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四首章 会试(四)首场首题

    进入考舍后张籍先收拾一番,因为虽然考舍是新的但是毕竟很久时间没有用过,木板上的灰尘和墙角的蜘蛛网随处可见。收拾完毕后张籍在墙角的余烬处支起了小炉子烧水,那散落的炭灰应当是上次京师乡试留下的。

    考舍虽说是大了一圈,以张籍现在不到一米七的个头能站直了,但是躺下依旧是要蜷曲着,或者把腿露在外面。不过以考生众多,京城寸土寸金的现状来考虑,考舍狭小这个事也不是不能理解。

    水烧开之后,张籍从考篮中拿出一个瓷罐,里面放着的是红糖姜末,这些东西是杜十娘亲自晾干生姜切成细末调配而成的,据杜十娘说这姜茶多用来养生,有补气血、驱寒除湿、暖脾健胃的功效。其实张籍第一次见到这姜茶时不自觉的就想起这应该是女儿家顺经暖宫的法子。当然美人情重,张籍自是不会去刻意提起做那等煞风景之事。

    喝着辛辣香甜姜茶,张籍身子渐渐暖合起来,这时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考场中不时传来巡场兵丁和考生们的脚步声,这是还有人在进场。

    虽说会试第一场要在早上巳时,也就是后世十点才开始发卷子,但来得早的人有两大好处,一是能提前准备不紧张,二是大概率选到好考舍。

    张籍收拾完后,就这样边喝着姜茶边休息,一直到贡院中间传来云板声,这时考舍中每条考巷的巡场兵丁将所负责考舍一一落锁,随后不多时便有贡院书办从舍门小口处将试题投入。

    大明万历十一年癸未科会试正式开始。

    每次会试,说是天下瞩目绝不为过,对每一个考生而言也是人生重要转折点,就像后世嗡嗡嗡运动后刚放开高考那会儿一样,考上了大学就是天之骄子、鱼跃龙门,从此步入人生巅峰。

    如果说举人是缙绅阶层、统治阶级,享受免税、见官不拜等等特权。而进士,则是天下读书人中精英,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仕途资格,是在不久将来,牧守一方,施展个人抱负的开始。就如那个时代的大学生,四十年后,他们或是创造了商业帝国,或是在政府部门充任要员,皆是新世纪中华大地的佼佼者。

    横渠四句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儒家士大夫理想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时代中的每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心中岂会没有自己的政治理想?更何况是从百年后而来生于孔孟之乡、齐鲁大地的张籍!

    胸有千言,此刻不语,跨过这一步才能是真正的融入大明士林。

    屋外阳光和煦,透过考舍门的窗格洒落在张籍面前。

    第一场考的是四书五经,试题拿到手中,张籍收拾心神,大略浏览一遍,计有四书文三道,五经文四篇、五言八韵诗一首,和乡试第一场差不多。

    相比于乡试,会试四书题的出题范围就好猜的多,毫无意外的这三道题目分别出自《论语》、《孟子》、《中庸》。

    之所以不在同为四书之一的《大学》中出题,那是因为虽然《大学》字字珠玑,脍炙人口的词句段落极多,但它的篇幅实在太少,一共一千七百五十余字,都不用什么天赋卓绝,只要是个一般人努力背上一天都能背个滚瓜烂熟,在加把劲那朱子所著的大学章句也能在数日之间背下来。这连押题的环节都省了,只要背下来就能稳坐钓鱼台以不变应万变。

    会试是正式考试,不像童子试中能出截搭题,而且会试主考官是大明读书人精英中的精英,是皇帝信重之人,往往有皇帝授意,如果主考官敢从《大学》中出题,制度上是没问题,但是会给人以主考官没水平的印象,到时候不仅仅丢自己的面子,连身后皇帝的面子也一并丢了。

    故而自洪武二十年之后,国朝会试第一场四书试中,就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一般不考《大学》,只从《论语》、《孟子》、《中庸》中出题。

    第一题是“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语出《论语》颜渊篇,全句是“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此句意为:颜渊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别人吗?”

    这道题正大光明,也不难看出主考官甚至是考官身后皇帝的意图,这明明就是再问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天子,你们这些举子来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张籍能看出来的,其他举子大多也能看出来,就看敢不敢写,怎样写了。

    那次去拜访归德公沈鲤,张籍从那里已经得到了一个定心丸,像乡试那样把握住分寸直言即可。写过第一次,第二次就顺手多了,张籍思索片刻,提笔破题道:

    “颜渊问仁,子张问明,子贡问政,司马牛问君子,子一言以答之。”

    随即从朱子四书章句集注中入手,以仁、义、礼、智、信展开说去,期间谈及洞察掌驭,谋略纵横等事甚为大胆激进。

    张籍的这一写法甚是老道,因为四书试获得好成绩的关键是要能够理解朱子他老人家对于《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的看法,所以他文章中一言一词皆效法朱子四书章句集注,这个范围定得很死,绝对不能越界,否则不但成绩会很惨,还有可能被定性为不尊圣人。

    但是要想博得赏识脱颖而出的话,那就得在一定范围内给出犀利见解。期间如何取舍就要看各自发挥了。

    不知不觉见洋洋洒洒下笔已千言,不多时便打好了草稿,最后张籍通篇审视自觉甚为满意便不再改。

    心有定数,处事果决,不瞻前顾后也是成大事者必不可少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