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大丰收之年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这过了腊八节距离放学年和年关就越来越近了。

    书院师生的投稿热情很高,截止腊月十五日,张籍处共收到出自书院五十余名士子,二十多讲郎之手的二百多份诗词文章。当然这些诗赋文章是良莠不齐的,还需要经过几道关卡的筛选审核。

    第一步初审由张籍来完成。因为这是清渊文集复刊后的第一期,不能不重视。这一步需要黜落大多数文章,只保留八十份。

    经过张籍的筛选,第二步就是将挑选出的八十份交给由王教习、董讲郎、徐讲郎组成的三人评议小组批阅打分,最终选出五十份取中卷和五份两可存疑卷。

    最后一步即是山长希伊先生的最终审核,由希伊先生圈出最终入选的五十份文章。

    经此三步可以保证清渊文集的质量。

    这开头筛选的第一关最为繁琐,工作量也最大。这个工作当然不是由张籍自己完成的,他将这些稿件都拿回了家中,和杜十娘一起读稿筛选。

    以少女现在的文章功底,若说行文作诗只不过算得上中人水平,但是长期帮着张籍誊写教案、整理文章、还大量阅读了三元书坊的时文小录,经史子集,这欣赏水平很高,对文章的筛选工作很是得心应手。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佳人陪伴的下,张籍批阅稿件也成了件轻松惬意的事情。不过两天时间,初步的筛选工作就完成了。

    清渊书院方面在希伊先生的主持下,第二步的审核批阅也进行的很快,腊月十七一早收到张籍的八十份稿件,当了晚上的时候,就全部批阅完毕,到了腊月十八的中午,最终选定的五十份稿件就已经定下,计有诗八首,词两首,精妙古文十五篇,优秀时文二十二篇,杂学类文章三篇。这样的文集组成结构恰到好处。

    当然张籍的那首腊八诗和《为学》一篇也在五十份之中。

    五十份书稿总共有约一万五千字,幸好三元书坊为了完成在放学年前出版的这个目标,早早的就请来十数名雕版匠人,书稿一送到,所有待命人员立刻开始制版,张卫现在也是三元书坊一名掌柜,主要负责书本的雕版刊印工作,这些活计他现在做起来得心应手。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雕版匠人们在张卫的妥善安排,合理规划以及绩效奖励下,工作效率和热情很高,通宵工作至腊月十九日中午,一万五千字,七十多块雕版就已经完成。

    最后的印刷和装订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最终在腊月二十日上午放学年这一天,清渊书院复刊第一期正式发行。

    张籍站在三元书坊二楼上手中握着这四十页的册子,看着络绎不绝闻声来购书的士子们,心中长吁一口气,暗道一声,幸不辱命!

    和清渊密卷一样,清渊书院的学子们的一百多本清渊文集都是免费的。值此放学年之际,正好人手一本带回各自的家乡,如此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下去,清渊书院的名头打响了,张籍的那篇《为学》也在不久之后,随着人们的口口相传,传到大江南北。

    ……

    大雪纷飞,今年的下雪的次数比往年来得勤些。

    此时北京城中的一处不显山不露水,格局虽小,但极为雅致的宅院中,一名老者正坐在暖和的炕上,手中拿着一本册子,其书名正是《清渊文集》。有运河之便利,这才七八日,北京城中就能看到来自临清的书册。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书册压轴的最后一篇正是张籍的《为学》,老者翻看文集一直古井不波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

    文章内容并不深奥难懂,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浅显。

    其中主要写了一个发人深省的例子,两个僧人,一为穷僧,一乃富僧,都要从蜀中启程去南海礼佛。穷僧言道其仅用一瓶一钵就可以前去;而富僧讥讽道,他要买舟而下,至今为准备齐全,不能前去,尔穷僧凭什么能去。不料一年后,穷僧从南海而归,此刻富僧却依旧未动身。

    最后文章以“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结尾,在当下尚空谈轻实务的文风中,可谓是极为精彩。

    老者读完一遍闭目再读一遍,口中连连称妙。

    再翻开清渊文集看向作者一栏,只见“张籍”二字清晰入目。

    竟然是那个十五岁的少年所写!老者心中极为惊讶。有这般向学之心,能写出如此为学之语,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来人,备轿,我要入宫。”老者沉声说道。有如此好文,作为三朝元老,天子之师,怎么不推荐皇帝阅读呢。

    “是,大人。”

    不多时,一顶暖轿备好,出了这处宅院向紫禁城行去,此时看向宅院大门,沈府两个字高悬于门楣之上。

    这老者赫然正是主持壬午科山东乡试的沈鲤。

    对于发生于京城的这一幕,张籍自然不知晓。他现在正和杜十娘以及二弟张卫坐在返回老家的马车中。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距离年关只有一天,之所以返乡这么晚,全在于清渊文集和清渊密卷的热销,尤其是张籍又将清渊书院整年的考试试题做了个壬午年清渊密卷特刊,这纷沓而至的临清州及周边士子让三元书坊不得不迟了三四天停业。

    今天关店歇业之后,经过盘点,三元书坊一年盈利白银五千余两,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张籍和张百万作为书坊的幕后老板,给王掌柜,老周头等人包了个大大的红包,一年的忙碌得到了肯定的奖励,所有人笑的合不拢嘴,此刻年节虽未至但喜气早已升起。

    壬午年,对张籍而言,他连中小三元,并获得解元之位是科场顺遂的一年;

    对清渊书院而言,院试乡试中式人数再创新高,是桃李芬芳的一年;

    对三元书坊而言,转型之后扭亏为盈,是急速发展的一年。

    总之,这是一个大丰收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