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会五十六章 会试(六)首场结束

    贡院夜中失火很快就被控制扑灭,考生中有神经大条的毫不在意复又沉沉睡去,也有心有余悸的一直清醒着挨到了黎明的。

    终于第二日的太阳如期而至,春光明媚,又是新的一天到来。

    此时的明远楼中,主考官余有丁、副主考许国及一众同考官皆是聚在堂中,他们昨夜先是指挥众人救火,控制住火势之后就在此议事,至今没睡。

    会试主考官余有丁坐在首座,他的心中此刻极不平静,贡院失火常有发生,因此这次发生的事情可大可小。

    明英宗天顺七年的礼部会试,就因发生火灾造成重大伤亡,当时九十余名举子被烧死,火灾惨烈程度堪称历届科举火灾之最。据载:天顺七年癸未试日,场屋火,死者九十余人,俱赠进士出身,改期八月会试,明年甲申三月始廷试。当时的主考官员不过是罚俸了事。不过余有丁心知自己身负皇命为国抡才,现在出了这等事情,难免有负天子信任。

    失火原因已经查清了,是一名举子夜间睡觉时蜡烛不慎跌落点燃了试卷衣物,所幸的是那举子踹开考舍门跑了出来,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当然烧毁了许多十几间考舍,给那些举子重新调换屋花费了不少时间,不过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年月虽然没有主官辖下安全事故责任制这一说法,但在自己的责任范围内出了人命事故也是极为晦气。

    众人商议一晚决定将此事如实上报朝廷,并奏请翻新、修缮贡院考舍、严格执行贡院防火事。

    最好是将木质结构的考舍全换成砖石结构的,一众考官心想。

    ……

    会试和乡试的考试模式一样,四书的题目都是一样的,五经是按照各考生选择《诗》、《书》、《

    礼》、《易》、《春秋》本经选择分发试题。

    张籍的本经是《春秋》,故而今天他需要面对的是五经考题中的四道春秋题。

    第一道题为“季梁请下之:弗许而后战,所以怒我而怠寇也。”大意为季梁建议向楚人表示投降,说:“等他们不肯,然后作战,这样就可以激怒我军而使敌军懈怠。”语出《春秋·桓公八年》。

    第二道题为“君释三国之图以鸠其民,君之惠也。”大意为“君王使三国舍弃相互仇敌的图谋,安定他们的百姓,这都是君王的恩惠。”语出《春秋·隐公八年》。

    第三道题为“羁旅之臣,幸若获宥,及于宽政,赦其不闲于教训而免于罪戾,弛于负担,君之惠也,所获多矣。敢辱高位,以速官谤。”其意为“寄居在外的小臣如果有幸获得宽恕,能在宽厚的政治之下,赦免我的缺乏教训,而得以免除罪过,放下恐惧,这是君王的恩惠。我所得的已经很多了,哪里敢接受这样的高位而很快地招来官员们的指责?”语出《春秋·庄公二十二年》。

    第四道题为“见有礼于其君者,事之如孝子之养父母也。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鸇之逐鸟雀也。”其意为“见到对他的国君有礼的,事奉他,如同孝子奉养父母一样;见到对他的国君无礼的,诛戮他,如同鹰鹯追逐鸟雀一样。”语出《春秋·文公十八年》

    上书四题,张籍按照题目的出处分析并结合今上初掌大权励精图治之心作答,一天时间尽数打完草稿。

    相比于三道四书题和四篇春秋题而言,张籍最后的一到五言八韵诗就显得有些平平了。

    答题期间出来如厕时,路遇周遭考生,虽是默默无言,但眼神交流之间,依旧能够看出对昨夜失火的戚戚之意。

    会试第二天许是增加的巡逻人数,几乎每四个考舍能分到一名巡场兵丁,这一日顺顺当当再无闲事发生。

    就这样到了会试第一场第三天,前两日七篇文章一首五言八韵诗极是耗费心力,最后一天就省事了许多,只需用心誊抄即可。

    最后一天的早上,大部分考生都到了誊抄这一环节,张籍提笔挥毫,只见程文纸上那一列列小楷清峻挺拔,使转纵横,气脉相贯,竟隐隐有顾盼生姿之神采,令人叹为观止。

    这次会试张籍一切以稳妥为重,并没有急着交卷,等到他誊写完毕,已是到中午时分,会试第一场考试快到了尾声,不少考生已是交卷了。

    张籍继续不慌不忙的从头到尾在仔细轻声读了一遍,在确认没有丝毫差错后,才起身交卷。

    “交卷了,交卷了。”张籍收拾好东西,拍着门板向外喊道。

    随即便有一名巡场兵丁过来,得知张籍要交卷,那兵丁随后喊来受卷官。受卷官到了跟前,也没什么多余的废话,拿过张籍的卷子盖上了钤记,一番流程极是熟练。

    交卷之后,张籍提起考篮和行礼走向龙门,等着开门。

    和乡试一样都是要凑齐一队人才能开龙门,这会儿已有了不少人在等候,一眼扫去并没发现郑泰他们。

    “维桢,来这儿。”

    张籍循声看去,见是那个陈教习的好友刘监生,怎么说也是个熟人于是他便走了过去。

    “维桢,考得如何?”

    “还行吧。”

    “想必维桢已是胸有成竹,我就不行了,失火那晚我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做的一道四书题和那几道五经题都不行,哎,看来又要再等三年了。”刘监生长吁短叹一番,又谈起了考题细节,“那第一道论语题不知维桢是如何破题,我是这样写的……”

    考后对题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还徒增烦恼,深谙此理的张籍的静静听着没有搭话。

    这会交卷的考生很多,一会儿就凑齐了一队人,龙门官随即打开了贡院大门说,张籍见此说道:“前辈,开门了,咱们走吧,先生和同窗没准都在外面等着呢。”

    “好。”刘监生应声,随后两人一同出了龙门。

    走出牌坊果然见到陈教习、付嘉、郑泰等人都在,不远的牌坊处,看到两人出来,郑泰在那挥手示意两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