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夫子又逢春

    雪覆大地,炊烟起,江山万里如画。

    这个时间村中乡人们也正在准备午饭,缕缕炊烟在屋后袅袅飘荡,仿佛升起的云朵。薪火相传万家

    灯火,炊烟随意的一舒一展就是仓上村最和谐的生活画卷。

    张家今天的午饭做的异常丰盛,量也非常大,老张头一家也分得了不少。

    吃过饭后,张籍本打算在书房写几幅对联,但许是张籍回乡的消息在村中传开了,下午的来客络绎不绝。

    “籍哥儿,今个儿回来怎么不去找我。”张籍刚送走了几波人,就见张义先来到了院中,他的身后跟着张义文和张义武两兄弟。

    “外面雪大,快到屋里来。”张籍边招呼着,边说道,“这不今天下雪,我想着明天再去寻你。”

    几人到了书房中坐定,张成给几人端来了茶水。

    “籍哥儿,前一段时间村里来了不少逃难的难民,据说是南方受了水灾。”张义先开口说道。

    “这个我知道,怎么了,村里来了不少外乡人?”张籍问道。

    “确是如此,来了不少,还有几个留了下来,有个事你一定不知道……”张义先故作神秘的道。

    “留了下来?留那儿了?难道咱村的那几个光棍,讨到媳妇了?”张籍喝了口茶,笑着随口一说。

    不曾想看到张义先三人颇为惊讶的张大了嘴。

    只听张义先道:“籍哥儿,这你都能猜到?我说的那件事你一定猜不到!”

    “难不成老夫子也找了个伴?”张籍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道。

    这话一出口,对面又是大吃一惊的三张面孔。

    “我算是服了,籍哥儿,你还真猜到了,确是有个婆娘留在了咱夫子屋里,对了,还有个半大孩子……”张义先嘴说个不停,将前一段时间难民过村时的事情告诉张籍。

    原来,那伙被大水冲毁了家园的难民来自江苏淮河一带,当地赈济不利,不得已整村人拖家带口沿运河而上讨生活。

    路经仓上村时,正好其中一个水灾中失了丈夫的约莫四十岁的婆娘病倒了无法跟着队伍前行,这个婆娘在这逃难的村中也是外乡人,无依无靠还带着个孩子,要是平时也就罢了,但这漂泊不定的自身尚且难保,逃难的人们无力顾及她。只能在离开前将她遗弃在村里。

    这正好被张老夫子看到,因为可怜这母子的遭遇,老夫子就收留了她们,病好之后,这母子也没有去处加上感激报恩之心,索性就在一起成了家,在村中耆老的见证下,简单的说了几句,这母子就成了仓上村人,两人年龄相差十岁,在这年月倒也相当。

    对老夫子而言,有了个伴,有人照顾不用再过那马马虎虎的单身汉生活;老夫子也没有孩子,有个继子还挺好。说起来,这也是这对母子一个不错的归宿,失了男人又远离家乡的她们若是继续漂泊下去,那境遇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这可是个好事,夫子有伴了,那不就是咱师母,怎么能叫什么婆娘!”张籍笑着纠正了下张义先的说法,又道,“我才知道这事,怎么也要去夫子那看一看,这都要过年了,得多带点东西过去,夫子现在是一大家子……”

    “对对,师母、是师母。”张义先改口道,“我也是这个想法,怎么样去不去,我们三个人可都准备好东西正想去呢,这不听说你回来了,就来叫着你。”

    张义先边说便指了指门口处的东西说道。

    “呦,我说怎么这样客气了,来我这一趟掂了这么多东西,我还以为你们是给我带的呐。”张籍说笑一句又道,“行,义先,你们三个先在这等会儿,我收拾下,咱这就去拜访夫子。”

    说罢,张籍就出了书房准备见夫子的礼物去了。

    张父知道这件事后,点点头道:“张夫子这事,我还没来的急和你说,你去一趟正该如此,做人当知恩图报,当初你在社学读书时,多蒙他们照顾,否则哪里有你今日的出息,备些好礼是应当的。”

    说着,张父也帮着张籍置办起来。托张籍这位解元老爷的福,家里前来拜访的人一直不少,都不是空手来的,年货什么的有很多。

    最后,张籍拿了两只从城里带回来的风干鸡,还有六条腊肉,大米一袋,布一匹,还有点心糖茶等等,零零散散装了三个大包。东西太多,一个人实在是拿不了这么许多,最后张籍叫上张成,和张义先三人一行五人向社学走去。

    走在被大雪覆盖的村中小路上,隐约可见道旁大雪下压着的碧绿麦苗,瑞雪兆丰年,齐鲁大地人杰地灵,明年定然又是个好年景。

    张家距离社学不远,今次是因为有雪难行,故而多耽搁了一些时间。

    “娘,这块肉你吃……”

    “宣儿乖,你吃就行,娘不喜欢吃肉。”

    “唉,跟着我苦了你们了。”

    “相公,不苦不苦,遇见你是我们娘俩的福分……”

    张籍一行人刚到社学夫子的门外,还未敲门就听到了这么一番对话,几人一时尴尬不知道要不要敲门。最后还是张籍上前敲门道:“先生,学生来给您拜年了。”

    只听屋内一阵收拾声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是你们,快进,快……”张老夫子一见是张籍等人,欣喜的想要让他们进屋,不过一看到他们手中提着的东西,面色一变道,“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拿走拿走,带东西来以后就不要来了。”

    说着老夫子就要关门。

    “先生,别。”张籍快步上前,挤在了门前道,“学生几个不仅是来拜见您的,还是来拜见师母的……”

    争持下,一个声音从张老夫子身后传来:

    “相公,这些都是你的学生吗?外面这么大雪,怎么好让他们在外面受冻。”

    “是啊,夫子,这外面可真冷……”张籍等人也道。

    “罢了,进来吧。”张老夫子叹了口气,打开了房门。

    一个模样还算周正的妇人照应着张籍五人坐下,一个大约**岁的孩童好奇的看着进屋的这些人。张老夫子的这间屋子原来他一个人住的时候,还算宽敞,这一家三口之后就显得有些小了。

    不过,现在这房间虽小可一点也不邋遢了,里里外外收拾的井井有条,连张老夫子身上的衣服也是浆洗的格外干净。

    这有家的日子果然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