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大婚(下)

    且说张籍走到杜十娘房门前算是过了五关,但起初的周礼婚礼中,女方本是对新郎是非常客气的,很轻松地就把女儿送走了,一直到了隋唐后才逐渐出现了刁难新郎的习俗,这个习俗一者源自胡风,二者源于当时高门大户嫁女的高傲,要知道在隋唐那些门阀可是敢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的。

    张籍推开房门,但见一身穿大红吉服,头戴鸳鸯织锦红盖头的小娘子坐在梳妆台前。杜十娘隔着红盖头似是也能感受到张籍的目光,但心中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杜十娘旁边的妇人脸上带笑道:“解元郎稍待,老身这就带新娘子出门。”

    说罢,那妇人和阿香搀着杜十娘,一众仆妇跟在身后出了房门。

    张籍刚要上去迎,便被身边的喜婆拦住笑道:“解元郎莫慌,还要去拜见岳家。”张籍闻言只好讪讪作罢。

    这里离南山居不远,不过几步路便到了希伊先生处。

    杜十娘在众人搀扶下站在希伊先生身边。张籍上前拱手行礼一时顺嘴道:“学生张籍拜见先生。”

    众人听的真切轰然大笑。希伊先生也乐道:“孩子,你还叫我先生?”

    “张籍、拜见……拜见岳丈大人。”张籍重又说道。

    “这才对嘛。”希伊先生说完起身又道,“贤婿啊,以后小女就拜托你了,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偕老!”随后希伊先生扶过杜十娘的手臂,郑重将杜十娘交到张籍手中。

    感受到杜十娘紧紧握住自己手臂的纤手,张籍躬身道:“是,岳丈大人,小婿定然会将十娘照顾好。”言毕,张籍和杜十娘一起再向希伊先生躬身而拜。随后在喜婆的指引下两人来到南山居外,婚轿就停在那里。

    此刻的轿前,刚才杜十娘身边的那位妇人,手持镜子向轿中一照,再由婢女阿香持着镜子向两人身上一照后,方才让张籍搀着杜十娘上轿,此谓之“照轿”,时下人们认为这样既可以压邪,又可以使新人幸福圆满。

    杜十娘上轿后,那妇人在南山居院门口泼了一盆水,此意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祈祝女儿出嫁之后和婆家关系融洽,不要被斥退回。

    张籍走在轿子旁边,迎亲众人抬起六大箱准备好的嫁妆紧跟其后,这嫁妆多是张籍前些日子送来的聘礼,还有一箱是希伊先生珍藏的孤本书籍,在读书人眼中可谓极为珍贵。

    行至清渊书院门外,张籍翻身上马,队伍中的锣鼓唢呐声又起。队伍走在临清城大街上,前呼后拥,好不气派,沿路吹吹打打,浩浩荡荡,虽无十里红妆,但也一派喜庆景象。

    这时还有很多百姓、童子们跟在队伍后,他们是要等快到新郎家中时,再次讨要喜钱。

    果然经过狮子桥,还未转弯道胡同内,队伍就被众人围住“拦门”索取吉利钱了。这就到了迎亲队伍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只见张百万等人有的手捧铜钱向空中抛洒,此称为“撒满天星”;有的手持花斗将将所盛之谷物、豆子、果子等物望门而撒,此是用以禳避阻挡新妇进门的煞神,称为“撒谷豆”。

    趁着大人小孩都去四散开来抢钱物的时候,迎亲队伍分开人群到了张家门口。

    张籍小妹喜滋滋过来,打开轿门请下杜十娘,然后一个张籍儿女双全家庭和美的婶子将一打成同心结的红绳带交给杜十娘。杜十娘盖着红盖头,无人搀扶指路自然不能行走。

    “解元郎,快去拿起那大红绺子,带着小娘子进家呀。”喜婆见张籍不知所措,连忙指点到。

    张籍闻言上前扶住杜十娘,两人之间互相挽着红绳走进了院子,院中挂着大红灯笼,各处贴满了大红喜字。

    在喜婆的指引下到了堂中,张父张母面上带笑,乐呵呵的分东西而坐,看着渐渐步入堂中的张籍两人,张父张母心下极为高兴。

    一拜天地,张籍和杜十娘两人齐齐向天地之排位拜下。

    二拜高堂,两人携手拜向张父张母,并奉上茶水。

    夫妻对拜,张籍两人相对而拜。

    在这三拜礼成之时,一双少男少女挨得极近,能彼此感觉到呼吸与心跳,杜十娘紧紧握住张籍的手臂,似是在说着永远也不分离。

    礼毕之后,一对新人拜见堂中的张籍亲族们,她们早是备下了金银首饰等物,待张籍和杜十娘再次向长辈们见礼后,都将贺礼赠给了两人。

    从快正午时去迎亲,一直折腾到现在,夕阳西下落已是傍晚。

    张籍和杜十娘两人拿着那红色“同心结”各持一端步入新房。这进新房也有一番规矩,要“男挂于笏,女搭于手。男倒行出,面皆相向”,也就是说,张籍要牵引杜十娘进入新房,行进时,两人始终面对面,中间为“同心结”,喻示二人从此同心协力,永不分离。

    这新房正是原来的宅院主卧,经过重新布置后,一张红帷幕雕花红漆大床置于房中,另有衣橱箱笼、梳妆台等物。

    这最显眼的当然是那张大床,喜被铺床,上面撒着桂圆、红枣、花生、莲子四样,寓意为早生贵子。

    张籍两人刚坐到床边,一旁的张籍三妹手持一把小巧剪刀分别从张籍头的左侧和杜十娘头的右侧小心的各剪下一缕头发,并用彩线系在一起,作为成亲的信物,称为“合髻”。取“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之意,这也是“结发夫妻”的由来。

    一应仪式礼毕,杜十娘依礼要在房内等待,而张籍要出房去迎接宾客。就在喜婆催促的时候,张籍客气的说道:“阿婆,你先出去稍待,我这就来。”

    喜婆自是不愿得罪解元郎,见张籍说的客气,也就没在乎稍微逾礼之处。

    打发走喜婆等人,张籍回身向杜十娘手中塞了一个纸包,轻声道:

    “十娘饿了吧,这个点心你拿着,饿了就先吃,等我回来还要好久。”

    盖头下的少女听到张籍关心的话心里甜滋滋的,点了点头接过了点心。

    见此张籍才放下心来,又温声道:“好,我先出去迎客,等我回来。”

    言毕张籍不舍的转身出了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