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六章 雪花纷飞时,正是回乡日

    张籍雇佣的马车内有暖炉,宽大的车厢内塞了棉花,边边角角上没有漏风的缝隙,小窗和车帘也都用的是厚实的棉帘,舒适性和保暖性不错。

    雪中回乡,别有一番景致。村口张五叔的茶铺冬日里自然是不开的,但是今年的村口多了张籍的解元牌坊。那高大的石柱,金灿灿的解元大字,无不彰显着仓上村的荣耀,又与四周空旷的麦田和天上飘落的雪花交相辉映,自有一种挺拔雄奇之势在其中。

    张籍五人到了家中刚推开家门,就见老张头家的提着一壶热水从厨房出来。

    “老爷、太太,大公子、二少爷回来了!”看到张籍回来,老张头家的高兴的向着北屋喊了一声。

    然后,就见张父张母和小妹都出了屋来。

    “爹、娘,我回来了。”张籍看着的满是关切之情的父母,与大雪之中心中一阵温暖。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父张母的面色红润气色极好,看到许久不见的两个儿子又是高兴、又是骄傲。

    “走,到屋里去吧,外面下着雪呐。”张籍将手中提着的行囊交给老张头,众人都到了里屋。

    在北屋中有两个火盆,再也不似以往的寒冷,张父张母家长里短的说了好一阵。这一刻无论是张籍家还是在厢房的老张头一家都是家人团聚其乐融融。

    “他爹,咱儿子都回来了,快让老张头去胡屠户那割些肉来,再杀一只鸡,大老远的来,天寒地冻,一会儿咱一家吃顿热乎饭!”张母乐呵呵的道。

    “娘,肉买来后我去做。”杜十娘也笑着说道。

    “好啊好啊,又能吃到姐姐做的饭咯。”小妹欢快的拍了拍手。

    “二郎你可是真瘦了,得给你说个媳妇照顾你了,你看你大哥有人看着就是不一样……”张母的这一句话张卫说的落荒而逃,让杜十娘羞红了脸。

    这就是家啊,张籍乐呵呵的听着母亲的唠叨,心中满是幸福。

    一家人正说着话,就见老张头家的大儿子张大,提了好大一块肉回来,一脸兴奋的样子。

    “老爷,胡屠户非要给这么多,还不收钱,说什么解元老爷,也就是大公子回来吃的第一块肉是他家的,是他好大的荣幸,我给钱他也不收,最后我放在他案子上,还是被胡屠户追出门来,硬塞到我怀里……”

    张大边说着,边从怀中拿出那一串钱放到桌上。

    “哪能让人白给的,老胡家也不容易,刚才那些我看着不够,再拿着这些,快去再给人送钱去。”张父听说后,将肉接过掂了掂,从兜里又摸了一把钱塞到张大手里,让他再去给人家钱。

    “这老胡家也忒是客气了,咱家也不缺这点……”张母嘴上虽然这样说,可是脸上却是莫名的自豪,这些来自乡亲们的礼遇全是自家老大带来的,自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不多时,当张大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面拎着一个草绳子拴着五六块大骨头。

    “老爷,我费了好大力才把钱留在那,可是胡屠户非要将这几根大骨头让我拿着给大公子补身子,我要是不收

    下他就不收钱。我只好带来了。”张大晃了晃手里的大骨头,脸上表情满是无奈。

    “那就算了,以后多照顾老胡家的生意就是了。”张父见此道。

    “嗯,大骨头熬汤也是好的。”杜十娘从张大手中接过接过大骨头和肉就同老张头家的去了厨房,一旁小妹也嘴馋的望厨房走去。

    “对了张大,和我一起去鸡窝挑只鸡去。”张母见厨房准备收拾饭菜了,想起了还要炖个鸡的事情。

    “太太,这个我自己去就行。”张大一愣,随后恭声道。

    “不行,你不知道哪只好……”张母一听连连摆手。

    见到张母这会儿正在兴头上,不想拂了她的兴致,张籍和张父也没有阻止。

    片刻之后张大从厨房提着一把刀出来了,和张母直奔鸡窝而去,然后便听到老母鸡喔喔的乱叫。

    等到两人出来,张籍看到张大手里那只芦花鸡,不由怔了一下,这不是那只下蛋很多的母鸡吗,记得自己刚考中秀才那会儿回家时,母亲特别提过几句。

    眼看张大就要手起刀落。

    张籍连忙走到院中,阻止道:“张大,等会儿,别杀这个。”

    说完,张籍又回头向张母道:“娘,上次你不是说过这只鸡下蛋多吗?怎么挑了这只?”

    张籍对家中的这几只老母鸡印象也很深刻,在他初到此地时,就是因为小妹看着自己碗中的鸡蛋也受到极大触动,誓要改变家庭条件的。那时若不是张籍生病了,也很难吃到鸡蛋,这些都是要去换钱的。这些母鸡,尤其是下蛋多的是家中极为重要的收入来源。

    张母对她喂养的一群母鸡特有感情,都是她精心侍弄大的,喂养起来也上心,草籽,野菜,谷糠。菜叶。不但吃得好,待遇也不差,仅次于家中的老牛。记得小时候,每年冬天到来之前。张母总是让张父将鸡窝收拾一遍。

    还记得以前过年杀鸡的时候,张母每次总是十分纠结,总是把一群母鸡召集全,从中挑来选去,这个舍不得,那个也舍不得。最后必须做决定了,才一狠心挑选一只年老产蛋率下降的老鸡。

    所以。这一会张籍见母亲将最能下蛋的芦花鸡挑出来,吃惊不已。不由的出声劝阻。

    “下蛋多的老母鸡才补呢,家里下蛋的鸡还多着呢。家里现在条件好了,不在乎这个。”张母说着又道,“张大,别听他的,快点收拾好了,厨房还等着用呢。”

    张籍见此也不再阻止。

    “鸡、鸡你别怪,你是阳间一道菜……”只听那边张大念叨了几句不知何处听来的杀鸡咒,将刀在大石头上蹭了两下,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解决了。

    在张大杀鸡时,张母早就躲到了里屋,直到张大将老母鸡处理干净,才一同去厨房看着收拾饭菜。虽然家里条件好了,有了老张头一家做仆役,但是多年的操劳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何况今次两个儿子都回家了,张母更想要亲手做一顿丰盛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