王婶子戏弄得最起劲,感情欺负地主家傻儿子很有优越感似的。

    忙碌一上午,张麟躺在草料堆上休息,刘二能带来一盒食物,油纸包裹住,直接扔过来。

    不用看就知道了,肯定是面糠饼,又干又涩的粗糠制成,穷得掀不开锅人家才吃的东西。

    噗!

    张麟咬一口糠饼,瞬间就条件反射般吐出来。

    这味道干涩中,又带有苦咸味,那难以忍受的口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下去。

    “明显是猪饲料嘛。”

    张麟气愤得想要扔掉时,突然动作停顿住了。

    “信仰系统加载完成……”

    “正在进入安装程序…,10%,20%30%……,90%,100%”

    “系统安装完成,是否立刻登入?”

    “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