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章 媒人上门(上)

    过了除夕便是初一,癸未年的大年初一在一场大雪中到来。

    雪向来是一个很美妙的事物,在民间更把雪当成一种征兆,预示着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吉祥如意、幸福安康等等。下雪能带来无穷的乐趣和激动,尤其是在这“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新年之日。

    落雪的乡村,不需墨染,便是一副诗意的画卷。在这辞旧迎新之日,乡间童子们换上新衣,不再贪恋温暖的被窝,嗷嗷叫着呼朋唤友外出玩雪去了。不一会儿,洁白的雪地上落满了小脚印,一时间,冻得红扑扑的熊孩子便将一片洁白的画卷弄的跟狗啃猪拱似的。

    有点起爆竹,再雪中燃放的,爆竹声声雪花四散,伴着孩子们惊喜叫声,好不热闹。更有调皮的熊孩子,趁小伙伴们在树下的时候,猛的一踹树,便嗷一嗓子跑开了,看着小伙伴们被落雪砸成一个个雪人,便笑的屁颠屁颠的逃开。再然后,便是被小伙伴报复的掀翻在雪地上,滚作一团,笑声四起。

    漫天雪花落地之后,孩童们自有其玩乐处,家家户户的大人们也没闲着,他们需要出门拜年。初时不过一两个人,后来便是三五成群,最后便是十几人几十人的队伍,随着拜年队伍的逐步壮大,走家串户间一声声“过年好!”道出了邻里之情,乡人之谊。

    张籍和张卫跟着队伍去了几户拜年,不多时便被张父差人唤回家中,原因很简单,来张籍家拜年的乡亲们满的院子都快站不下了,都是来看解元郎的。

    如此张籍和张卫就被拜年的人们拴在了家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张籍迎来送往,叔叔大爷的招呼着,脸都快笑抽抽了。

    相比于张籍这边的劳累,张父倒是乐在其中,今年来拜年的人数之多,让他倍感自豪,在张父看来,祖宗庇佑自家儿郎有了出息,身为后人自当发扬祖先香火,今日前来张家拜年的人们众多,案头供奉香火鼎盛,祖先今人相得益彰,各有荣焉!

    大年初一就在这般热闹中度过。

    年初二,张籍破天荒的睡到了日上三杆才起,昨天真的是太累了。

    这才刚起床不就,就见母亲端着针线筐过来了,拿着一堆外套在张籍身上比了比,然后用剪刀剪裁了两下,便坐在床边给张籍赶做新衣服了。

    “娘,你都给我做了三套新衣服了,这正过年的时候,还是歇歇吧,别做了,这已经够穿了,就算是真的不够,等我去城里的成衣铺子买几身就行。”张籍站起身对母亲说道。张籍心疼母亲连日给自己做衣服,黑眼圈都出来了。

    “你懂啥,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看你原来的那几身衣服都已经短了。还有咱家虽然条件好了,但也不能浪费,能自己做还是自己做,我看那成衣铺子里的衣服还没你娘做的好。呶,这一身是开春时候穿的,我儿已经是举人了,没有几套新衣服怎么成,可不能让人瞧不起……”张母边念叨,手中针线不停。

    阳光下,那衣服额针角整齐又细密,如鱼鳞一样。保证衣服又耐用又结实。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

    看着母亲鬓角的白发,张籍眼角有些湿润。

    ……

    晚上饭后,张籍回书房读书,张母在里屋和杜十娘点起一盏油灯,一起做着衣服。夜里白日喧闹已过,张父正打了盆水靠在火盆旁泡脚。许是原来劳作过度的缘故,张父时常腿脚酸痛,这在冬日里尤甚,在张籍的提议下,张父试了试泡脚这一缓解病痛的办法,这一试就成了习惯,几乎每天都要泡上一阵,若是那天忘了,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忽的张父看见窗外有人影,不由得问道:“谁啊?进来。”

    “老爷,是我。”门外传来老张头家的说话声。

    “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去休息,有事说话。”张父擦了擦脚,趿拉上靴子站起身说道。

    老张头家的推开门进了堂屋,站在门口说道:“老爷,大刘庄的刘大媒婆来看你了。”

    “刘大媒婆?”张父皱眉问道。

    “是啊,就是大刘庄那个,老爷要不要见,不见我就去回了她。”老张头家的恭声说道。

    “这么晚了她来作什么?想给我们家说媒吗?”张父嘀咕一声,又道,“让她进来吧。”

    “好嘞。”老张头家的当下退了出去。

    当下一身穿花袄,头戴黑色绣花包头的婆子走进来,来人正是刘大媒婆。

    这刘大媒婆一见张父就行了个礼道:“张老爷万福。”

    张父坐在椅子上也没起身,向刘大媒婆问道:“这么晚了,刘大姑来我们家做什么?”乡人们有时也称刘大媒婆为刘大姑。

    只见刘大媒婆闻言一抖手中的绢帕,笑着道:“不是大姑我说,张老爷,你家有喜事了!”

    “哦?什么喜事?”看了一眼刘大媒婆道。

    “自是有富贵人家向你家说媒了。”

    “怎么了,有人给我们家张卫提亲了?”

    “那倒不是,是给你们家籍哥儿说媒来了。”

    听到这,张父忽的向里屋喊了一嗓子:“孩儿他妈,又有给咱家阿籍说媒的了。”

    话音刚落,只见杜十娘搀着张母走了出来。

    “大婶子,过年好。”见到张母,刘大媒婆又行了个礼,抬头忽地又看到杜十娘,只听她哎呀一声道:“好个俊俏的小娘子,大婶子这可是咱家幺妹,许久不见怎生的这么标志。我这可有几个城中大户的请托,都说这千里姻缘一线牵,要不,咱家幺妹的事,就包在我身上,定然给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

    这刘大媒婆误把杜十娘给认作了张家小妹,说媒的职业病发作,这一会儿功夫说了一箩筐话。但是眼见着张母和杜十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刘大媒婆话音渐渐小了,干笑两声道:

    “大婶子,我说的可是哪儿不对……”

    呵呵,刘大媒婆的这一番话这就如拍马屁拍到了蹄子上,贼销赃遇上了被偷的苦主,哪儿都不对!

    一时间这堂屋里十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