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进京赶考

    大明万历十一年,二月二十三日。

    临行前的准备用去了两天时间,终于到赴京赶考的这天。

    是日,运河两岸青草如茵,柳树婀娜,暖风拂面。

    张百万找来的北上送货的船只停靠在人来人往、嘈杂无比的码头内,张籍一身文士衫,背着一个包袱,身后跟着的张成做书童装扮,背着个书箧。

    和上次书院组织众人去济南府参加乡试不同,这是张籍在大明朝第一次独自远行,后世从临清到北京只需花上五十块钱坐火车沿京九线一路北上即可,不过四五小时的路程,而这次经运河乘船北上一路顺利的话也要十多天才能到。

    码头上有张父、张母、杜十娘、张卫、张百万等亲人好友前来相送。

    得知张籍此去京师来回路程加上考试至少也要三个月才能返回,杜十娘的眼眶一直是红红的。这几日两人之间说不尽的情话,待到了今日张籍即将登船离开,杜十娘还是止不住哭了起来。

    张籍走到杜十娘跟前安慰道:“莫要哭了,此去京师无论能否得中,咱们三个月后都能相见。”

    杜十娘抹去了泪水,点点头仰脸看着张籍道:“相公,记着早点回来,别在意中不中,读书也别太勉强自己,一定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事也别逞强。那次去院试你去守堤,上次乡试考场上生病,我真的好担心,我只要你平平安安回来,我只要早一日见到你。”

    听了杜十娘的话,张籍看着她那还留有泪痕的俏丽小脸,不由感动万分。

    大多数人只关心自己飞得高不高,这么多年,除了父母从来没有人像面前这个眉眼清雅的少女这样,用那双圆润的眼眸担忧地注视自己,担忧地问自己会不会有危险;只有她,只有她用那关切的语气关心自己飞得累不累。

    张籍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相公你一定要记得保重身体,你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一定要记着还有人在家里等你。”杜十娘又强调一遍。

    张籍再次点头道:“嗯,十娘你放心,还有,在家帮我照顾爹娘,替我尽孝,有时间去先生那走动走动。”

    杜十娘也乖巧的点头应是。

    和杜十娘说完,张籍又走到张父张母和二弟张卫面前告别。张籍对张父道:“爹,前几天我带回来的那两根薯藤孩儿有大用,试试看能不能在咱这种活。还有家里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去找希伊先生或者去张家……”

    “二弟,记得给社学的张老夫子捎些书本回去,记在我账上即可,我不在家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就靠你了……”嘱咐完张卫,张籍又对张卫道。

    张卫早就不是那个孩子王了,现在成长不少已是个有担当,相当结实的小伙子,听了大哥张籍的话他一拍胸脯道:“大哥,你尽管放心去考试,不用为家里担心,一切有我撑着就是。”

    最后张籍又来到张百万、张义先两位好友面前。

    “此去京城,维桢先行一步,只要苦读不辍,异日二位同窗当也有进京赴考之时……”张籍向两位同窗说了一番告别的话。

    张百万两人也颇多感慨。

    张义先道:“承维桢吉言,你快去吧,船家等候好久了。”

    言罢张籍向送行亲友拱手行礼后便登上了船,与岸上的家人朋友挥手告别。

    踏上船只,船家便招呼开船了,随着距离岸边码头越来越远,行至运河中心,船夫摇橹张帆,船只沿河溯流直上,速度随即加快,亲友们的身影也逐渐看不见。

    家乡终于已是渐渐远去,张籍怅然的望了一眼熟悉的临清城,暗暗发誓再回乡时一定要身着锦衣绯袍,光耀门楣。

    船只出了临清城,河面也渐渐宽阔起来,冰雪消融的春季这条沟通南北的大运河上往来舟楫众多,用千帆竞渡来形容也不为过。

    船老板是张百万家的合作伙伴,这次是运送货物至京城,他知道张籍就是近一年来临清州颇具盛名的解元郎张籍,故而对他甚为热络。

    船老板姓赵家中排行老大,因而被人称为赵大,他是个健谈的人,在和张籍寒暄几句熟悉了之后,赵大便讲起运河两岸的风土人情,张籍对此也很感兴趣,便就此聊开去。

    船上的生活清苦,因着赵大和伙计们都是南方人,晚饭是米饭、鱼干、咸菜,说不上美味但也能饱腹。张籍初到大明时家里的伙食条件比这差多了,所以他也没什么不习惯的。

    张籍和张成同处一个船舱,初次在船上过夜,张籍睡得不是很安稳,不知何时忽觉得眼前微亮,睁开眼,才明白是透过蓬舱的月光。

    这时张籍没了睡意,静悄悄的披衣起身,并未惊动张成。

    走到船边,但见船只还在向北行驶着,船头处有烛火微光,许是值夜的伙计。

    此刻一轮明月升至半空,月华撒在运河上,所有船只仿佛披上了银纱,耳边听着船舱外浪涛声,低头仔细倾听可闻哗哗水声,张籍运河上生活的第一夜就这样悄然过去。

    经过两天的船上生活,张籍渐渐适应了,这一路上同赵大和几名伙计有说有笑天南地北聊天,倒也不至于太过憋闷。

    当然张籍也没放下课业,无事时便在船舱内读书温习。

    古人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增长阅历的重要途径,对此张籍便有了体会,自从出了临清州在茫茫大河上呆了许多天,他时常极目远眺,心境也有了变化,下笔写起文章不知不觉间竟又有精进,总的来说是张籍的心态更好了,不管读书还是作文都有举重若轻的感觉。

    这一路上没有经过换船的折腾,只是偶尔在沿河几个码头停靠补给,此次运河北行极为顺利,但尽管如此,仍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向船老板赵大告别后,张籍和张成两人是在通州码头下船,随即换乘马车转陆路前往京师,马车颠簸不到一日工夫便来到了京师正阳门前。

    时为大明万历十一年,三月初八。

    这一日张籍抵达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