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一十章 大明教辅书(上)

    由于希伊先生的推广,张籍所发明的黑板和粉笔,以及启发式教学思路在书院慢慢传开来,张籍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渐渐的从自己身边的亲友向整个临清士林发展。

    屋外寒风凛冽,屋内壶中武夷大红袍,桌边红泥小火炉,温暖舒适。

    三元书坊的雅间内,张籍和张百万相坐品茗,茶杯之中,汤色橙黄明亮,气味浓郁醇厚。

    “我打算实施三元书坊的教辅书计划,不知张兄意下如何?”张籍抿了一小口杯中之茶。

    “诶?就是那个你说的能日进斗金的计划?”张百万一听来了精神,将杯子放在桌上看着张籍道。

    “对。”张籍点了点头道。

    “那感情好,就是不知贤弟准备如何开展,要做你说的那种教辅书,总得人出题,有人答题吧?”张百万思考片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张兄是身在宝库而不自知啊!”张籍不禁笑道。“这内容还不好找么。”

    “宝库?什么宝库?”张百万有些茫然。

    “不知张兄这几次月末考较成绩如何啊?”张籍不接张百万的话茬,而是问出了这么一看似不相干的内容。

    “这几次考较还不错,我现在都已经升到外院甲班了,明年在努努力进到内院也不是没有可能。突然提起这个干吗?”张百万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张兄再仔细想想……”张籍还是笑着不答。

    “我想想……诶?我知道了……”张百万手中捏着茶杯不断摩挲,脑海中转个不停,忽然双掌一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贤弟你是想打书院试卷的主意!”

    “张兄聪敏,确是如此。”张籍提起火炉上烧着的茶壶笑着给张百万续上茶水,又道:“咱们初期做教辅书,当以临清士林为主,现在城内站稳脚跟,然后在向周围发展,而若要论临清州的教学资源自然是以清渊书院为首,所以我打算禀明希伊先生,整合书院考题与士子答卷,再由讲郎做批注,以此刊行……”

    听完张籍的发展思路,张百万直接问出了其中的关键点:“贤弟,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希伊先生会不会答应,这就不得而知了,要知道在大多数人看来,这贩卖文章之事,说出去有些不光彩啊。”张百万说到底是出身与贩夫走卒之家,是大明社会中士农工商四民之末,虽然现在锦衣玉食,但是面对书本总有那么几分敬畏,倒不如张籍这等人看得通透。

    这种心思有些类似改革开放初期那些目不识丁的大老板们,表面不屑于书本,内心对书本又又那么几分敬畏。

    “贩卖文章?张兄,多虑了,朱子四书集注是不是贩卖文章,书坊中的四书五经是不是在贩卖文章,还是那许多时文册子是不是在贩卖文章?希伊先生那里,自有我去说项,只是初次出售教辅书,这前期投入可是少不了,还要你我加大投入啊。”张籍的一番话,打消了张百万的疑虑。

    只听张百万笑道:“既如此,贤弟尽管去做,这投入不用担心,到时列个单子即可,些许黄白之物,我这还是不缺的,况且我相信贤弟的眼光。”

    “定然不负兄长所托。”张籍举起杯中之茶,以茶代酒敬向张百万。

    ……

    这一天书院早课结束,张籍手中拿着几卷书到了南山居中。

    见礼过后,只听希伊先生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张籍,你今日来此何事?”

    张籍恭声道:“籍有两卷书请先生指点。”

    “哦?可是有了佳作?拿过来吧。”希伊先生露出了一丝期盼。

    “此并非是学生所做文章,而是整理的一些资料。”张籍说着,双手将两卷书递到了希伊先生手中。

    对张籍这个学生,希伊先生自认有些看不透,不知道为什么张籍会有那么多奇思妙想,但是往往这些想法都被证明是可行的,是有用的,所以对于张籍的提议希伊先生向来很看重。这次的两卷书上,又有什么惊人之语呢?

    “这不是十月考较的试题吗……”希伊先生翻开一卷,看到上面的内容开口说道,但是随即就被每到题目后面的分析和答案所吸引。

    约莫一炷香时间过去,希伊先生看完两卷书后,只见每道题目后面以出题目的,考较范围,作答要点,作答方法四个方面作为立足点,详尽的对每一道题目进行了解析,如此解题方式前所未见,希伊先生心下暗暗称奇,不由得出言问道:“这每道题后的批注是何人所书?”

    “回先生,是弟子所写。”张籍恭声答道。

    “那你定然又是有了什么主意,还不快快说来。”希伊先生合上书卷看向自己的这个得意弟子道。

    “先生,上次月末考较籍参与批阅试卷,于批改中忽然想到,若是学子们能在考后有一份详尽的试题分析说明,岂不是能更好的理解题意,学会正确的解题思路吗。因此,学生回家后自己做了一遍卷子,并附上了题目分析以及解题思路,若是每次考试都能这样分析并刊刻成册发放给学子,想来学子们的课业水平会有长足进步,这一方法不知可不可行……”张籍细细的向希伊先生解释道。

    “唔,想法是好的,但若是刊刻出来……耗费颇大……”希伊先生沉吟片刻道。

    “这一点学生也已想到,刊刻成册固然有所耗费,但这只是因为发给书院士子的是免费的,若能将此售卖与书院外的士子,想来是能够弥补耗费。”张籍对希伊先生的疑虑做出了应答。

    “这样一来倒是可行,但是书院岂不成了书坊一般,做这些俗物不免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有碍于清渊书院名声。”希伊先生又道。

    “学生和张百万合伙经营了一家书坊,不知先生可有听闻。”张籍又道。

    “听元德讲过几句,是不是叫做三元书坊,这名字着实大气。怎么,难不成你二人向刊刻售卖这解析试卷的册子?好你个解元郎,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冲着这个来的。”希伊先生结合张籍刚才说的话,略略一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顿时笑着打趣道。

    “不敢欺瞒先生,籍确是有刊刻的想法。”被说中了心思,张籍干脆实话实说,本来这事要是实行起来也是瞒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