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情之请

    是日天气晴朗无风,在那阳光照射处,可觉颇为温暖,但是偶有小风吹过,钻入行人领口还是令人遍体生寒。

    回城第二日张籍前往书院拜见希伊先生。

    书院今年正月二十才开学,所以张籍来到清渊书院时,院中并无学子,只有未回乡的三五斋夫和一二讲郎。希伊先生像往年一样家中无事之后便回到书院中。

    南山居中,炭盆两只,温暖如春。

    希伊先生和董讲郎相对而坐,手持黑白与棋秤之前,品茗对弈。

    张籍进了房间,见此并未出声,静静的立在两人身边观棋。约莫一盏茶时间后,董讲郎持白屠龙,一眼定胜局。

    希伊先生大笑道:“果然妙棋。”

    “先生承让。”董讲郎也是笑道。

    “张籍,现下并未开学,学子并未来到,这么早到书院来,是来看我们几个老头子吗?”希伊先生放下棋子看向张籍道。

    “三元书坊昨日开门,学生提前做了些安排。”张籍恭声道。

    “嗯……”希伊先生点了点头又道,“我不反对你经营书坊,但是你要知道学业书坊孰轻孰重,可不要因此荒废了学业。”

    “学生受教。”张籍拱手应诺。

    “此次会试,书院不再组织赴考,你们自行前去,从临清州到京师经大运河北上通州再到京城,路途倒也顺当。”希伊先生说完顿了一下又道,“怎样,今年春闱可要前去,准备的如何了?你是怎么想的?”

    希伊先生说着说着就聊到了癸未年会试一事。

    “今科春闱学生打算下场一试。”张籍答道。

    “哦,依我之见,张籍你不过十六岁,这个年纪的解元在国朝已是惊才绝艳,少年得志,难免不稳,不妨先在家砥砺学问,三年后再赴会试,如此更有把握。”希伊先生说道。

    “厚积而薄发,你科场先登,时年尚早,先用三年时间潜心学问,夯实基础,沉潜一段时日再去应试的确是上选。而且我闻方清之等几个你的同年,都打算先游历三年再去赴春闱。”董讲郎点头应和,随即少有的温言道,“当然我和先生只不过给个建议,去与不去全在于你。”

    “多谢先生肺腑之言,但是学生还是想去试一试。”虽然希伊先生和董讲郎都不赞成他立时去考,但张籍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如此也好。”希伊先生见张籍注意已定,笑着鼓励张籍道,“你今次乘着新科解元之势上京赴试,未必不能连登黄榜,少年登第此亦为人生一大快事。”

    “谢先生。”两位先生对张籍极为关心,张籍心下感动连忙行礼致谢。

    “你我师徒不必如此客气,还有什么问题一并说出来,我等也好帮忙一二。”希伊先生温言笑着看向张籍。

    自己此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关于杜十娘的,正好趁此说出来。张籍当即离席站起躬身行礼道:“弟子确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先生成全。”

    “何事?说来听听。”希伊先生见张籍神态颇为郑重,不由得问道。

    “秉先生,弟子这一年来,专心举业,本想会试过后得中进士再考虑与心上人成家之事。不想弟子在中了解元之后,诸事纷扰而至,有些人以为弟子还未成婚,还打起了捉婿的主意,因此弟子打算正月过后便成亲。”

    “哦?这是件好事啊,不知是哪家闺秀入了你这解元郎的眼?又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希伊先生也听闻了一些城中大户意欲嫁女张籍的事情。

    “弟子的心上人并非是大家闺秀,正是身边侍女杜十娘,其原也是官家小姐,只不过年幼时家遭大难父母双亡沦落风尘,弟子初入城时,机缘巧合与其结识微末之间。之后杜十娘在乡间照顾弟子父母甚是周到,与弟子也是一片倾心,有语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弟子想风风光光的将杜十娘迎娶过门,但是其出身低微,并无娘家,所以弟子今日来是请求先生答允收其为义女,以全嫁娶之礼……”张籍就这么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将自己的请求说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希伊先生听完口中低吟一声,看向张籍道,“你说的杜十娘可是那个和你一起参与编纂清渊文集的女子?就是上次我见过的那个女子笔迹,当时还问过你是何人所写。”

    “先生上次问的那女子笔迹,确是出自杜十娘之手。”张籍恭声道,心下还颇为忐忑,若是希伊先生不答应,那就要另想它法了。

    “唔……”希伊先生沉吟一声道,“我未曾见过你说的杜十娘,不过但观其字迹,娟秀轻灵;读其文章,隽永清新,以文笔识人亦可见一斑,再者能得你解元郎看中,想来也是一奇女子。嗯,这样吧,明天下午你带着杜十娘来南山居,观其人后,我再做答复。”

    张籍心下也知道不可能就自己这么一说,人都没见,希伊先生就会答应,这可是收为义女,又不是买颗白菘那么随意,兹体事大,慎重一些是应该的。就算是希伊先生真的同意了,那也还有一应礼节要走。

    既然没有直接拒绝,那就是有机会。张籍随即道:“全凭先生安排。”

    “好了,不要那么严肃,坐下吧。”希伊先生笑着又道,“我家中只有一子,向来在外为官,整年不在家中,若是有缘,收杜十娘这般聪慧之人为义女,也算是为师一件幸事。”

    张籍重新入座之后,希伊先生又笑着提起了方清之的事情。

    “张籍你这里佳期将近,清之的婚期也是定了下来。就在五月中,你会试结束返乡之时或可前去恭贺。”

    “清之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他也是个重情之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做先生的也为他高兴。”希伊先生说完,董讲郎也跟着道。

    “清之大婚之日,弟子定然前往祝贺。”张籍也道。

    之后的话题围绕着张籍的几个书院同年的近况展开,书院几个新科举人的日子都过得不错,原本家中条件差的现在都是身家颇丰,家世本就好的,更上一个台阶。

    读书果然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