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四章 赐字

    刚刚张籍题在画上的这首诗,很适合此刻的场景,不仅将希伊先生的这幅竹石图的意境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更将自己对恩师的尊敬和感谢体现出来。

    今竹高于旧竹枝,但凭老干为扶持,一句说的是新竹子能比老竹子高,离不开老竹子扶持,言下之意说的是一个人能够超越老师和前辈,都是因为有老师和前辈养育和培养。

    何为今竹?此刻厅中三人除了张籍还有谁!

    希伊先生和陈教习皆听出了其中意思,看着张籍颇为欣慰。

    “我这幅今竹图已看完,再欣赏一下仁肃兄的兰花。”希伊先生说着,三人便来到了陈教习的案几旁。

    这里要说的是希伊先生和陈教习作画并未用到彩色,而是凭墨色浓淡显示图案层次变化。

    陈教习的这幅兰花图上,一株玉兰,枝干茁壮,花满枝头,千花万蕊,竞相绽放。或初绽花蕾,或含苞欲放,或盛开怒放,或残美点点,一幅天真烂漫、生机盎然的景象。更妙的是寥寥数笔皴染而出两只雀鸟,一只停留在兰花枝头,另一只正朝其飞来,鸟语莺声,正在对其倾诉着什,一静一动,形成动与静的巧妙结合。

    整幅图兰花简洁素雅、叶形细长柔软,花姿优美花与叶上下呼应、穿插修饰,隔纸而观,仿若有素淡幽香迎面而来。

    “妙、妙、妙!仁肃此画花鸟叶兼备,已不拘泥与往日的兰草,既有‘色清、气清、神清、韵清’之意,又有灵动飘逸之趣。”希伊先生观后赞道。

    “先生谬赞。”陈教习笑道。

    “仁肃此次回来,心境不同这所做之画亦是不同啊!”希伊先生回身落座后又道,“这次去京城何打算?”

    “先生不在书院执教?要去京城?”张籍这才知道陈教习要去京师的事情。

    陈教习笑了笑道:“这次回乡我被往日同年举荐入国子监游学,不日就将北赴京师,此次春闱也打算下场一试。”

    张籍闻听陈教习重燃进学之心,到国子监游学并参加今次春闱不由替他高兴道:“以先生之才,今次会试当有一席之地。”

    “中与不中皆可,若是不中,我就去吏部叙职以举人身份选官,读书半生总要有机会一展所学。”陈教习闻声爽朗笑道。

    “那弟子就先恭喜先生了。”张籍明白陈教习既然有举人选官的信心,那定然是他的那个同年安排好了,要知道在现在这个年月,举人选官极其不易。

    “你师徒二年共赴今科会试,也算是一段佳话。”希伊先生听到二人对话捏须大笑,忽的他似是想起一事向张籍问道,“贤婿,这一年多来你进学甚速,如今已是成家,不久后又要入京春闱,有一事我险些忘记了,你可取了表字?”

    “小婿还未曾取字。”张籍恭声答道,来自后世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表字一事的重要性。

    这时陈教习也说道:“古人二十而及冠,不过眼下的读书人,多是十六岁后就行冠礼,算来,张籍你今年有十六了吧,也是到了年纪,若是出去交游、进京赶考,同辈再直呼汝名,此对家中长者不敬,如今你又是成家,确是可以及冠了。今次山长在此,不如就由山长为你取字加冠如何?”

    张籍道:“弟子正有此意,还请岳丈大人给小婿赐字加冠。”

    “此间简陋,但礼不可废,书院这常有弟子前来加冠,正好有冠礼服饰,仁肃你便带张籍去换衣服吧。”希伊先生向陈教习吩咐道。

    大明朝还是非常重视华夏礼仪制度,明洪武元年诏定冠礼,上至皇帝、皇太子、皇子、品官,下及庶人,都制订了冠礼的仪文,总的来看,明代冠礼比较盛行。尤其是读书人,都要经过冠礼才能宣告成年,并赐予表字。

    陈教习应声和张籍出了南山居去换衣服,找讲郎见证去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张籍换了一身童子冠服,梳童子发式来到南山居。

    此刻,房中有讲郎教习七八人,都是陈教习请来见证观礼的,当然观礼也不是白看的,他们还带着笔墨纸砚等物,当做贺礼。

    众人寒暄几句落座后,张籍的加冠礼就正式开始了,冠礼中希伊先生以师徒之礼进行。

    “吾有弟子名张籍者,年已长成,将以今日加冠于其首,谨以此礼上敬天地,下示亲友。”希伊先生起身向众人拱手道。

    观礼众人皆是点头称可。

    然后,希伊先生从身边书案上取了头巾,走到张籍跟前,一脸严肃的劝勉道:“吉月令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毕福。”

    言罢将手中头巾为张籍戴上。

    “多谢山长。”

    张籍跪谢希伊先生后随即起身向众人拱手行礼后向里屋走去。刚才在外面陈教习已经和他说过了冠礼的三加流程,戴上头巾此是一加,还要再去换衣服。

    片刻后张籍出来已是换下了童子衫,穿上了黑衣锦带。

    走到堂中,希伊先生又取了一个帽子走到张籍跟前,再次道:“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言毕为张籍戴上帽子,此为再加。

    再次起身行礼后,张籍又回身换衣,这次出来换成了士子们常穿的澜衫。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张籍来到希伊先生跟前后,希伊先生去下张籍的帽子,给他换上四方平定巾,此是三加。

    待张籍起身行礼后,他上前几步取了酒壶为希伊先生、陈教习及观礼众人斟酒,并向众人一一道谢。

    倒完酒后,希伊先生端起酒杯走出座位,来到张籍跟前,满意的看着张籍点了点头,然后面向北曰:“旨酒既清,嘉荐令郎,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希伊先生语毕,示意张籍端酒遥敬众人,张籍依言而行,在场诸人齐饮一杯,至此加冠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