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七章 会试(七)不十务正业的“考生”

    张籍和陈教习几人聚在一起等候其余友人时,谈起前天晚的失火多有侥幸之色。

    刘监生生性话多,出言说道:“这次贡院失火得以控制的那么快,还多亏张江陵之功。”现在张居正一派失势,朝堂中简直人人喊打,故而时人言语之中常直呼其名号,多有轻慢不敬之意。

    “哦,刘兄何出此言,那张江陵已然不在人世,这灭火之功无论如何也到不了他身啊。”陈教习身旁的一名王姓监生说道。

    “王兄有所不知。”众人的目光都向他聚集过来,刘监生甚为受用这般为人解惑的状态,颇为得意的说道:

    “这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因着前几次贡院屡屡失火,张江陵书奏请改建并大量配置水缸防火,于是贡院改木板房为以砖瓦结构为主的建筑,使得这防火性能大大加强了。只是贡院考舍九千余间,全数改建靡费极大,故而只改了两千多间,还有七千多间是木板结构。好像这次着火的地方是新建的,砖石不易燃,且提前备有防火水缸,所以才没有蔓延开了,若是在旧考舍中起火,怕不是又成了天顺旧事……”

    “这不过是那奸相卖好而已,须知那时可是有奸相之子参与春闱,哼,公器私用还冠冕堂皇……若不是奸相偏袒湖广士子,我等早已登第……”等候人群中传来不忿之声,许是曾经受到过张居正一派的打压。

    对张居正的评价后世很是全面,虽然私节有亏,但终究是功大于过,国人可以不知道当时其余重臣姓甚名谁,但都知道那执行一条鞭法的张居正。

    众人正说话的时候,各自友人渐渐到齐。

    此刻时已过午,陈教习和张籍等人就此分开各回居所休息,时间紧迫考生们都要休整一番,明天一大早考试又要开始。

    ……

    会试第一场考完后,半天多的休整时间转瞬即过,这日天气依旧晴朗,会试第二场开考。

    一应流程和第一场一样,不过众考生的心态这次要好得多,因为科举重首场首题,第二场第三场只是个过场,重要性还不大大降低。

    张籍经过搜检在此踏入龙门,这次仔细打量了周围贡院正中的那座三层高的明远楼,只见那楼凡三层,作四方形,下檐出甍,四面皆窗,楼下大道以明远楼为中心,将贡院分为四个片区,四条大道路口各竖着两面大旗,合计有八面之多,书明经取士、为国求贤、青云直、天开文运、连中三元、指日高升、鹏程万里、状元及第等科场吉祥话。

    通往至公堂的路横有一条宽约十余米的清水池,有一座石桥飞架而过,名曰飞虹桥。桥宽约两丈米,长约五丈米,用巨石筑成。两侧的桥栏护板之,以凸出浮雕的手法,铭刻出象征“一路连科”、“青云直”的吉祥纹饰,其构图之美、刻工之精让人称绝。

    这两处地方次张籍匆匆而过未曾留心,第二场考试重要性相对较弱,张籍一路走来着实留意了一番贡院景色。

    还是次的考号,收拾完毕,距离发卷子的时间还早,张籍闭目养神等候发卷。

    巳时一到,云板声传来,考舍落锁后片刻考门小窗便中递进来了本场试题。

    接过试题扫了一眼,为首的是五经题一道,之后便是诏、判、表、诰各一道,张籍一看便笑了,会试前的那几个月他可是在书院教授学子们身言书判律法条令的,对这些类似公文的题目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五经题一道甚是简单,张籍略作思考一番,便下笔成文。剩下的四道诏、判、表、诰题,张籍以自己心得为主,辅以脑海中最经典的文书,把这四道题做的格式严谨,条理清晰、又能花团锦簇一般,就算是深谙此道为皇帝起草文书的翰林学士看到也得赞叹一番。

    第一天天还没黑,张籍毫不费力的就将这第二场的五道大题打好草稿并誊抄完毕。

    剩下的两天时间,不能提前离场,左右闲着也是无事,张籍点起炭炉,架小锅撕开蒸饼,拿出切成片的熟羊肉,加入葱末,竟是做起了羊肉泡馍。

    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不少学子还在凑着亮光奋笔疾书,而张籍的考舍中,那冒着火苗的炭炉一个砂锅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初时周遭考生只闻道淡淡羊肉香味,等到张籍打开砂锅盖,顿时喷香的肉味向四周迅速散发开来。这不禁引得附近的考生和巡场兵丁腹中轰鸣。

    若是把这考舍拆掉,人人都在露天考试,那么此刻的张籍定然是无数充满怨气的目光包围的那个。这尼玛大家都在饿着肚子写文章,就你再吃饭,还把饭做的那么香,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张籍在家做过这羊肉泡馍,考场做的这份味道还可以,只是少了一些孜然胡椒等香料,拿起筷子夹起一片羊肉吹了吹放在口中,嗯,不错肉烂汤浓,肥而不腻,不多时一碗羊肉泡馍入腹,张籍额头见汗,顿觉浑身舒泰。

    却说张籍这边的羊肉泡馍香气四溢,诱人食欲,周边考生也终于忍不住,纷纷放下毛笔收拾东西做起饭来,此刻心神不定,实非答题时机啊!这考舍中不知何人竟在考场做起了美食,许是破罐子破摔放弃了吧,他们如是想。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张籍已经全数写完了。

    剩下的两天张籍如同在家一般按时做饭,他吃的是麻油打卤面、花生大枣八宝粥、羊肉泡馍等等,而其余考生呢,因为精力全在考试,吃的多是热水咸菜馒头,这着实引起了阵阵怨气,让周围士子们无奈之至。

    想来不久之后,京师贡院腾字甲子号出了个不务正业的考场吃货的事会伴着考生们的阵阵怨念传开。

    就这样张籍第三日清晨鸣锣之后首先交卷,待凑齐一队五十人之后离开了贡院。

    门外多是前来接考的举子家人,张籍看看天色,此时还早,郑泰等人想来不会这么快就出场,又看到不远处有一条街甚为热闹,便举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