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一章 社学之中论文章

    许是回到了家中,张老夫子也没有了刚才在讲堂中时身为先生的架子,仿佛一个面生老相的中年乡人一般语气缓和了许多,师生两人由社学和夫子家中的变化展开话题唠着家常。

    “张籍,我打算赴三年后乡试,你觉得如何?”不知怎得张老夫子忽的冒出一句话。

    “嗯?”张籍一楞随即回过神来问道,“夫子怎得忽有此意?”

    张老夫子现在五十多了,已经是知天命之年,无论是脑力还是精力、体力绝对不如少年人,而且那乡试三场,每场三天两夜,这么高强度的考试,夫子能撑下来吗?

    张老夫子闻言,看着屋边一角用帘子简单相隔的小床道:“子曰五十而知天命,我本不应有此念头,但是……我还想试一试。”

    虽然张老夫子没说出原因,但张籍看到夫子的神色已是明白了,老夫子这是想给继子承宣挣一份家业啊。

    “张籍,你科场先达,不知解元郎何以教我?”张老夫子回身拿起一叠书稿交到张籍手中后说道。

    “先生莫要取笑我,弟子往日学与先生,去岁不过侥幸得中,现在或可探讨一二,若是再如此称呼弟子,弟子不敢接过。”张籍连连摆手道。

    “那探讨,就探讨吧,这些是我从这些日子写过的文章中挑选出来的。”张老夫子见此也不再客气。

    张籍拿过书稿一看,大约十几篇,四书文和五经文都有。

    唔,基本功是有的,还很熟练,就是在文风的掌握上跟不上潮流,立意上也颇为老套没有让人耳目一新之感……这就是张籍看完张老夫子文章的感受。

    当下张籍抬起头说道:“夫子是否看过近些年的时文册子?”

    “不曾,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妥?”张老夫子问道。

    “夫子容禀,嘉靖年间前后七子引领科场文风,多言诗必盛唐,文必秦汉,此风蔓延至今科场文章多慕古人,但一味高古艰涩,取径太狭,故而后七子中又以李攀龙,王世贞等为首主张文章复古,当合而离,离而合,既需拟古,又不能陷入抄袭。弟子下场至今,时文多是以此而作,窃以为将古文融入时文之中为最佳。‘

    张老夫子闻言皱眉道:“合而离,离而合,怎么解呢?”

    张籍说到这里,笑着道:“夫子,合而离,离而合,吾认为在于恒、变二字。”

    说到这,张籍停顿了一下,张老夫子用眼神示意张籍赶快说。于是张籍继续道:

    “恒、变二者,就是以古人格局法度为恒,以当今世情,自身才情,所悟性情为变。更具体点说即是立意遵循先圣,法度师法唐宋八大家文章,最后结合当下世情自身感悟……”

    “在者,弟子熟读前后七子文章,发现由前七子到后七字除了侧重点偏移之外,其内涵立意也有不同。譬如嘉靖七子之首凤洲先生,其早年文章以朱子理学为根,但后来研读阳明子《传习录》后,开始主张起释儒道三教合一,甚至凤洲先生本人在勋阳巡抚任上时,为体会释门真意,还曾作比丘僧修行,这时他已是外理学内心学,由师古转为师心……”

    这些体会都是张籍在乡试过后,和一众中式举人聊天时发现的,这些都是经验之谈,等闲之人难以得知。

    张籍讲的很详细,语速也很慢,留给了张老夫子思考的时间很多。

    朱子诗云: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张老夫子基础是没的说,此时闻言若有所悟,思路大开,犹如醍醐灌顶顿悟一般。

    张籍继续道:“所以弟子认为夫子若要使文章立意不落窠臼,理辞法气皆通。下次乡试前的这两年中,夫子古当研习八大家文章,今则揣摩前后七子佳作。若是一时无法凑齐这些书本,弟子隔日让张卫给送一套,一定要吃透了才行了……还有,这时文册子也是不得不看,每两月弟子会让张卫送最新的时文集过来……”

    张籍为张老夫子指明了读书突破的方向和应试的技巧。

    张老夫子听后心下感慨万分,他明白,张籍说是探讨,其实就是师生之位互换,是张籍在指导教授自己,只不过为了保存自己颜面张籍才一定要用探讨这个说法。

    如此这般师生二人坐而论道,时间不觉已到了傍晚。

    张老夫子叹道:“想我半生空读圣贤之书,却碌碌无为,一事无成,能收下如你这般的弟子,真是为师此生之幸。”

    ……

    从社学出来后,张籍到了家中,刚进院里就看到张母正在院中收拾起晾晒的米面大枣。

    “娘,今天怎么晒了这么多米面和大枣啊?难道是面缸里有虫了?这才刚开春不可能吧。”张籍从屋里端了一杯水递给张母后,不由好奇的问道。

    “明天,你就跟十娘回门了,娘给你们准备些东西带上,希伊先生是读书人,城里什么东西都有,但这咱自家晒的大枣和精筛的小米、你爹让人碾得精细的麦粉可不多见。等你们回门给你先生带上尝尝。”张母笑着喝了张籍递过来的水说道。

    回门?!

    张籍微微怔了下,这半天时间和张老夫子聊天,自己差点忘了回门这回事。明代以后有回门的习俗,即在婚后的第三天,新郎、新娘一同回女方家,拜见新娘父、母,俗称“回门”或“回娘家”,雅称为归宁,这一习俗一直延续到后世。

    “还有,十娘虽是你先生的义女,但也是女儿,你们两人得空要多去看看,总不能让你先生帮完忙,就冷落了。”张母又嘱咐道。

    “那是自然,孩儿省得。”张籍点头答道。

    说完,张籍就过去帮着母亲,把晾晒的米面大枣都装到了袋子中。

    “爹和二弟他们呢?十娘呢?”张籍没有看到父亲和弟弟张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你爹他们去张大户家借骡车了,上午雇的骡车回城了,今天还得赶回城里。对了,你别收拾了,剩下的我来做。十娘身体不舒服在里屋休息呢,还不是你的事,快去看看。”说这话时张母的眼色有些莫名奇怪。

    张籍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脸色一红三步并作两步向里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