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元宵文会(上)

    万历十一年,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天气转晴,阳光和煦,白天格外温暖,夜晚也不甚冷。

    上元夜的元宵文会,定于鳌头矶举行,照例由张老财家承办,说起来,这一两年自打张百万进入清渊书院后,张家出钱出力出场地办了不少文人雅集,也在士林之中博了面熟,虽然士人并未将其接纳,但见面之时也得貌似热络的称上一声员外先生,毕竟谁也不愿意在这称呼小事上得罪财神爷不是。

    是夜,临清城内达官贵人聚于高楼之上,饮酒观景为乐,居高而视,指点笑谈,引得升斗小民艳羡不已。但是市井百姓亦有其乐处,或悠游与山林水边,或泛舟与运河之上。其时街道彩灯无数,与月相映,光照如白昼,河灯亦首尾相连,望之如游龙。又有烟花火爆此起彼伏,百艺杂耍极尽所能,男女游人拥挤如潮,不可旋踵,只随势而走,不由自主。

    值此盛世,文人之乐在于交游,在于以文会友,故而多有结社宴饮聚会等雅集,今次的元宵文会也属于这一类。

    今夜的鳌头矶张灯结彩,各式各样的灯笼悬挂其上,灯火通明。

    张籍和张百万同到鳌头矶登上高台,凭栏远望,但见上元夜的临清城一片繁华,夜市人也多如牛毛,一番繁华宛如不夜之城。

    不是真正来到这个年代,相比于后世临清的落魄,很难想象这种朝代的城市也能繁华如斯,这还仅仅是一个州城而已,往上还有省城、京城,这时天子脚下的北京城会繁华到什么样子呢?张籍不禁心向往之。

    当然,这种繁华是古色古香的繁华,和现代那种繁华是不同的,但却更为震撼。

    张籍两人踏入高台上的大厅中,几十张案几分两侧摆放在厅中,又有几张案几笔墨纸砚齐备,许是等着有人题字作画的。入内士子,有侍者躬身相迎,有婢女端着果盘点心往来穿梭,这排场之宏大足见张家财力。

    说是临清城的士人相聚,其实并不仅仅限于城中,下辖各县及邻近各城也有慕名而来的,比如张籍就在席间看到了东昌书院的学子,这会儿各处的士子互相打着招呼,聊着天。张籍和张百万则寻了一处案几比邻而坐。

    主持文会的乃是周学正,这一地的文教兴盛与否也是学正的政绩,故而其也热衷于各式雅集。

    此次文会,清渊书院的希伊先生身为临清士林的标杆人物自然也要到会。

    不多时,希伊先生和书院几位讲郎踏入厅内。

    周学正起身相迎笑道:“希伊兄何来迟也!莫非这鳌头矶的秋露白不对你的口味?”

    希伊先生笑着见礼:“上元出游之人颇多,街道上摩肩接踵,车辆通行艰难,不免在路上耽搁了,鳌头矶的秋露白我当然求之不得,只盼周兄给书院多送上几十坛。”

    “希伊兄此言差矣,我州学之地乃是穷衙门,哪有几十坛,我个人赠与一坛都极为肉疼。”周学正哈哈大笑道。

    说话间,清渊众人落座。周学正站在厅前环视一番,案几均已满座,还有不少站着的,得有七八十人在。

    周学正双掌一击,众人纷纷安静下来向堂前看去。

    只听周学正微笑道:“今日上元佳节,又是一年的文会。去年我等在此聚会,研习仁义之道。今年的话题……”

    周学正微微顿了顿,目光落在身边的希伊先生身上,“年前我曾观清渊文集中,有一篇《为学》之文,其文章简短,但通俗易懂,琅琅上口又发人深省,此文我与几位友人甚嘉许之。今日便以‘求学、立志’为题,以我中州士子试之,其形制诗、文、辞、赋皆可。”

    元宵文会并不是书院的考核,有激烈的竞争性质,更多的是娱乐联欢,众乐乐而已。若是把话题设置的太偏僻艰难,应声者寥寥就尴尬了,以“求学、励志”为题,这样的难度适中,每个读书人都有读书感悟求学心得,几乎皆可以说上几句,这是一个极为妥当的话题。希伊先生对这个选题也甚为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周学正给出了题目,堂下士子们闻言讨论声渐起,其中话题围绕着在求学立志,也围绕着《为学》的作者——解元郎张籍。

    这各地的学子书生齐聚一堂,地域大了,文人相轻的臭毛病就彰显,他们可不念着“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什么的,各个县城甚至各镇的学子书生抱团,在文会开始之前,一些小团体就对其他县镇的学子书生看之不起,明争暗斗没有消停。

    张籍此刻也能感受到空气中那微微不同寻常的气氛。

    这个事情周学正等主办人其实是乐于见到,若是一团和气一点比试之心也没有,那这文会还有看点?这会儿他正在和希伊先生对饮品茗,两人皆是微微一笑,各自品茶,观察着堂中士子的表情、神态。

    文人当效君子之争,君子温润如玉,温和如水,但这绵柔温和的比试,也是竞争!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种氛围有助于士子们研习经义,提升课业,做学问就是要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不多时,席间酒水已上,周学正一击堂前铜磬,磬声清脆,堂中一静。

    “今美酒已至,吾等先共饮此杯。”周学正举杯遥敬众人,众士子以礼回敬。

    一杯酒罢,周学正环视堂中微微笑道:“既饮美酒,可有佳作?”

    学正发话,堂中一静,便有一人起身出列拱手道:“学生孙佑有诗一首,请诸位先生、兄台品评。”

    若要问文会上如何才能出风头让人记住,可大致归结为开场之作,压轴之作及上佳之作三种,前两种颇有取巧之意,第三种便是以实力胜出。

    这文会第一首诗的风头被人捷足先登,让一些刚刚还踌躇不定的士子有些懊恼。

    “持卷郊野外,任牛斗渠边。只心求圣贤,绝口戒谈天。“这首小诗还算清丽,寥寥数语便将一名在山野中读书士子的形象勾勒而出。

    孙佑自觉所做立志诗还算不错,且在文会上拔得了头筹,遂得意洋洋的又向四周行礼致意,方才入席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