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三章 会试(三)入场、小幸运

    却说会是主考官余有丁讲话完毕,这时但听龙门一声放炮,众举人开始入场。

    整个大明疆域包揽南北直隶及十三承宣布政司,合计十五地举子,按地域排成队伍,首先入内的当然是北直隶举子,毕竟天子脚下,这点优待还是有的;其次是南直隶,再次便轮到了山东省举子,也就是张籍等人的队伍。

    这一入场顺序是按照离京城远近安排的,也是常例。唯二违反常例的会试就是万历五年和万历八年,那时张江陵把持朝政,权力通天,正是烈火烹油极盛之时,满朝文武为了巴结首辅,无所不用其极,就连会试入场顺序这件张居正可能根本不回去关心,也不会去授意做的小事都安排的湖北举子先入,原因很简单,张居正便是湖北人士。

    如果说改变入场顺序,还只不过是人们颇有微词,那么万历五年的榜眼张嗣修是张居正的二儿子,万历八年的状元张懋修是张居正的三儿子就成为了科场上的轩然大波,这两届的三鼎甲要么是投靠张居正的门生,要么是张居正的同乡,满城所有举人对张居正都是心怀怨气的。

    当然在张居正死后,张家几个儿子被剥夺出身功名,张氏一派遭到清算的今天,入场顺序也就回复了常例。

    此刻山东举子入场,张籍缓缓走向贡院,抬头打量着京师贡院。

    贡院大门五楹对开,称为第一龙门,上面高悬着三块牌匾,东首那块牌匾上写着“明经取士”,中间则高悬着的是一块“开天文运”,西则是块“为国求贤”。

    到了龙门前,照例是搜检这关。挨着前方南直隶举子搜检完了,便轮到张籍等山东省举子。

    全国会试,举世瞩目,兵丁搜查自是十分严苛,还有身着飞鱼服,手按绣春刀的锦衣校尉在旁监视。

    一名堂堂举人在各自家乡可见官不拜,能上堂有座,每逢有重大事件各地主官还得请来相商。就如同后世各地市级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般,那都是有功名、有头有脸的人物。

    就这么一大票平时备受尊重有身份有地位的举人,此刻面临搜检统一双手按墙,低下头,解开袍服露出里衣,散开头发

    ,分开双腿,再给两个五大三粗的搜检兵丁从头到脚,从前到后,背后身上如基佬一般摸来摸去。

    这场面简直不忍直视,幸好没有普通百姓在侧,这个时代也没有摄像头,否则传扬出去这简直就是一生黑历史啊。

    搜检兵丁手法熟练,眼神刁钻,搜检的极为仔细。

    此刻虽是春天,但是一早一晚还是有些凉,倒春寒也是这样了,因着需要解开衣衫搜检,人群中不是传来阿嚏阿嚏的喷嚏声,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埋怨出声,谁也不想因此被安个喧哗考场的罪名给枷出去。

    张籍也是习惯了,从县府院三场到乡试都是这么过来的,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不多时轮到张籍了,按墙低头解衣散发,搜检完毕后张籍一过龙门便迅速穿戴好衣服,免得感了丝毫风寒,和乡试一样他在这贡院里要先考他三天两夜的,若是得了病,这地可不一定能找到金郎中那样的好大夫。

    在古代生病如同抽奖,自己不可能每次运气都那么好的撑过来。

    这年月会试中得病之后是否能够考中就成了小事,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大问题。往年会试乡试中突发急病死在里面的,半途被抬起出去,每次都有七八个,这可是拿生命来考试,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另一种考场版诠释。

    过了龙门,张籍就自己取了考篮被褥等物,领了会试的卷子,便要去换考牌寻考舍。

    这时路过一个大槐树,张籍正要走过去,却被身旁的付嘉拉住小声道:“维桢,且停步。”

    “嗯?怎么了?”郑泰等人见此也停了脚步。

    付嘉小声说道:“快到此树下拜一拜,其中关节等会儿再说。”

    张籍几个头一次赴考的举子都摸不到头脑。不过见到树下确是有许多考生面色严肃的朝这古槐拱手而拜,也就放下手中考篮和被褥来到树下,学着付嘉的样子郑重的向槐树俯身拱手作揖。

    几人拜过之后复又拿起东西前行,付嘉小声告诉了众人这株古槐的来历。

    这是一棵元代古槐,为京城的名槐,相传这里是文光射斗牛的地方,所以人们称它为“文昌槐”。

    文昌槐的根部生在路东,主干弯曲向西,所以树冠呈在路西边。此槐长势如卧龙,据说此槐与考生的文运有关。因此在京师贡院参加乡试和会试的考生们都要向它膜拜,以祈求科场顺遂,金榜题名,得跃龙门。

    张籍等几个第一次进京赴考的听完付嘉的讲解,纷纷向其道谢,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拜一拜得到精神上安慰也不错。

    在往前行进得贡院第二龙门,也有人称之为“内龙门”,门内建有数千间木栅制成的房屋,专门供考生在贡院内答卷吃饭住宿,四周高达一丈五尺多高的棘墙等,这里就是考生们考试的地方了。

    一名书办在此处核验身份凭据,张籍几人校验完身份领了考舍号牌便就此散开,各自寻找了考舍。

    考舍号牌照例以千字文天干地支平排序。腾字甲子号——这就是张籍手中考牌上写着的考舍字号。

    鱼跃龙门,蛟化腾龙,又甲子者天干地支之首也,换做后世的说法这是一个吉祥号码,兆头不错。

    询问了散布于考舍路口的巡场兵丁,不多时张籍就找到了自己的考舍。

    这京城的贡院果然是比地方上的阔气一些的,这考舍是砖瓦结构,看上去是新翻修的,规制也较地方上大了一圈不止,地面上竟还铺了砖,张籍进了考舍丝毫没有感觉到潮湿,那充做桌椅的两块板子也还刷了漆,各种硬件设施都要高一个层次。

    这处考舍既非挨着茅厕的臭号,也非靠近取水做饭地方的火号,屋舍又新,环境不错,张籍见此暗道孔圣庇佑,这科场一路走来考号上实在幸运,仿若冥冥中自有天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