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处世上,身不由己

    虽然几个伙计对张籍的这一精装书方案的前景不大看好,但是听到想出好点子有奖励,不禁纷纷仔细听起来。

    “听到这,诸位可能认为我张某提出的精装书计划是个吃力不讨好,赚不到钱的路子。”张籍说着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忽的又道,“张兄,你往常所见豪商大贾是否喜好附庸风雅?在其居所是否常见到名人字画等物?”

    张百万一听下意识的道:“确是有这么回事。”

    忽的他又仿佛恍然大悟一般拍案喜道:“原来如此,张兄与商途一道果然鬼才是也!这都能想道!”

    张籍笑着点了点头道:“张兄这下知道做精装书有前途了?”

    “是啊,我怎么就想不到呢。这精装书一般读书人自然是用不到,但是迎来送往间不失为一件珍贵风雅的礼物,既然是礼物,又有几个人在乎多花几个钱呢!”

    “好了,这个话题就打住,剩下的具体方案,张兄咱们之后再说。”张籍笑着止住了张百万的话头。

    再往下就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不好宣置于众,比方说书坊对精品书编号出售,书号靠前就贵;再比如说对所售书籍发行限量版,提高人们的购买欲;还有最重要的是不记名售书,提供回收服务,无论是谁拿着自己书坊出售的特定精装书籍都可以前来折价退换,满足一些官员不足道的心思……这些都是书坊的一些销售机密。

    “好了,说完发展方向,我们再来谈谈阶段目标。”张籍敲了敲桌子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又道,“根据去年的销售情况,每个月的净利润约四百两。今年分为四个阶段,每一季三个月是一个阶段,第一阶段目标净利润一千五百两,第二阶段两千两,第三阶段两千五百两,第四阶段三千两,全年合计玖仟两。按照我说的办法,只要诸位齐心协力,完成绝对不是问题。”

    定下目标后还要给出绩效奖惩,这是张籍后世从事销售工作时常见到的办法。

    只听张籍又道:“每个阶段完成有达标奖,超出有超额奖,当然完不成也会有处罚,具体的细则散会后,王掌柜给大家念念。”

    初时听闻达标有奖,诸人皆喜,又闻完不成任务有罚,诸人皆是凛然。

    “好,今天就说到这,这新年刚开门,需要收拾的地方不少,诸位去忙吧,有什么事情再另行通知。”张籍言罢,老张头父子和四名伙计应诺后退了下去。

    “走,去后面雅间,这细节上的一些问题,还需要在说说……”张籍出言,带着张百万、王掌柜和张卫来到雅间。

    这一番长谈直说道日头正午,几个人经过张籍对未来发展的分析,都对书坊充满了信心。

    弟弟张卫留在了三元书坊,张籍从书坊返回家中蹭的是张百万的马车。

    “张兄,会试之前我打算把婚事办了。”马车上张籍靠在一侧说道。

    “哦?是哪家的千金?我怎么没听到风声,贤弟这事瞒得好紧呐。”张百万顿时来了兴趣。

    “不是哪家千金,张兄也见过,是杜十娘。还得谢过张兄这个媒人,若无张兄帮衬,我和十娘怕是谁也不认得谁……”张籍笑着说道。

    “啊,贤弟可要想好了,虽然杜十娘是个不错的女子,但她出身……贤弟可确是想好了?”张百万话说了一半,自觉失言,改口没有说下去。

    张籍闻言点了点头。

    “贤弟果然是怜香惜玉之人,我自愧不如啊。”似是想起了什么,张百万一脸怅然的看向车厢顶。

    “张兄?张兄?怎么了?”张籍见张百万面色不对,不禁出声问道。

    “没事,我很好,只是想起了原来的一些事。”张百万收回目光看向张籍道,“贤弟能看上杜十娘也是他的福分,解元夫人啊,这是几世修来的,她原来那些莳花馆的姐妹若是知道了,定然艳羡不已,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杜十娘的际遇。”

    “那为兄就恭喜贤弟喜得佳人了!婚事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和我提,这媒人啊。聘礼什么的我手下有人都熟悉。”张百万又恢复了那大包大揽的性子。

    “谢过张兄,到时候少不了叨扰。”张籍笑道。

    两人说话间,马车已然是到了狮子桥处,张籍拱手作揖两相辞别。

    站在桥上看着远去的马车,想起张百万刚才的表现,张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张籍心道。

    回到家中,刘妈早已将午饭做好,一家人就等着张籍回家吃饭。

    “十娘,以后不要等我,你们先吃就行,看,这饭菜都凉了。”张籍看到杜十娘在桌边等着自己,有些心疼道。

    “是我要等哥哥回来的。”杜十娘一双美目看着张籍道。

    “以后不要这样了,我在外面有事,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不按点吃饭可不好。”张籍向杜十娘说完,又向屋外喊道,“刘妈,把这些饭菜热热。”

    “是,老爷。”刘妈应声而至,将饭菜端走加热去了。

    “十娘,你可知我那张兄,也就是张百万,原来有没有心上人?看他比我大了这么许多,按时下风俗,他这么个钻石王老五早该成家了啊!”左右是无事,张籍想起张百万今天的异常,向杜十娘问道。

    “什么是钻石王老五?我不记得张大公子有这绰号呀。”张籍一时说顺了嘴,杜十娘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啊,钻石王老五,就是身家丰厚的没成家的男子。”

    “这事儿,我还真知道一些,都是在莳花馆时听几个姐妹说的。张大公子早些年曾在我们莳花馆中有个相好的姐姐,名叫梅娘。”

    杜十娘想了想回忆道,“那时大公子才十四岁吧,梅娘姐姐大他四五岁,自被他的一帮朋友撺掇着到了莳花馆迷上姐姐后,几乎每天都来。当时,馆中姐妹们都羡慕的不得了,认为她攀上了高枝,只有梅娘姐姐不这样认为,一再推辞不要大公子再来找她,怕耽误了大公子的前程,说些配不上他之类的话。大公子当然不听,就在他要为梅娘姐姐赎身的时候,这事终于被大公子父亲得知了,大公子父亲对他迷恋馆中女子身为恼怒,不仅将大公子禁足了半年,还把梅娘姐姐买下来,卖到了很远的地方。在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当时这个事情闹得很大,城中几乎人人知道。”

    “原来如此……”

    人处世上,身不由己,张籍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