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八章 国子监、陈教习

    来京城的第二日,张籍前去国子监找陈教习,这是师徒两人在张籍加冠赐字那天约好的。

    张籍在后世到过北京城,也去过国子监游玩,不过时隔几百年,前世记下的路线完全不顶用,张籍打听了许久才辗转来到国子监。

    洪武皇帝定都南京,永乐皇帝迁都北京,种种原因导致大明朝实行双京制,朝廷机构都有两套班子,这国子监自然也不例外。

    南京和北京分别都设有国子监,设在南京的国子监被称为“南监“或“南雍“,而设在北京的国子监则被称为“北监“或“北雍“。国子监有一整套管理人员,多数还有品级。

    说道在此学习的士子,他们又被称为监生,是通过各种渠道升上来的;除了这些大明子民外还有邻邦如高丽、日本、琉球、暹罗等国因向往钦慕天朝文教而派来的留学生。

    两京国子监规模都极为宏大,此刻的张籍站在国子监门口,刚才他通传过后,已经有人去寻陈教习了。

    不多时,陈教习快步而至,他的身边还有两名士子。

    “弟子见过先生。”

    张籍毕恭毕敬地向陈教习行礼,陈教习点点头,一旁与他一并的两人都是与陈教习的好友,见

    了这一幕纷纷笑着道:

    “仁肃兄,这就是你那得意弟子么?”

    “仁肃你身为解元郎之师,有何感想?”

    “好啊,师徒同赴春试,真是一段佳话。”

    陈教习给张籍介绍道:“维桢,这几位都是我在国子监游学认识的好友。”

    张籍闻言向两人行礼道:“原来是先生的好友,在下张籍见过几位前辈。”

    两人见张籍持后辈之礼,都是满意的点点头。

    那左边一人想了想忽的出声道:“张籍,莫非就是那一篇为学的作者,还有那治水疏也是你写的吗?”

    “几篇拙作,让前辈见笑了。”张籍点头应道。

    “我在二叔公的公文中看到过那篇治水疏,朝廷多有赞赏,解元郎果真大才!幸会、幸会!”

    “那篇为学也在监中流传,据说天子也看了呐。”

    “仁肃兄你可是有了一好弟子啊!”

    两人想起了张籍的几篇文章,不由得赞叹起来。

    听闻好友的赞叹,陈教习面上也浮现出几分笑意,不过他嘴上却淡淡地道:“维桢还不过是一位十几岁的孩子罢了,你们作前辈莫要夸他,让少年人不知了分寸。”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国子监中的学子寝舍,这一路上谈笑有鸿儒或许做不到,但往来无白丁可是真真的。

    寝舍中陈教习问起清渊书院及希伊先生近来的状况,张籍都一一作答。

    “今次会试主考官维桢可听到了风声?”陈教习问道。

    “弟子刚刚入京,没有门路,还不曾打听。国子监中消息灵通,不知先生是否知道?”张籍说道。其实张籍此次前来拜访陈教习除了是来赴约看看近况,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打听下会试的消息。

    陈教习苦笑一声说道:“若是往年张江陵在任时,这会试主考官的人选倒也不难猜,终归是首辅一系。今岁朝中风波不断,内阁六部变动甚巨,现在国子监中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张江陵旧人申汝默,有人说是天子回简拔潜邸旧人,甚至还有人说天子会让首辅张子维主持会试以显重视。”

    陈教习所说的申汝默是申时行,刚刚进入内阁不久,排名最末;张子维是张四维,当今的内阁首辅。

    张籍从未踏入大明官场,前世虽曾读过明通鉴、明朝那些事儿等书,现在也记得清楚,但对时下的朝廷局势中的细节不甚了解,因为书中往往是笼统概之,每一句话都代表了无数的斗争,无数的博弈。

    就像现在,他知道今年张四维会因父亲去世而辞职回乡守制,知道申时行会在机缘巧合下递补为首辅,从此展开他八年的首辅生涯,他甚至还知道这次万历十一年的殿试中万历皇帝会亲自下场拟定题目,题目大概的意思也知道……

    但是,他并不知道万历十一年的会试主考官是谁,因为书上没有写……

    知道谁是主考官,行文立意等方面就可以投其所好,提高取中的机会,但时下众人都不知道,只能瞎猜了。

    “我听闻去岁乡试总裁官是归德公沈大人,是他点的你解元,可有此事?”又聊了一会儿会试的事情,陈教习忽的转移话题问道。

    “确是沈大人取弟子为解元的。”张籍应声答道。

    陈教习捻须又道:“那此次进京你可有前去拜访的打算?”

    “乡试后的鹿鸣宴上,沈大人曾说过让弟子到京会试时可去寻他,但弟子初来乍到,贸然前去拜访合适吗?又是在这会试的节骨眼上……”张籍心下有些忐忑的问道。

    小地方的县府院考试是一府之地力量的比试,乡试是一省之地的较量,而会试全国瞩目,在有心人操纵下甚至能成为朝堂上的博弈,难道先生是想要自己去沈鲤处打听消息么。

    “归德公乃是天子之师立三朝而不倒,又与你有座师门生之谊,既然他曾要你前去寻他,你也不要有顾虑前去即可,更何况有心人若是想寻根究底,这一层关系终究是瞒不过。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前去拜访以全师生之谊。”似是看出了张籍的顾虑,陈教习又道,“我让维桢你去拜访归德公,并不是要你打听会试机要,归德公对你有拔擢之恩,于情于理,到了京城,合该前去。”

    “弟子多想了。”张籍为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羞愧。

    陈教习见此,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维桢,你还年轻,若是有一日步入朝堂,这人情礼往可是门学问啊,我当年……不提也罢!”

    陈教习似是想起了什么,欲言又止。虽是如此,但陈教习刚刚的这番话仍然是让张籍心头疑虑尽去,他打定主意明天就去拜访座师沈鲤。

    自己原来瞻前顾后想得太多,就算拜访座师后,有流言蜚语又怎样,以自己现在的学识水平,单论科场文章的硬实力绝不输与别人,只要会试文章做得好,实力面前即便有质疑的人也会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