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五章 会试(五)贡五院失火

    却说张籍将会试第一场的四书第一题答完,又继续看向后面的试题。

    但见四书第二题为“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语出《孟子》公孙丑章句上,意为见道其外表就知道其政务如何,听到其音乐就知道其君王德行如何。

    第三题为“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语出《中庸》第十五章。其意为“像走远路一样,必定要从近处开始;像登高山一样,必定要从低处起步。”

    这两题咋看之下意思虽然简单,但是让人摸不到头脑,单拿出来是没法写的,不过这自然是难不倒做过无数模拟题的张籍。解答这种题是需要结合上下文意的,随后张籍联系语句出处,思索片刻便有了思路。

    破题、承题、起讲……张籍越写越顺手,除了中间上了两次厕所外一直笔墨不停,两篇文章可谓是一气呵成,写到兴奋处连午饭鸣锣声都没注意,午饭自然也也没吃。就这样,在这第一场第一天的白天就将四书三题打好了草稿,真乃神速。

    待到停笔时,张籍抬头看向窗外天色已暗,又闻晚饭鸣锣声响起,他这才发觉腹中饥渴。

    敲了敲考舍小门,一巡场兵丁闻声赶来,张籍言道要去取水做饭,那兵丁打开考舍门,跟在张籍身后一起来到东头水缸取水取炭,再次回到考舍,张籍简单做了一份鸡蛋卤肉面,吃的甚为香甜。

    祭了五脏庙,张籍又去了一次五谷轮回之所,在考巷中来回走了一遭,权当是饭后活动。

    在狭窄的考舍中憋闷的一天,此刻出来,春日夜晚凉风习习,迎面拂过极为舒适,月亮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挂在了天空,贡院之中三千多考舍也亮起了点点烛光。

    透过小窗隐约可见举子们或是在奋笔疾书,或是在冥思苦想。

    看着别人,不由得便想起了自己,说起读书的辛苦,有言以三更眠五更起来形容,就张籍在清渊书院的读书经历,确是如此,科场之路寂寞难耐比后世黑色高三尤甚,最是淬炼一个人的心神,所有人都奔着一个目标狂奔,期待着那一朝闻名天下知之时。

    晚上张籍不打算继续答题了,剩下的四道五经题和一道五言八韵诗,明后两天有足够的时间去做。

    小心点燃一支蜡烛放在墙壁的灯架处,张籍便收拾起笔墨纸砚,尤其是放好那几张答题用的程文纸,他生怕晚上睡觉翻身之时不小心污了答题纸,须知这答题纸若是不洁即便你文章答得再好也没人看,直接黜落为落卷。

    烛光摇曳,此时温度适宜,张籍吃饱喝足后,不由得一阵困意袭来,许是昨晚失眠的缘故,今天白天又精神高度集中的答题,故而此时虽入夜未深就困顿不已了。

    在考舍中睡觉可是个技术活,一直以来都是口口相传,张籍在书院参加乡试时,书院的前辈们就已经说过此事。张籍将炭炉和考试用具分别放置着在两个角上,之后卸下白天充作桌椅的两块板子拼在一起铺在地上,随即一个简易的床板就形成了,这两块板子真是一物三用,真真的少不得。

    张籍铺上被褥,不至于硬得硌人,再身披一件罩衫以防半夜降温着凉,就这样头枕着东北角上的小包袱,脚抵着西南角上早就燃尽的暖炉,蜷曲着身体,不知不觉便已睡去。

    不知是夜里几更天,忽的几声急促的梆子响,又间或鸣锣声、嘈杂的人声纷沓而至,张籍被惊醒过来,周遭的考舍中也出现响动传来考生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张籍猛地起身,透过门前小口向外看去,但见天边西南角火光冲天,糟糕,难道是着火了?

    “走水啦!走水啦!”

    “快救火!快救火!”

    隐约传来的兵丁呼喝声证实了众人的猜想,一时间敲门声大作,栓门的铁链哗哗作响。

    “让我们出去,让我们出去。”

    “贡院着火了,快开门。”

    ……

    虽然或是没有蔓延至此处,但是众人皆怕殃及池鱼纷纷呼喊着要求巡视兵丁开门离开这里。

    “大人有令,任何人等不得离开考舍一步!”

    “禁止喧哗!”

    “违者以舞弊罪论处!”

    门外传来兵丁冷冰冰毫无情面的话语。

    众考生闻言是又惊又怕,早先就听说过无论是乡试还是会试贡院起火,号舍门都是不会打开的,因此被烧死的人不在少数,但当时众人都只是把那当做逸闻轶事的谈资,说起来只不过是唏嘘几声感叹逸闻中考生的不幸。

    但此时此刻所处位置变换,眼看着自己就要成为别人故事中的事,一众考生如何不惊,如何不怕!

    “没事,我们这边考舍是砖石垒就的,一定不会烧过来,一定不会。”

    “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保佑,一定会没事的,一会没事。”

    考生们此时早就没了睡意,低低的祈祷声、抽泣声在考场中响起。

    张籍这时无法出去考舍也不知道火情究竟如何,听着周围的嘈杂声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面前的考舍门,似乎是在想着能否一脚踢开,又或者站在板子上掀开屋顶。若是事到危机时,什么进士状元都是小事,命都没了,考个球啊……

    不知道是众人的祈祷声真的惊动了神佛,远处火光渐渐小了,救火声也渐渐息了,这时各个考巷中传来此起彼伏的通传声:

    “大火已灭,应试举子安心就考。”

    “大火已灭,应试举子安心就考。”

    ……

    声音传来,考生们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了回去,无数个笼子般的考舍里传出劫后余生的惊喜声。

    从巡场兵丁的话语中,也似是能听出他们的一丝喜意,会试大火不是小事,他们作为巡场兵丁不能擅离职守,若是大火一直得不到控制蔓延到此处,他们和举子们一样都得死扛。

    水火无情,人生无常,张籍听到喊话后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弛下来,席地坐在了简易床板上。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这一夜的贡院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