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一章 媒人上门(下)

    却说这刘大媒婆上门来,直接就要给张籍说媒,见到杜十娘后又把她误认成了张家小妹提出要给杜十娘找个婆家。一度把场面上整的十分尴尬。

    这也得亏张父张母原来都是老实巴交的村里人,这乍富以来还没养成富贵人家的派头,若是别家,定然要命仆役将这刘大媒婆给轰出去了。上门提亲说媒也不打听好家里什么情况,有这样的媒婆吗!

    只见张父摇了摇头道:“刘大姑,自打我家籍哥儿中了解元以后,不止你啊,乡亲们的介绍咱就不说了,只说那陈庄的陈大媒婆,吕庙乡的周大媒婆,甚至临清城的王大媒婆都来过,若是凑巧,这都可以凑一桌打麻将了。”

    “那张老爷是怎么回她们的?”

    虽然刘大媒婆听出了张家的不愿意,但还是不死心,哪个媒婆没有个死磨硬泡的功夫,没有明确拒绝就有可能,明确拒绝了也不是没得商量,媒婆们的韧劲还是值得一赞。

    “都说这媒人口.无量斗,能把活人说死,也能把死人说活,你的话我可不敢信。我家阿籍往日不曾得中解元时也没见人登门,现在倒是一个一个的都来了,你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若是你给我们家张卫说亲,我开大门迎你,阿籍就算了。还有,这是我家干女儿,平时一直照顾我家籍哥来着。”

    张父这边还没说话,却是张母就开口了,不仅明确的拒绝了刘大媒婆,还近乎直白的告诉了她杜十娘的身份,让她打消对张籍的念头。杜十娘听到张母的话,一张俏脸顿时喜若花开,心里如喝了蜜一般极为妥帖舒服。

    “这……”刘大媒婆脸色一红,话语断续一句又道:“但这又有句话叫无媒不成婚不是,这周边十里八村,甚至是临清城里凡经我撮合的婚姻,夫妻和美,儿女盈床,家和业兴,姻亲益彰,大婶子可别我当一般媒婆来看,再说大婶子你可知谁给籍哥儿来提亲了?”

    “刘大姑,休要再说了!”张父见刘大媒婆还说个不停,有些着恼。

    “张老爷,你先听嘛,是在老赵庄驻着的卫所大爷,千户冀大人家的千金,城西冀家知道不,那就是冀大人的本族!”刘大媒婆嘴快,直接说明了自己是受谁之托而来。

    这千户的名头还真把张父张母给唬住了,自古民不与官斗,何况还是个掌了兵权印把子的千户官!

    刘大媒婆见此,借机又说道:“这绝不是骗你们,虽说冀大人是个武人,但这冀家小姐,可是远近闻名的小才女,非但没有官家小姐的娇气,还知书达理,正是籍哥儿的良配!听闻她从小就算过命,很有旺夫运,谁要娶了她,那可是大福气。”

    “还有,”刘大媒婆上前一步,又道:“平日向冀大人家求亲的都踏破门槛了,但冀家一直都不答允,这回冀家看上你们家籍哥儿了,还托我说,若是你们允了亲事,不说奁妆,就临清城西的屋舍铺子,就送你们一溜门面!那可是一溜十几间门面啊,光收租就抵得上几百亩良田。张老爷,你这可是要想好啊,这可是冀家啊!若是两家结亲,对咱家籍哥儿将来也是有好处的,冀家在朝中可是有人做官的……”

    “这可如何是好,这冀家可是怎生得知我家阿籍的。”张母也有些慌神,一旁的杜十娘更是泫然欲泣。

    自觉的占了上风,刘大媒婆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得意洋洋的道:“好似那次前来贺喜的兵丁中有冀大人的亲随,回去就说与了冀家听……”

    堂屋和张籍的书房不远,这边的说话声早就惊动了正在读书的张籍,听到这刘大媒婆拿冀家和冀千户来压人,张籍起身推开门大步走了过来道:

    “你这是哪来的婆子,怎敢在这里胡诌,我有同窗便是冀家嫡系,可不曾见你这番以势压人。那冀千户我虽未见过,想来也是明理之人,怎么派你个婆子来乱嚼舌根。今次好叫你得知,我张籍已是定了亲的,你面前的这个姑娘便是!”其实就在张籍回家的这一段时间,张父张母和张籍已经说起了杜十娘的事情,张父张母对杜十娘很是满意,张籍也是如此,一家人已经把杜十娘当做张籍的妻子来看待了,所差的就是个结婚仪式。张籍是打算在今年会试之后再送出喜帖完婚的。

    看到张籍走了过来,张父和张母仿佛也是找到了主心骨,只听张母拉着杜十娘的手说道:“刘大姑,直接说与你听,我们家十娘可是照顾了我和他爹老两口许久,甚是可心;她与阿籍相识于微末,一起吃过苦,共过糟糠;而且她也曾是官宦家小姐,若是应了你,那冀家小娘子进门,我们家十娘往哪里放?”

    刘大媒婆还是不想放弃,强自说道:“这好办啊,我回去和冀大人那说说,冀府不介意你们家十娘做妾啊,冀家是大户人家,必是极有肚量的,那冀家小姐也是知书达理,若是嫁入张家,想来必不会为难你们家十娘……”

    不知什么时候张卫听到这边动静,也走了过来,他听了几句掺话道:“不如这般吧,冀家这些嫁妆咱们也不要了,冀家小姐嫁到咱们家来做妾好了如何?这办法可两全其美吧!”

    刘大媒婆翻了白眼道:“卫哥儿,你好不知道理,哪里有冀家小姐做妾的事?就是读书人的清白姑娘家,也断然不会去做妾的!”

    张籍一听将茶杯重重放到桌子上道:“你这话说的,冀家小姐不能做妾,读书人的清白姑娘家也不能做妾,我们家十娘就不是清白家女子吗?她就能作妾吗?”

    张父当下也道:“刘大姑,你也别说了,话给你撂下了,你要给我家阿卫说亲,我欢迎,若是给阿籍,免谈,我是乡里人也知道大丈夫富贵不易妻这么个理,我可不想以后自家儿子被人说是那戏文中的陈世美。”

    “刘大姑,夜深了,请吧,不送!”

    老实人一生气,这话也硬气了不少。

    刘大媒婆见无法,只得悻悻离开了,至于她如何向冀家人复命,那就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