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九章 初登沈府

    返回会馆后,张籍如在家时一样读书、练字、写文章。

    这一日,天气还不错,上门拜访座师总不好空手,送钱财等物不免污了座师清明。

    要带什么做礼物呢?张籍思前想后,甚是纠结。

    “今天老爷不是说要去拜见沈大人吗,怎么还未动身?”一旁的张成从外面回来,见到张籍皱着眉头迟迟还没出门,不禁出声问道。

    “正好你来了,张成你帮我想想,这去见沈公,我该带点什么礼物好,金银那些黄白之物就不要提了。”张籍问道。

    “不能用钱财?”

    “嗯,不能用这些俗物。”

    “诶,对了老爷,咱这次进京不是还带了一套书坊新出的四书嘛,那套书我觉得不错。”

    听到张成的话,张籍一拍桌子高兴的起身道:“这个主意不错,张成你最近脑瓜挺活,有长进了诶!”

    此次入京赴考张籍确是带有一套精装版四书,这本来是想在京城找个书坊寄卖试试看,现在要去拜访归德公沈鲤,用这套精装书做礼物一点也不俗,甚是雅致。

    “都是跟在老爷身边学的。”张成恭维道。

    “呵呵,油嘴滑舌,好了,把那套书拿出来,我带走。”张籍笑着吩咐道。

    “好嘞。”

    不多时张成就把那套书取了出来,精装四书原本就是用个带提手的木匣盛放,所以张籍掂着很是方便。

    向李主事打听好沈鲤的住处,便往西城而去。

    西城是官宦权贵聚集区,张籍寻着地址找到沈府,这里算是西城中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

    张籍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叩了叩门。片刻后,沈宅大门打开了,来开门的门子是个年方四十的老仆,并不是那次在济南府见到的年轻人。

    张籍递上拜帖,老仆接过看到上面写着“壬午科山东乡试解元、弟子临清州张籍敬拜”一行字,随后他端详了张籍一番,恭敬的道:“这位公子莫不就是去岁我们家老爷主持山东乡试时点的解元郎?”

    “正是在下。”张籍拱手道。

    “原来是张解元当面,公子请稍等,容我前去通传。”老仆恭声言毕,回身找沈鲤通报去了。

    对于权贵官宦来说门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好的门子需要具备许多优良的素质。譬如八面玲珑,譬如老成持重。

    张籍后世看过不少清朝辫子戏,如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等,对门房这一角色多有了解。有和珅这样的贪官,就有他那同样贪婪的门子;用年轻小厮作门子的主人应该也是年轻气盛之辈;而如果门子是上了年岁的,主家也多半会是沉稳之人。

    所以看一个门子的表现便能把主人的性格猜个七七八八。

    沈鲤身为天子之师、中枢要员,在京中也算是有些头面的,向来以知礼博学著称,自然不能不顾及颜面随便找个门子糊弄。

    这个老仆是他从河南老家带来的,作为沈府的门子,学识并不一定要好,识字一定要会的,不然若是连请柬请帖都不认得,岂不是落了自家面子,还怎么做这份活。这老仆已经跟了沈鲤二十多年,与沈家感情深厚。

    一会儿功夫,老仆折返了回来拱手向张籍行礼道:“张公子,老爷在书房会客,请随我到花厅等候。”

    张籍也笑着拱了拱手道:“多谢,叨扰了。”

    “张公子说的哪里话,您是我家老爷的贵客,请随我来吧。”

    张籍还没到过这等位列中枢的达官贵人之家,第一次来此颇为好奇,进了沈府后,跟着老仆一路前行,但见花草树木假山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在这京师寸土寸金的贵人住宅区,虽然不及张老财张园占地之广,但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应景致极为精致华贵。

    其实他哪里知道沈鲤是出名的醉心学问,不在乎些许外物,称得上是时下的清官,这宅子是皇帝赏赐的,跟其他六部主官、阁老大学士比起来还是差的远了。

    不多时两人来到花厅,老仆吩咐下人给张籍奉上茶水后便离开了。

    这处花厅陈设简单却雅致,除了桌椅案几,厅中还有博古架,墙壁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君子条幅。张籍就坐在下首的椅子上一边品茶一边等候。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便见一清瘦蓄须身着便袍的老者施施然来到花厅,此人正是张籍乡试座师沈鲤。

    张籍见此连忙起身躬身作揖行礼道:“学生张籍拜见大宗师。”

    沈鲤朝张籍点了点头示意张籍入座,笑道:“免礼、免礼。此次入京家中可是安顿好了?”

    “谢大宗师关心,籍家中安好。”张籍恭声答道。

    “若是我没有记错,你今年十六了吧,有无加冠赐字?”沈鲤问道。

    张籍闻言答道:“回大宗师,月前弟子刚刚加冠,由弟子授业恩师希伊先生取字维桢。”

    “希伊先生?也对,你出身清渊书院,由山长取字也是理所当然。”沈鲤笑着又道,“王国克生,维周之桢,你书院山长对你的期望颇深啊。”

    沈鲤和张籍聊起了家常,说话间问及张籍的家中情况和书院读书见闻,言辞中和蔼可亲,没半点架子,尽显忠厚长者之风。气度收放自如,从在家中和官场上的区别,可以看出沈鲤的确是欣赏张籍,没把他当外人。

    “汝今次入京赴春闱,准备的可是妥当了?”终于沈鲤提起了会试的事情。

    “学生处入京后每日温书,已准备妥当,只等着会试开考。”张籍恭声答道。

    “唔,会试乃国之抡才大典,朝堂之中极为重视,故而争持颇多,坊间传闻也不少,诸多种种,为师不便评论,但汝要切记去岁乡试中如何做的,今次会试照做即可。”沈鲤只点了张籍这一句,就不再提会试之事了。

    ……

    “乡试中如何做,会试照做即可。”这是什么意思,离开沈府后,张籍一路上都在琢磨。

    联想到座师沈鲤的另一重身份是天子潜邸旧人,莫非这次主持会试的主考官还是和乡试一样都是天子属意的人,还有这作文立意所把握的关键都和上次一样?

    定是如此了,张籍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