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九章 醉人的年味

    刚回家的这些日子,张籍就再交游和写对联的日子中度过,时光飞逝,这天已是除夕。

    这天一大早,整个村子家家户户都忙碌起来,张籍家也不例外,这算是张籍回到大明后第一个在家中过的除夕。首先是打扫卫生,清理院落,此谓之辞旧迎新,张父张母还是闲不下来,也帮着动手,全家人齐上阵完成这清扫工作。因为明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按照乡人们的说法,初一就不能再扫地了,以避免把“财运”“福气”扫走。

    打扫完卫生,就是贴春联了,小妹跟在张籍的身后,看着老张头家的两个儿子——张大和张二搬着凳子上高就低贴春联、粘年画。

    “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人家福满门。横批:岁岁平安。”这是张籍为自家大门写的春联,寓意家人安康幸福吉祥。

    说起来这一副对联,在当今的大明流传很广,原因很简单,这是嘉靖十一年的状元林大钦所写,后世常说名人效应,大明朝的名人每三年一科的状元当之无愧。

    贴完对联还有杜十娘的剪得窗花,这是张籍第一次见到少女还有这般手艺,手中剪刀在折好的红纸上沿着奇妙的线条行走,不多时便是一张精美的窗花,或为年年有余,或为抬头见喜。

    收拾完这一切,整个张家的院落干净整洁,配着鲜艳的红色,吉祥的话语,浓重喜庆的年味扑面而来。

    除夕中午的团圆饭可谓是一年中最盛大的午餐。

    看到老张头家的和张母杜十娘一起置办的饭菜,张籍脑海中油然浮现出一句诗: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看那餐桌上,碗大盘深,菜量十足。

    炸的翘起的红烧鱼,寓意富富有余;飘着一层清亮黄油的坛子炖土鸡,寓意吉祥如意;颤巍巍嫩白的豆腐配着自家地里的白菘,浇上一两瓢肉汤,喷香扑鼻,寓意幸福发财;张籍从城中带来的粉条,泡得松软后,配着肉末一拌,好一道蚂蚁上树,寓意人长寿,运长久;还有一些家常青菜,蜜饯果子也上了几盘,桌上再配一坛家中自制的老酒,端的是让人大流口水。

    这一餐饭,老张头家也一并参加。

    记得张百万说过,在城中商贾人家,在这团圆饭上也是要宴请手下伙计的。如果主家端酒向伙计敬酒道声“辛苦了”,并当即把该付的工资全部付清,就表明第二年你被解雇了,吃完这顿饭后就卷铺盖卷走人;如果主家一再地向伙计敬酒,席间不提结账之事并谈好下年的待遇,说明主家会继续用你。

    张百万对张籍说这些时,是当做一个笑话来讲的。但是张籍却听出了这穷苦人的不幸,心下一点也不轻松,因为对这些伙计来说,这是一顿决定下年命运、提心吊胆的午宴,令人生出些许酸楚。

    中午酒足饭饱之后,还有一件事马虎不得,这就是祭祖了,这个祭祖并不等同于张氏家族那样声势浩大的祭祀,而是各家的家祭。

    只见张父郑重地将家谱悬挂到堂屋对门的墙上,称作“请宗谱”,并请祖宗牌位、设香案、摆供品,置烛台,做好一切家祭准备后,张父持酒词云:“张氏府君之神位,气序流易,雨露既濡,瞻扫封茔,不胜感慕……敢以醴酒,祗荐嵗事,以某亲某官府君、某亲某封某氏,祇食尚飨。”言毕三拜,酹酒于地,烧纸钱。

    别看张父识不得几个字,这一篇二百多字的祭文倒是牢牢记在了心中,也不知道至今已经说过多少次了。

    张籍、张卫这家中男丁拜后,就是张母、杜十娘、小妹三位女眷。老张头一家现在寄身与张籍,是张家奴仆,故而也算张家人,也一并祭拜张家祖先。

    除夕一日难得一时有暇,越是富户越是如此,张籍家现在也算是一方大户,故而除夕的习俗往年省去的步骤都要完善,毕竟有条件了嘛。

    家祭之后,老张头家的开始忙活晚饭,这一餐当然是吃饺子,不过除夕的饺子名头与往时不同,称作“请年饺子”。饺子形似元宝,寓意财源广进,又因形圆,寓意全家团圆。张籍家的除夕请年饺子今次用的是白菘肉馅,因肉馅饺子饱满,寓意生活富足,平安吉祥。

    这也是张籍这具身体印象中过年放的肉最多的一次饺子,小时候顶多放些油渣罢了,就那些油渣张母还要仔细的每个饺子中拨上一点点分匀,可以说几乎无任何肉味。哪像现在,老远就能闻着饺子馅香。

    天色已黑,村中不时响起鞭炮声,张籍家也放了几挂鞭炮。

    饺子煮好装盘端到桌上,小妹嘴馋抄起筷子就要去夹,还没碰到饺子,就被张母打开了手,引得小妹咬着筷子头,颇为委屈。原来在晚饭开始前,张父还要举行“请神”仪式,即在住地西方的空地上焚香烧纸,燃放鞭炮,请列祖列宗的灵魂回家过年,称之“请年”。

    乡人们大多信佛,这个请神的习俗也是源于佛教,众人皆信列祖列宗去世后住在西方极乐世界。

    请神仪式结束返回庭院时,张父还在门口地面上横放一根木杠,这称做拴马杠,意为骑着骏马下界的祖宗们拴马之用。虽然外面寒冷,但是正屋的大门还是开着的,因为祖宗请回家时,门要敞着。

    最后张父焚香带着众人向着香案上的排位叩拜,这才算请神仪式结束。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

    最令小孩子期待的当然是除夕之夜,因为这一晚不仅能美美的吃一顿饺子,还能得到压岁钱。张籍和张卫现在已经算是立业,不能当做小孩子了,自然没有了压岁钱一说。

    而小妹则是收货颇丰了,往年也就罢了,压岁钱不过一两个铜板意思意思,今时今刻,张父张母张籍张卫包括杜十娘五人,皆是一两银子起步,这不过一晚上,小妹就得了十多两银子,抵得上大明农民一年的劳作所得。

    在全家人的欢乐声中,众人一同守岁,辞旧迎新。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逐渐有抵不住困意的,便被唤去屋里休息。

    大明的夜晚没有各种打折促销、也没有热闹的春节晚会,但是年味却浓的那样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