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婚(中)迎亲五关

    接亲这天,杜十娘在几名妇人服侍下梳妆打扮,挽就发髻,换上凤冠霞帔。

    正在那妇人给杜十娘穿戴首饰时,却发现她手腕上带着一只断纹翠镯,不禁拿出一只金镯子问道:“姑娘,这只镯子品相不错,可惜有了裂纹。要不要换上这个。”

    “这只镯子是籍哥哥给我买的第一样礼物,别得再好都不是哥哥给的,这个我喜欢的紧,不换了。”杜十娘心里甜滋滋的看着手腕上的那只断纹镯子道。

    “姑娘真是个重情之人。”妇人笑着赞了一声又道,“姑娘以后要称解元郎为相公……”

    杜十娘闻言一脸喜色。

    对镜理红妆,钿头添风华,挽就青丝髻,顾盼待嫁时。珠翠步摇晃动,杜十娘刚带上凤冠,便听到书院外隐隐传来鞭炮声,随着唢呐齐名,锣鼓喧天。

    妇人闻声喜道:“姑娘你听,解元郎来了。”

    “籍哥哥说要来接我的。”

    “姑娘,要称相公……”

    此刻的清渊书院门口牌坊处,早就围满了闻讯而来的百姓和童子们,都等着讨喜钱呢。

    就在房间内说话的时候,张籍的迎亲队伍来到了书院外,无数百姓鼓掌呼和叫好,围着书院门口笑嘻嘻的不让进,还有不少小童聚上来讨赏。

    一旁陪同张籍来接亲的同窗,同年们见此,从马车上抬出两个扎着红绸放满铜钱的喜筐,众人帮忙把喜钱撒了,接过喜钱后围观众人都是让开了路,一个劲地向张籍道贺,那些童子们也心满意足的拿着铜板一哄而散。

    在一句句恭喜道贺声中,张籍下了马来,拱手回礼。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进了书院,本以为此后一路畅通再无阻拦。不曾想,刚越过假山就在第一进院子处被拦了来。

    拦路的是书院一众学子,当先一人出列,正是张籍所授外院丙班学子邱延瑞,只见他到了跟前长揖躬身道:“恭贺先生大喜。”

    “既是前来贺喜,为何率众拦路?”张籍也不着恼,笑着对其道。

    “先生容禀,拦路非为弟子所愿,时值先生迎娶师母大喜之日,有乃是山长嫁女,如此双喜临门,弟子等人想求先生赋诗一首以贺之。”邱延瑞恭声答道,却不起身。

    “好你个邱延瑞,竟敢要挟先生。”张籍故作严厉。

    “弟子不敢。”邱延瑞和他身后的学子们齐声说道,口中虽如此,但身形不动。

    围观的学子们也都起哄道:

    “新郎官,赋诗吧!”

    “这如何能难道解元郎!”

    “昔前朝有苏小妹三难秦少游,今日也有书院弟子为难张解元么。”

    “快些、快些,莫要误了吉时。”

    张籍见这架势,想来他若是不作诗一首,就无法从此通过了,当下道:“好、好、好……”

    前后行了三步,张籍转身道:“你们可听好了。”

    “裴航得践游仙约,簇拥红袍上青阶。此夕双星成好会,百年偕老月无缺。”

    书院士子都是读书人,自然晓得这书生裴航与仙子云英的典故,此时以裴航应约与云英相会比张籍前来迎亲,端的是应情应景,顿时众人轰然叫好。

    张百万等几个伴郎,见机分开人群进入了书院第二进院子,也就是外院所在。

    有了前两次的经历,张籍不禁心道,这往时来往自如的清渊书院,今天可是不好走啊。

    果不其然就在进内院的月亮门处又围了二十余名士子,这次是内院学子在此把门。

    从中走出一人,乃是张籍的同窗兼曾经的同寝舍友,被内院学子称为老大哥的袁永,只见袁永笑道:“兄长恭贺来迟,贤弟勿怪。”

    “袁兄来为小弟贺喜,籍深感荣幸,只是不知袁兄为何没先到小弟家中,而在这里……在这里做那恶客!”张籍上前作揖笑道。

    “贤弟勿怪,今日我受众友所托在此把关,还望贤弟再作诗一首。”袁永扶额做无奈状。

    “原来是尔等所为。”张籍看了看身边一起迎亲的好友似作发怒道。

    话音一落,却见好友们抬头看天故作不知。

    “罢了,作诗就作诗。”张籍长笑一声道:

    “眉如远山目似波,冰雪心清玉绮罗。更喜今宵明月满,团圆不为白云遮。”

    “好,恭喜贤弟迎娶佳人,贤弟请过。”

    袁永一听,高声赞叹一句张籍的急智,随后让开了路,迎亲队伍随之进入内院。

    杜十娘身处书院第四进院子的客房,从内院过去还要再经过一道门,既然前两道门都有人阻拦,这一道门定然也是有人把守。

    张籍还未到门前,绕过荷塘远远地就见到有人站在那边。

    到了跟前一看,原来是董、徐、刘等五名讲郎。

    这次不待讲郎们出声,张籍当先快走几步,拱手作揖道:“弟子张籍见过,诸位先生,还请先生让弟子入内。”

    “吾等再此只为山长所托,解元郎还是赋诗一首,免得我等为难。”徐讲郎面带笑意的说道。

    “弟子遵命。”张籍略加思索,口中吟诵道:

    “蟾宫桂花香满秋,今宵至此步步求,万人惟待乘鸾出,即刻齐登明月楼。”

    一诗既出,但见几位讲郎笑着向张籍挥手道:“解元郎,快入内吧,莫要误了吉时。”

    张籍拱手行礼后大步向前,至此已到第四进院中。进入廊台前行不远,便见到有一处房间张灯结彩,门外有丫鬟仆妇数名。迎亲众人到了跟前,正要入内,却被杜十娘的侍女阿香拦住了。

    “老爷吩咐过了要请姑爷做催妆诗,如此婢子方可开门。”许是怕张籍生气,说完阿香仰着小脸怯怯的看着张籍。

    随后门前两名妇人抻开一张红绢放在一侧的书案上要张籍题诗。

    这文人娶亲自是不同与商贾农家,催妆诗在唐朝时就开始流传,对此张籍早有准备,当下笑道:“无妨,拿支笔来。”

    一旁张百万应声递过毛笔,张籍持笔挥毫疾书道:

    “笙歌鼎沸满华堂,深院佳人尚梳妆。盼得早乘香车返,张郎久待杜十娘。”

    众人见此诗书双绝,纷纷赞叹不已。

    从书院大门口至此,由撒喜钱,到一连四首迎亲诗,过得五关,张籍终于到了杜十娘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