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三章 冀永贞之行

    正值过年,冀家子弟多在家中,冀夫人的丫鬟不多时便回到了这处花厅,身后跟着正是冀永贞。过年这些天冀永贞想来是吃了不少好东西,白白胖胖的脸好似又大了一圈。

    “永贞拜见姑父、姑母,不知有何吩咐。”到了厅中冀永贞向冀千户和冀夫人行礼道。

    “你书院中是不是有个同窗名叫张籍,也就是去岁的山东乡试解元郎。”冀夫人开口问道。

    “确是如此,永贞和解元郎还曾同在一个寝舍。”冀永贞恭声答道。

    “那你对他可是熟悉?”冀夫人又问。

    “熟悉,姑母可是找张籍有事?”冀永贞也听说了冀夫人差人去张家提亲的事情,难道和这个有关?此刻他的心中不禁想到。

    “那张籍和他家中是个什么情况,你且说一说。”冀夫人将手中丝帕掩到嘴边轻咳一声道。

    “嗯,籍兄家中父母俱在,有弟弟妹妹各一人,对了,还有一从莳花馆中出身的歌姬,是籍兄初到城中读书时与人打赌赢回来的,据说也曾是官宦人家小姐,只不过家中蒙难,不得已沦落风尘,现在这歌姬被收在其父母身边当做养女,侍奉与其左右,许是当做养媳的,且籍兄与其关系甚佳,院试后一直同住与城中……”

    冀永贞看着冀夫人的脸色变化,猜到她的用意,故而将关于张籍和杜十娘之间的事情说的极为详细。

    “不过是个歌姬罢了。”冀夫人听完,低语一声,又道,“永贞咱都是自家人,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姑母有意将你文儿妹妹说与你那同窗,可是这媒人自去讨了个没趣,还言道张籍轻慢咱冀家。你姑父说那刘大媒婆搬弄是非,是否如此还得要你去一趟问问看,若是没有这事,还能做成亲家,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冀永贞自是知道姑母打的是什么注意,但是张籍和杜十娘两情相悦,自己在书院时也多有耳闻,这一去可是里外不讨好,当下便犹豫起来。

    “怎么,难道是咱冀家配不上你那同窗?还是永贞你不愿意去?”冀夫人看了一旁的冀千户一眼,向冀永贞言道。

    若是单论此刻的身家和人脉,这桩婚事要是成了,冀家嫁女算是下嫁,张籍算是高娶,但是在大明社会不能这么看。

    这太平年景中,武人的地位是远远不如文人,冀千户和夫人知道自家是武职起家,一直被贴上武夫的标签,就算是官至千户也成不了书香门第,冀千户夫妇之所以要将女儿嫁给张籍,其主要目的是想改变自家在官场中的观感,得到朝中文官集团的赏识才能有所成就啊,这是冀千户长久以来总结出的经验。

    看看戚帅是如何能成事官至蓟州总兵,又如何失势贬谪广东的?得势只因有张居正在朝中时文官集团的支持,失势不过因为张居正的离世。武人现在早就没了开国之时的显赫,现在不过是文人手中的一把刀而已,这其中关窍,在行伍官场中跌爬滚打多年的冀千户看的极为通透。

    而张籍正好是本乡本土之人,年纪轻轻得中解元,只要不犯大错,这前途可期,循着往时国朝神童的例子,将来入阁拜相成为文官之首也不是不可能。

    这么个好机会,冀千户夫妇怎想错过,也因此虽然已经是失了面子,但是还要让冀永贞再去一趟。若换做别的人,直接点兵去讨那当然是夸张了,不过几双小鞋丢出去让张家不顺当还是很简单的。

    听得姑母的声调变得严厉,冀永贞又看了看姑父冀千户,见他的样子是默许了冀夫人的做法,冀永贞只得拱手道:“永贞这就去。”

    “嗯,也不忙紧着今天就去,明后天去也可。”见到冀永贞应了下来,冀夫人面色缓和温声道。

    冀永贞再次应声,行礼后退了下去。

    回到自己房间,冀永贞看了看外面天色,今天阳光甚好,冰雪消融,是个好天气。

    还不如今天就去籍兄处,问清楚之后回复姑父姑母,也算了了一件心事。冀永贞想到此,当下叫来家中的一辆骡车,向仓上村赶去。

    新年新气象,冀家的马车被车夫打扫的干干净净,虽不似张百万家的马车豪华,但其车内矮几暖炉靠枕等俱全,胜过车马行租用的许多。

    若是往日乘车出去游玩,那定然是个好差事,但今时是奉了姑母的命令去张籍家中打探,一方是长辈一方是同窗,两相为难下一路上不禁长吁短叹。

    上次冀永贞曾跟着书院同窗前来向张籍祝贺高中解元之喜,这路途倒也熟悉。不过到了仓上村口,看到那初次见到的解元牌坊,心下还是一阵艳羡,解元门第啊,自己何时能有此功名。

    马车入了村,不多时便到了张籍家门口。现在的仓上村的乡亲对外来的马车已是不再好奇,盖因自张籍家发达之后,各式各样的车辆往来极多,见怪不怪罢了。

    张家是新修的门楼,黑漆铆钉大门上方嵌着一块解元匾额,两个厚重的金色大字向所有来此拜访的人昭示着主人的身份。

    冀永贞下了马车,执起门环叩击几下,边见大门一开,出来一个童子,冀永贞也是认得,眼前这人就是张籍的小随从张成。过年时节来拜访的人多,张籍身边也没什么事,就把张成安放在门口小屋内守着个炉子,当起了小门房。

    “原来是冀公子,可是前来找我家老爷的?快快请进。”张成见是熟人,笑着将冀永贞迎进了大门。

    “这,不用通报一声么?”冀永贞有些踌躇,他今天被姑母派来做那恶客,本来就心绪不定,又被进村时的解元牌坊和现在大门上的解元匾额冲击了下心神,这会儿到了地方竟显得有些拘束。

    “老爷吩咐过了,若是他的同窗好友前来,不必通传,直接进来即可。”张成热情的解释了一句,便带着冀永贞向张籍的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