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大明教辅书(下)

    却说张籍想要承印书院资料的想法被希伊先生看出,张籍也坦然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希伊先生并不对此着恼,而是笑着说道:“你想刊印售卖书院试卷册子,此事并无不可,我有三事要提前说明,你若是不能应承下来,这事就休提。”作为一个曾经掌印一方治理一地的官员,希伊先生对经技之道并不陌生,也知道商贾沟通有无的重要性,现在的世家大族,官宦之家都有经商,所以他并不反对门下弟子涉足商途,甚是开明。

    “先生请说。”张籍闻言暗喜,既然有条件,说明就有成功的可能。

    “其一,售卖书院试卷册子,当向出题讲郎支付润笔之资,毕竟这些题目不是随便想出来的,都是讲郎们深思熟虑而成。”希伊先生首先说道。

    “有些题目的答案还要请教出题讲郎,给润笔费是应该的。”张籍点头道。不就是给出题费吗,和教辅书流行开来后的利润相比,这就是九牛一毛。

    “其二,刊印的试卷册子要首先供应书院所需,且每一批次册子向外售卖都要迟一个月。”希伊先生捻须说道。

    “这……”希伊先生这是想保持书院的领先地位啊,毕竟书院的资料外泄,不入书院的学子也能根据这些资料来了解清渊的教学思路,若是晚上一个月,这一影响就不大了,因为书院考较基本上是每月一次,迟上一个月拿到资料,就永远比书院晚一个月接受新思路。

    虽然对自己的销售有所影响,但是问题不大。张籍想了想还是应了下来道:“可以。”

    “其三。”希伊先生忽的面色变得有些严肃,“张籍你刊刻试卷这一提议,让我有了个想法。江南一带文教兴盛,书院多有自己的书院文集,文集流传,其学子讲郎名声亦随之流传,故有东林书院名声之盛。而我清渊书院向来无人通晓此道,现由我主持,由你组织,效仿江南之地书院做法刊刻清渊书院文集,以此宣扬我清渊文风。”

    著书立说,是古今文人一致的追求。希伊先生要刊刻书院文集,传扬清渊盛名的做法无可厚非,由此看来希伊先生依旧有一颗进取之心。对张籍而言,宣传自己的母校的事情当然做得,发行书院文集母校得名自己得利,乃是双赢的局面,张籍当下应道:“此事亦可,学生当尽快做出方案。”

    希伊先生闻言道:“既然你应得这三事,那刊刻试卷册子就交于你,这书院文集之事你也要尽快拿出个章程。”

    “学生明白。”张籍大声应诺。

    ……

    大明万历十年的十一月,朝堂内风云变幻。

    言官纷纷弹劾死去的张居正,皇帝最终尽抄其家;边疆上,镇守蓟门的戚继光被调往广东,一代名将从巅峰开始滑落;皇城中,曾被万历皇帝亲切称为大伴的冯保被问罪,在慈圣太后的进言下才从轻发落,被逐至南京皇宫任其自生自灭;还有一大批张系官员被罢免谪贬,自此张居正在世时留下的影响被削弱几近于无。

    国家层面的风起云涌,暂时还影响不到临清州,不过即将步入腊月的临清城也与往年有所不同。

    不知什么时候,临清城的街头小巷,尤其是书院、州学的所在地附近多了一批怀揣传单的小童,他们看到貌似书生的读书人便跑上前去喊道:

    “清渊十月密卷,三元书坊让你与清渊书院同行。”

    “还在为县试苦恼吗,十次模拟,百次练习,三元书坊圆你县试梦,圆你童生情。”

    “与讲郎对话,得答题思路,科场青云路,三元书坊助你一臂之力。”

    “来三元书坊,购清渊密卷,助你连中三元。”

    “走亲访友送什么,送鸡鸭,送金银,不,送清渊密卷,送你锦绣前程。”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清渊密卷。”

    ……

    三元书坊外人山人海,似乎整个临清城的读书人都聚集到了此处,这几天的广告效果不错,十多两银子的成本就有这样的效果能让满城皆知,果然是没有经过后世广告洗礼的淳朴大明人。

    “贤弟,今天还不出售十月份的清渊密卷,天天都有这么多人来,你确定这样可以吗?”张百万站在书坊二楼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众人对身旁的张籍道。

    “张兄莫慌,要沉住气,时间还不到。”张籍笑了笑道,“十一月的考较试卷还没出来,十月份的就不能发,我答应过山长的,还有,这叫做饥饿营销,这样没事儿。”

    “什么?饥饿也能卖?”张百万不明所以。

    张籍笑了笑又向楼下看去,这次他采用的手法正是后世惯用的饥饿营销,利用和希伊先生约定的空档期,提前做了大量宣传却有意不出售,只说第一批刊印出来的册子被书院抢购一空,制造了供不应求的假象,吊起了士子们的兴趣。

    万历十年腊月初二,清渊密卷第二期在书院发放,第一期在三元书坊也随之放出。

    初二开售这天,上午三元书坊刚一开门就涌入了大批士子,被宣传广告吊起胃口的人们,在粗粗翻阅之后,仿佛不要钱一般将二十多天加印的四千册清渊密卷一扫而空。

    清渊密卷印刷精良,字迹清晰,用的是时下盛行的线装,封面上有一石条形阳文印章,以纤细有力的线条,印着两个亮丽大气的篆文——三元,字的周围有繁复的云纹,这正是那个雕版匠人老周头之子周小柱设计的三元标志。

    在他们看来,这些出自清渊书院的内部资料,的确是用处极大,只看那第一道题的解析,几乎人人皆有茅塞顿开之感!心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一句话——原来应该这样解答!

    无论何时,学生的钱最好赚,古代都言穷书生,但是在买书的问题上穷书生也很大方,张籍将每册清渊密卷定价一钱银子,这个价格不可谓不高,但是读书人们皆是咬咬牙买了下来,无他,这第一期中,张籍给的干货十足,对每个渴求知识的学子来说都有着极强的诱惑力。

    教辅销售第一天,清渊密卷脱销,三元书坊大获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