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百三十章 大雪、拜佛

    大雪终究还是到来了,一座座青檐灰瓦的院子沐浴在雪中,树木上堆着蓉蓉积雪、鹅毛般的雪花将临清城装点成一片素白。

    运河水并未上冻,狮子桥下不经意间还有一两艘乌篷船摇橹穿过,张家宅院门前的青石板路被雪花覆盖,干净平整仿佛一张白纸,让人不忍心去踩踏破坏;后院的那口井中向外冒着热气,令人啧啧称奇。

    张籍站在屋檐下看了一会儿院中的雪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回房去叫杜十娘去前厅吃饭。

    里屋少女的闺房整洁素雅,杜十娘正守着一个小暖炉,左手拄着玲珑的下巴,手持簪花羊毫笔写着什么。

    听到张籍进来的动静,少女颇有些羞赧慌乱的把纸笺收了起来。

    “刘妈做好饭了,吃饭去了。”张籍见此又一笑道,“写什么呢,还不想让我看到。”

    “没什么、没什么……”杜十娘把纸笺压在书下,抬起头对张籍道:“籍哥哥,今天下午你要陪我我去大宁寺进香。”

    女儿家心思难猜,不知怎的,杜十娘突然想起了去庙里进香的事情。

    “可是外面雪下得挺大,不如改天……”张籍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少女可怜巴巴的一脸期望的看着自己,心下一软又道,“好啦、好啦,你说下午去,咱就下午去,外面雪大得多穿点。”

    少女一听张籍同意,粲然一笑,宛若花开。

    看到杜十娘的明媚笑靥,张籍一呆,随即回过神来,佳人一笑倾人城,莫不如是。

    “走,去吃饭去。”

    “嗯。”

    ……

    下午时分,厚厚的云层中日光朦胧,雪花依旧纷飞,纷纷扬扬,漂亮、恣意、潇洒……

    一架骡车驶出狮子桥边的这处宁静宅院,身后的白雪覆盖的道路上留下来两道车辙印。大黑骡子喷着响鼻儿,呼出白气,张成戴着厚厚的帽子,一件大棉衣,坐在车厢前面挥着鞭子。

    不多时骡车便到了大宁寺。

    前几天路过此处时,大宁寺香客如云,格外热闹。但今天大雪纷飞,前来上香的人并不多。

    张籍和杜十娘两人下了马车,驻足大宁寺外,但见皑皑白雪,红墙青瓦,青松翠柏,仿若人间仙境。

    许是由于香客不多,洁白的大雪净化了大宁寺往日世俗功利的烟火气。远看这佛门圣地,乃是琉璃世界,清凉洁净,似乎一入此门,外面的世界即恍如隔世,离自己越来越远。那些繁华尘世的纷纷扰扰像足边泥土一般无足轻重,望着金顶、树枝上覆盖着的白雪,错落有致的寺庙在雪中如此的洁净庄严。

    张籍的心中莫名的一片平静。

    这一份心境随着两人踏入寺院,寺内僧人的相迎而消散。

    那知客沙弥见两人衣着打扮华美,知是大户人家前来上香,连忙过来照应。跟在知客沙弥的身后,两人穿过前堂来到第二进院子中的大雄宝殿处。

    张籍取了佛香拜在佛前蒲团上,杜十娘也脱下雪披兜帽,将准备好的功德银子放入功德箱,取来佛香点燃后,恭恭敬敬的合掌俯首,跪在在释迦牟尼佛像前。

    殿外雪花飘落,大宁寺内香火缭绕,随着张籍、杜十娘并肩跪在蒲团上,大雄宝殿两侧跪坐的僧人诵经声渐起,梵音回响。

    张籍双掌合十闭目凝思,心底默念,愿家人安康,诸事顺遂。

    杜十娘合着眼睛诚心诚意的在心底祈求道:“佛祖在上,十娘别无他想,但求此生能与籍哥哥白头偕老,吃再多的苦也是愿意……”

    梵唱之中,两人如是者拜伏三次,起身将佛香插在香炉中,最后回身再次三拜。

    佛前青烟袅袅,殿中梵音阵阵,其香渺渺达九天之上,其音悠悠通佛祖之间……

    出了大殿,行于寺庙石板路上,积雪已被洒扫僧人清至两侧,空中雪花抛散而落,一路到了庙门前,知客僧向两人合十行礼。

    张籍两人出了大殿并未着帽,雪花落在两人发梢,张籍看着杜十娘发间雪花,心里忽的冒出一句话——霜雪落白头,算不算白首?

    一路返回家中,两人靠近依偎,默默无言,从寺庙中归来时的空灵静谧之心还未消弭。

    傍晚时分,雪已然停了。在狮子桥处买的这处宅院,虽然离书院和三元书坊较远,但是胜在安静,雪夜里听不到半点城中的嘈杂,正适合读书。

    书桌上铺开了一大张竹纸,用镇纸押着,张籍此刻正与书房中准备元宵文会时需要的诗文。

    静思片刻,张籍提起毛笔,笔尖在纸上沙沙地响动,一张空白的淡黄竹纸,很快就尽数染上了墨色,吹干了墨汁,张籍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修改了一番。

    几首小诗写完,张籍抬头一看,不知何时一旁的矮几处已放上了小米粥蒸饼和荤素两菜。

    略略一想,张籍就知道了这定然是杜十娘端来的,每次自己读书她都是怕打扰了自己,总是掂手掂脚悄无生息的端来,也或者是自己刚才写稿子太认真没有发现的缘故。

    刚才没看到饭菜的时候也还罢了,这会儿自己正好饿了看到饭菜不禁咽了咽口水。

    张籍就着小米粥吃着,小米粥还有些温热,熬得也是恰到好处。荤菜是炖的鸡肉,张籍拿起勺子一尝,熟悉的味道充满味蕾,张籍一怔,这不是刘妈做的,应是杜十娘亲手炖的,汤色清亮,味道正好。

    纵有千般美味,不及佳人心思,张籍将饭菜吃完,还是意犹未尽。

    吃完饭张籍出了书房到院中走了两圈散散步,舒展身体。月光如水,无风却清冷,令人精神一振,疲倦尽去。

    活动了约莫一炷香时间,张籍返回屋内,路过杜十娘房间时,推开半掩的房门,但见少女正与灯下绣花,神情格外专注,张籍不忍打扰,悄悄的退了出来。

    回到书房,推开窗户透透气,张籍站在窗前,此刻适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些微几点星光闪烁点缀,院中枝叶开着冰花,低头见皓影平铺,仰望观亮银流转,时有佳人相伴,在那月色与雪色之间,另有第三种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