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章 武清伯、风波

    春风送暖,杨柳抽条,美中不足的是这个时节的北京城风沙不小,张籍行走在京城道中不禁紧紧领口捂住口鼻。

    街上人来人往。张籍脚步匆匆的走在人群中,一边走一边回味着沈鲤的话,跟周围的人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正在张籍匆匆前行的时候,身后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路上的行人见状纷纷躲闪,只是张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注意到身后袭来的马车,眼见就要撞了上来,路人不禁惊呼出声。

    “兀那小哥,快躲开、快躲开。”

    “喂喂喂,前面那个书生,快快闪开。惊马了、惊马了,撞死可不负责。”

    黑色骏马,黄花梨木车厢,装饰的异常豪华,还带有徽标,赶车的是一位满脸横肉的壮汉,穿的衣服还带有家族烙印的服

    饰,一边拉着马缰绳,一边挥舞着鞭子,冲张籍大呼不已。

    还好张籍反应快及时闪开,不然若是被撞到后果不堪设想。

    张籍躲开后在道旁站住身,转身就看见一个壮汉挥舞着鞭子、叫嚷着远远的拉着缰绳直到张籍跟前才堪堪收住冲势的马车。

    “你这不要命的书生,找死呢!?没看到是武清伯府上的马车吗?不知死活!”

    那壮汉一脸凶相,作势要挥。

    “兀那少年,好汉不吃眼前亏,快走吧。”

    “是啊,这武清伯府上的可不好惹。”路人纷纷劝说张籍快点闪开,似乎对这辆马车所代表的武清伯府颇为忌惮。

    武清伯?这不就是当今慈圣太后的父亲,当今万历皇帝的外祖父李伟吗,张籍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段万历十五年中对其的介绍。原本张居正掌权时,这些勋贵之家被压制的极为厉害,终日唯唯诺诺,不敢生事,现在看来张居正人亡政息后,就又现了嚣张跋扈的原形。

    不过在大明朝堂,自土木堡之变后,勋贵已经不再是主角,张籍也没有必要去怕他们,更何况面前的只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勋贵家丁。

    张籍当下朝着四周劝说的群众拱了拱手,还是站在那,一点也没有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

    拱手谢过周围群众后,张籍便转身看着这仗势欺人的壮汉,淡淡开口道:“我看阁下上路时一定要多看两边,小心别被撞

    才是。”

    “为什么?你什么意思?”

    赶车的壮汉站在马车旁,一脸凶相的问道。这是后世一个幽默段子,张籍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以面前这肌肉发达大脑简单的壮汉来说,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周围的路人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皆是心道,这少年郎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句话他们都听过,但放到这里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啊,人怕出名,猪怕撞啊!”张籍勾着嘴角,淡淡的说了出来。

    猪怕撞!

    众人一愣,随即听出张籍加重音调话语里的意思,顿时哄然大笑。

    “笑什么笑!”

    那壮汉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张籍在嘲笑他像猪一样,于是大怒不已,从马车上跳下来,挽起着袖子,露出比张籍大腿还要粗的胳膊,眼瞅着就要分分钟让张籍见识见识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道理。

    “好小子,看打!”说着就要冲过来狠揍张籍一顿。

    “《大明律》,骂詈篇有言,骂人恶言凌曰骂,秽言相乩曰詈,诸条意与斗殴同,但骂詈情轻,故罪亦因之轻也。凡骂人者,笞一十;庶民辱骂生员举人者,有辱斯文,有违尊卑,当杖三十。”

    “《大明律》,刑篇有言,庶民折辱生员举人者,是为不敬,当杖五十,枷号三日示众。”

    “《大明律》,户律篇有言,严禁庶民、商贾、技艺、步军、余丁及杂役等穿皮靴,着锦衣,违者以违制论,处以极刑。”

    ……

    “吾乃大明举子,今岁奉天子诏令进京赴试,而汝非勋贵亦无功名,不过一奴仆耳,然汝口中所言,此时所为,脚下所穿皮靴,身上所着锦服,无不违律,数罪并罚,该当何罪!”

    张籍在清渊书院教了几个月的律法条令、身言书判,对大明律中的法律条文研究的极为透彻。

    看着气势汹汹就要揍自己个鼻青脸肿的壮汉,张籍借着朝廷律令之威,泰然自若,很是平静的看着他,壮汉每走一步,张籍便说一个罪名,说到最后一个的时候,那壮汉的气势早就熄火了,提起的拳头也无力的垂下,取而代之的是额头上的冷汗。

    壮汉能做到武清伯府的家丁,也不是笨蛋,当他听到张籍是进京赴试的举子时就心中暗道不好了,他久在京师知道虽然一个小小的举人在天子脚下不值一提。

    但是赴考举子不同,为了网罗人才让各地有名望之人入京考试,自洪武皇帝时,朝中便有优待赴考举子的规定,如各地方不得阻拦为难;提供路费;还发给火牌,凭牌供给驿马;车船上可插一面“礼部会试”旗子;其中还有一条正符合现在的情况,即是侮辱殴打赴考举子者,按律罪加两等。

    若是这壮汉真的打了张籍,现在正值各地举子在京之时,闹到衙门中,群情愤慨之下,判的绝对轻不了。

    给这壮汉来上一顿板子就能让他去半条命,更遑论后面的赔偿和流放等处罚。壮汉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的在武清伯府的地位还不能让自家主人出面捞人,这一拳下去,便是两种人生啊!

    “今天算你走运!”

    那壮汉色厉内荏的撂下一句狠话,灰溜溜的转身上了马车绕开张籍飞快离开了。

    见到此事竟然以此结局收场,路人们纷纷感叹。

    “哎呀,这少年郎竟是来赴考的举人老爷,这么年轻……啧啧……”

    “要不人家是举人老爷,这胆识,我等不如啊。”

    “可不是,我在边上都替他捏了一把汗,那可是武清伯府上的家丁,武清伯是谁?当今太后的父亲,天子的外祖父啊!”

    除了赞叹还有不屑的。

    “那有什么了不得,不过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罢了……”

    “得罪了武清伯府又有什么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