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癸未年发展规划及纲要

    张籍一行人,初八返城,上午到了狮子桥住处自然是先洒扫一番,这半个月没人,桌椅上落了一层灰。

    收拾完毕,张籍便和张卫向三元书坊赶去。新年新气象,书坊中有很多事务亟待安排。

    不多时两人到了三元书坊,此刻的书坊门口,一地鞭炮的红纸屑,高大的门头上嵌着一块挂着红绸的黑底金字匾额,“三元书坊”四个厚重的隶书赫然其上。门楹左右两幅对联,上联曰小小店堂,诸子百家皆过客;下联为皇皇寰宇三才万物入奇书。不消说,这幅对联也是出自张籍的手笔,是在年前离城时提前写好的。

    满地红纸屑,左右新对联,显得格外喜庆。

    张籍推门而入,许是刚刚今天刚刚开门,这会儿店内并无顾客,只见张百万和王掌柜靠在火炉旁的桌旁喝着茶。

    “贤弟,来这边。”张百万招呼道。

    “东家,您来了。”王掌柜见到张籍进门,笑着起身迎到。

    “坐坐,别客气。”张籍坐下后又道,“店里人都来齐了么?”

    “齐了,齐了。”王掌柜起身给张籍倒上茶水,恭声说道。

    “那好,抓紧吧,正好现在店里也没客人,前厅这儿挺清净,把大家伙都叫过来,到我给大家开个会,说说咱今年的计划。”张籍笑着说道。

    “好嘞。”王掌柜应声吩咐身边的伙计去叫人了。

    “这又是开的什么会?怎么,贤弟又有什么好点子了?”张百万现在对张籍口中说出的“开会”二字不再是一头雾水了,相反还颇为期待张籍说的这个“会”,因为每次张籍开会都有新的经营点子,每次会后三元书坊都会有一次急速发展。

    张百万初时参与书坊经营的不过是玩票性质,随意为之,但随着书坊的盈利渐多,他也越来越重视这一块,在张籍的指引下,这三元书坊已经成为他在父亲面前露脸,施展才华的舞台。

    不多时,书坊的全体员工就聚集到了前厅。

    这大明万历十一年三元书坊开年例会的参与成员有:东家张籍、张百万,经营掌柜王保、制版刊印掌柜张卫,雕版匠人老周头父子,另伙计四名,合计十人。

    “就近搬把椅子坐下吧。”张籍笑着招呼众人入座,随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册子,这是过年在家时他整理的万历十一年书坊发展规划及纲要。

    年前放假时那丰厚的年终奖的余威还在,无论是老员工还是新来的伙计都对张籍甚是恭敬。

    “好了,闲话不多说,今天开这个会的目的就是制定今年书坊的发展方向、阶段目标以及达成目标所需的途径。”张籍话音一落,看到众人有些茫然,许是不明白张籍说的几个词的意思。

    对此张籍也不着急,仍旧平心静气的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发展方向就是书坊的经营方向。”

    张籍略作停顿,目光扫视众人,随后道:“经过对去年书坊经营状况的分析,我决定今年书坊在售书方面采取以教辅书为主,自由阅览书吧为辅的经营策略。另外礼品方面在保留原有的笔、墨、纸、砚、书、画等纪念品的同时,试行精装书籍的印制销售。”

    听了张籍的话,众人一阵小声议论,张百万忍不住出声问道:“贤弟,你说的以教辅书为主、自由阅览为辅这两条我明白什么意思,保留原有的纪念品这事我也清楚,可这试行精装书籍是个什么意思,书本的质量好也罢,一般也罢都一样是用来看的,精装就是刊印包装精美么,那成本不就上去了,有便宜的谁还会来买贵的……”

    其余在座诸人也是纷纷点头,是呀,同样的内容,都是用来看的,有谁会去买贵的精装本呢。

    “这个问题,张兄问得好。”张籍早料到众人会有这反应,当下笑着解释道,“张兄,刚才说的对,精装书籍就是无论在材质、印刷质量还是外观上都是极为精美,极其奢华的意思。”

    “首先是这纸,普通的竹纸不能使,一般的宣纸也不能用,要用就用歙州澄心堂纸,或饰以淡雅云纹,或饰以华丽洒金;这墨也要用徽州松烟墨,使人翻开书本便能有墨香沁人之感;还有雕版,平常我们都是一块板用上几十上百次才换,这精装书籍为保证字迹笔划清晰,我问过张卫,最佳状态是二十次一换,那我们就暂定二十次一换……”

    张籍滔滔不绝的说了一番关于精装书籍的材质及印刷问题,听得众人是目瞪口呆,心中都在打了个问号,这还是书吗成本得要多少。

    就在张百万等人以为张籍已经把要求说完之时,不曾想张籍又道:“上面说的这些都是细节上的问题,这还算是最重要的……”

    这样苛刻的要求还是细节上的、不重要的问题,那么重要的又是什么样的呢!厅中坐着的诸人一时间心里都是如此想着。

    只听张籍道:“人们看书最先看到的不是里面的内容,而是什么?对,就是封面!也就是那个外包装,什么叫精装书,关键就这个第一眼就能看到的外包装上!首先外包装的材质不要拘泥于纸张,上好的羊皮、牛皮,薄薄的花梨木板,铜制的书壳……什么值钱,什么稀有就用什么。还有这个设计不能千篇一律,既要华贵又要厚重,小柱,对就是你,把这个事记下来好好想想。”

    张籍说话间点了老周头小儿子周小柱的名字,现在的三元书坊的钤记标志就是出自这个聪敏机灵的少年之手。

    “最后有一点,围绕着这精装书的周边产品开发也要下足功夫,比方说这个东西。”张籍说着从案上的小册子中抽出了一片小巧的金叶子,薄薄一片散发着财富的光芒。

    众人一看,这不就是个金叶子吗,什么时候高雅的经义书本要这等俗物来陪衬了?

    张籍展示了一下,随即把金叶子插到一本书中,朗声道:“表面上看它确是一个金叶子,但实际上这却是一个书签,材质上可金,可银……”

    “类似的设计,我这有一些心得想法,都写在了这小册子中,等会儿小柱你看看,另外诸位也要群策群力,有切实可行的点子,我和张兄作为书坊东家自绝不吝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