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承宣、春联

    却说张籍等人将手中的礼物放在门边后,在老夫子媳妇的照应下坐了下来。打量着房间内的变化,心下皆是感慨,这有个屋里人就是不一样,一时之间众人很是为张老夫子感到高兴。

    “师娘,不必忙了……”看到新任师娘烧水沏茶,在这狭小的屋子中很是局促,张籍不禁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来到先生家怎么能连杯水都不喝。”边说着,这妇人边摆开五个瓷碗,笑着给几个人沏上了茶。

    虽是粗瓷大碗但洗刷的极为干净;虽为零落碎茶但筛的不见茶沫,由此可见新任师娘的细心。

    张老夫子看着忙里忙外的妇人,长叹一口气。

    “先生何故叹气,弟子还未恭喜先生喜结良缘,获得佳偶。”张籍几人说着拱手而拜。

    “你们倒是有心了,还没忘记我这老头子,有解元郎能来看我,我这辈子也算值了……”张老夫子一句话出口,屋内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忽的一个童声打破了房间内的寂静。

    “娘,这几个大哥哥就是阿爹的弟子吗?”

    “宣儿,那是举人老爷,不得无礼。”妇人将童子揽到身前。

    “可是大哥哥不老啊,怎么叫老爷……”童子犹自好奇的说着。

    “师娘,无妨,我们都是先生的弟子,要是认真说起来,他还是我们的小师弟,叫哥哥也是没错。”张籍说完又笑着向那童子道,“来,到大哥哥这边来。”

    听到张籍的话,童子挣开妇人的怀抱,到了几人跟前。“哥哥好、哥哥好”的叫个不停,这童子甚是嘴甜,哄得张籍几人哈哈大笑。

    “兀那童子,你叫什么?”张义先笑着开口问道。

    “大哥哥,我叫王承宣,可是娘现在说我叫张承宣,这是为什么啊。”童子有些不解的看着众人道。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天灾无情,世事无常啊,承宣小童这一句话把屋中几个人说的心里一酸。

    张籍见场中气氛不对,随即转移话题道:“承宣,承天之泽、宣教一方,好名字!来承宣,这是大哥哥给你的见面礼。”边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约莫五两重的银元宝,塞到了承宣手中。这银元宝本来是张籍要给张老夫子的贺礼,但是看刚才进门时夫子的架势,这银两直接送定然是送不出去的,他随即想了这个法子。

    “承宣,过来,我这也有,不过没你籍哥哥多。”张义先也是笑着掏出了一串钱,这是他平时攒下来的零用。张义文和张义武跟着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贺礼,最后连张成也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了几十文放到童子手中。

    “谢谢大哥哥!谢谢大哥哥!”承宣接过众人给的银钱小脸上满是高兴。

    “不能拿,不能拿别人东西,快还回去!”一旁的妇人见此张籍给钱,急切的阻拦道。

    “师娘,这是弟子给小师弟的一番心意……况且师长有事,弟子服其劳,籍长期不在乡里,不能对先生照看一二,只能以这俗物聊表感恩之心。”张籍边说着便看向老夫子。

    不知道老夫子想到了什么,怔怔的看着墙角的炉火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妇人阻拦不得,只得让承宣收了下来,但嘴中犹自喃喃的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张籍几人见到老夫子心情不好,又说了几句话后,也不多待随即告辞离开了,想来有了众人带来的年货和银两夫子手头上能宽裕不少。

    “义先,我平时不在村里,有空多去夫子那看看,夫子也挺不容易。”几人即将分开时,张籍说道。

    “那是自然,不过年后开春,我就要去清渊书院读书了,我爷爷托人让书院讲郎看了我的文章,说是能够录取。”张义先说完想了想又道,“没事,明年我去了城里,义文义武还在。”

    “哦?义先,是哪个讲郎推荐的?我怎么没听说?”张籍听到张义先说他得了去清渊读书的推荐,不禁好奇的问道。

    “好像是个姓葛的讲郎……”

    难道是丙班回乡去的葛讲郎么,张籍不再去想这些,笑道:“那恭喜义先了,明年我在书院等你,倒时我若还没去参加会试,你可要就成了我的学生……”

    “哈,我可不要称你先生。”张义先也笑道。

    “那怎么行,先叫声先生来听听……”张籍开玩笑道。

    “籍兄,有礼了……”

    “这个不对……”

    白雪皑皑,玉屑纷飞,于田间小路中好一派兄弟之情。

    ……

    回到家中后,已近傍晚,张籍的书房中点了盏油灯,支了个火盆。几张裁好的红纸铺在桌上,张成在一旁磨墨抻纸,张籍站在书桌旁,悬腕提笔,挥毫泼墨。

    张籍在继续自己的春联任务。

    下午来拜访的乡亲们,不少人都想要几幅解元郎的写的春联沾沾喜气,被奉承的甚为舒服的张父张母很是大方,一应就是四五幅,看着父母都在在兴头上,张籍也只能答应,所以年前额这些时日他要在写对联中度过了。

    不过对于写字,张籍很是喜爱,所以这也算不上什么苦差事,权当练字罢了。

    “爆竹声声辞旧岁,锣鼓阵阵迎新春。”这是传统点的。;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这是化用诗句的;

    “天地和顺家添财,平安如意人多福。横批:四季平安”这是给乡里张三叔的;

    “学海无涯勤可渡,书山万韧志能攀。”这是给王大伯家的,他家小儿子今年刚入的社学;

    “生意通东西财源贯南北经营有道,往来有冬夏诚信奉春秋盈得多方。”这是给胡屠户家的,自己刚回来那天就应下了这事;

    “百尺高梧,撑得起一轮月色,数椽矮屋,锁不住五夜书声。”这是要挂在社学门口的。

    ……

    春联内容,总不外乎喜迎新春的主题,后世的张籍寒假时就曾在街边摆过摊卖过春联,有现成写好的,也有当场选联,张籍立刻书写的。上佳的春联他的脑海中有很多,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哪怕是给全村人都写上一副大门春联,也能做到一个都不重复。

    写的兴起时,张籍换作提斗,饱蘸浓墨,笔走龙蛇,十几个斗方“福”字一蹴而就,但见那福字圆润丰腴,厚重大气,极见功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