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二章 归宁与今竹

    虽然已是草长莺飞二月天,但清晨依旧春风料峭。

    新婚燕尔之际,一对新人食髓知味,昨夜被翻红浪,共赴巫山,云收雨歇时已不知是几更天。折腾了一夜,此时张籍两人还在酣睡。

    今天两人还要归宁,有许多事情要做,眼看着就要日上三竿,张母前来敲门。

    “籍儿,起了没?”

    听的动静,张籍两人醒来之后甚为尴尬,杜十娘面色也红了。

    张籍高声道:“娘,起了起了,我这就出去。”

    “嗯,天也不早了,今天还要归宁,起来就好,等会儿去堂中见你爹,我先过去了。”

    听着屋外张母的脚步声走远,杜十娘粉拳一捶,向着张籍嗔道:“都怪你……才、才起的这么晚,让我怎么好意思去见娘。”

    张籍哈哈一笑躲过,起身穿衣去了。

    ……

    约莫一炷香时间后,张籍和杜十娘两人收拾停当,穿戴整齐,来到前院堂中,张父居中而坐等着两人。

    “爹。”张籍拱手行礼,杜十娘屈身做了个万福。

    “也没什么事,今个儿你们回门儿,东西我都准备好了,张成已经放在了车上,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快去吧,别让亲家那边等急了。我也出去,狮子桥这儿的坊甲找我有事。”张父简单利落的说完这些话,出门就走了。因着张籍的缘故,张父现在是狮子桥这边的名人,每天都有人相邀,对于别人的恭维,张父很是受用。

    见如此,张籍两人也不多待,叫上张成一同往清渊书院行去。

    回门带的礼物有鸡鸭两只,鱼两条,还有一坛秋露白,张百万送的龙井茶,还有张母准备的土产。

    此次之行,既是女婿拜见老丈人,又是弟子拜见先生,骡车很快就到了书院。

    张籍两人在前,张成挑着礼物担子在后,不多时便到了南山居,站在院中便听得房内的谈笑声。张籍敲门通了姓名便推门而入。

    只见屋内除了希伊先生,还有一人,竟是返乡回来的陈教习。

    “小婿见过岳丈大人。”张籍进门向希伊先生行礼后,又面向陈教习道,“弟子张籍见过教习。”

    “诶,不要向我行礼,今天你可是归宁,先生才是正主,我这就走,我可不能抢了先生风头,作了恶客,哈哈……”陈教习看起来心情不错,起身作势要走,开起了希伊先生的玩笑。

    “仁肃哪里的话,张籍也是你的得意弟子,就在此即可,不妨事。”希伊先生笑道。

    陈教习重返座位上,看着张籍和他身后的杜十娘笑道:“不曾想一年前那个闯入藏书楼被我训斥的蒙童,如今已是成家立业,还成了解元郎,还成了先生的女婿,先生有此佳婿可是占了便宜。”

    “仁肃此乃小人之心,我这是成人之美……”希伊先生抚着胡须笑道。

    杜十娘行礼过后,就尽女儿的孝心,到里屋帮着希伊先生收拾屋子,正厅中只余师生三人叙话。

    “仁肃许久不见,你的画技可有长进?”谈及书画,希伊先生向陈教习问道。书院人人皆知陈教习的画技高超尤以兰草为胜。

    “确有心得,或可一试。”陈教习哈哈一笑又道,“先生所画之竹向来雅致非常,以气韵高远著称,不知弟子今日能否再观?”

    ,“你许是还不知,张籍有一首竹石诗传遍临清州,其诗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此诗现就刻与书院竹林石上,吾与此诗多有所悟,今时所画之竹和往时略有不同……”希伊先生笑道。

    张籍见两位师长要作画,随即准备好笔墨纸砚。

    梅、兰、竹、菊被人们称为四君子,分别代表着傲、幽、坚、淡,正是根源于对这种审美人格境界的神往,让它们成为了中国人感物喻志的象征,也成为了文人画中的常客。

    希伊先生和陈教习分别于两张案几上作画,古代文人画向来重意境,故而两人皆用时不多,约莫一盏茶时间便已完成。

    “贤婿,你过来,看看我的这幅竹石图如何?”

    希伊先生画完便向张籍招手,边说着边指了指书案上展开用镇尺压着的那副竹石图。

    张籍应声走到书案前,将视线落在竹石图上,只见宣纸上奇石耸立,池塘清浅,翠竹数竿。希伊先生用浓墨淡墨勾勒出了书院荷塘边上的数竿修竹,枝干挺拔,竹叶茂盛,或仰或俯,穿插前后,清风吹来、竹林摇曳婆娑之感跃然纸上。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希伊先生还用笔墨在挺拔的竹下勾勒出数丛竹笋,霎时间蓬勃生机便从宣纸上涌了出来。

    “世人常言竹者,筛风弄月,潇洒一生,清雅澹泊,是为谦谦君子。岳丈此竹石图,不仅有君子之风,更有厚积薄发,欣欣向荣之意,极为高妙。”张籍观后不禁出言赞道。

    “哈哈,贤婿言过其实了。”希伊先生捻须笑着自谦道。

    “哪有,小婿是有感而发。”张籍诚恳的道。

    这时陈教习到了书案前,见到希伊先生的画作也是赞道:“先生此画更胜从前,不仅有坚忍之情,更有桃李满天下之心。”

    陈教习说完又伸手指着石桌上的竹石图继续点评道:“先生的画中竹子修长孤高,竹之神也;凌云豪迈,有笋与其下,层出不穷,竹之生也;依于石而不囿于石,竹之节也;落于色相而不滞于梗概,竹之品也。”

    “不错,神,生,节,品,岳丈此画深得阳明格竹四味。”张籍也插言道。

    “此画尚未题字,贤婿你书法极佳,不若你我翁婿二人合作此图,题上你那首竹石罢!”希伊先生兴致颇高,笑着对张籍道。

    “岳丈大人,小婿以为此图虽亦有竹石,但又有新笋,竹石一诗难免有些不尽其意……”张籍思考片刻后说道。

    “那依你之见,当题以何诗?”希伊先生还没说话,陈教习抢先问道。

    “去岁县试后与知州大人与州府衙门后院宴请我等,期间以竹为题作诗,弟子当时曾做诗五首,其中一首名为今竹,用在此处颇为妥帖。”张籍向陈教习答道。

    “如此,那就速速写上,我们还要品评仁肃的兰草图。”希伊先生捻须道。

    张籍应声提笔写到:

    “今竹高于旧竹枝,但凭老干为扶持;岁岁皆有新生者,十丈青翠绕堰池.”

    一诗写完,希伊先生和陈教习连连点头,皆云此诗道尽这幅竹石图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