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八章 仕女画、论经义与提刑

    当张籍再次到书房的时候,正见杜十娘聚精会神的誊录讲义。

    张籍快步走到书桌旁又怜有责的道:“十娘,刚才我不是说了嘛,今天别写了。”

    “呀……”

    杜十娘不好意思的将手中毛笔放下,抬头看向张籍,两人目光接触,看着杜十娘的一双清亮明媚的眸子,张籍心中一动道:

    “等一下,十娘,就这样坐好,诶,对,提着笔别动,对,就这样,别动……”

    杜十娘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

    张籍从案几下面取出一张宣纸,拿出一支兼毫长锋小毛笔,看着灯下的杜十娘,手中之笔不停。

    看到张籍的这番动作,杜十娘这时也明白了张籍是在为她作画,虽然这样保持一个姿势挺累的,但她的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屋内炭火正旺,油灯三盏,灯光却依旧朦胧。

    一笔一画一刹那,只念心上蒹葭,约莫一炷香时间,一副灯下伏案仕女图完成。

    许久不练,还是有些生疏了,张籍心中暗道。拿起宣纸左看右看又觉得少了些什么,思考片刻,张籍心头不由得浮现出一行小诗,当下挥笔于右上角留白处写下。放下笔后,又从腰间取出印章,呵了呵气,印在了画上。

    这下张籍方才满意,当下向杜十娘招手道:“好了,十娘,过来吧,看看怎么样。”

    “哥哥画的,自然是极好的……”杜十娘心下极是高兴,还没走到跟前就赞道。

    杜十娘莲步轻移到了跟前一看,只见那张普普通通的三尺宣纸上,摇曳的烛光下,笔架、书本影子稀疏,一位少女伏案提笔而书如一副水墨画,恬静娴雅仿若九天玄女入凡尘,清秀俏丽又如西子重生,那朱唇不点而赤,眉若远山之黛,凤眼漆黑,眸光流转间可见少女一颦一笑之神韵。

    更有四行七言短句题于画上:

    最难忘是古人诗,为君校书是相思;

    人生自是情难忘,似是前生已相识。

    此画虽未上色惟余情深,此诗虽不入格律却属意重。

    少女一观,掩嘴惊呼,喜极又泣!

    ……

    三元书坊的生意蒸蒸日上,清渊教书的日子平淡而充实,在家的时光也是温馨而甜蜜,这大明举人阶层的生活满足感很强啊有木有。

    这日,像往常一样张籍来到书院,刚到自己的办公房间不久,就听到有人敲门。

    “先生,弟子邱延瑞求见。”

    邱延瑞?他来做什么?难道是昨天课堂上点评他的文章时多有批评之故?张籍有些意外,但还是说道:“进。”

    “弟子延瑞拜见先生。”邱延瑞进门后当先行了一礼。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向十五岁的少年行礼并口称先生,这画面略有违和。

    “坐吧,来此所为何事?”张籍示意邱延瑞坐下。

    “昨日堂上,先生点评弟子的文章,指出错误颇多,今日弟子已修改完毕,还望先生再做点评。”邱延瑞边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一叠书稿双手递给张籍。

    “哦?”自己的这个学生果然有性格,不只是在课堂上活跃,这性子中还颇为好强啊。

    张籍接过书稿一看不提内容,先问道:“你初入清渊不久,在社学发蒙时读过哪些书?”

    “弟子读过三百千,朱子章句,古今贤文等。”邱延瑞恭声答道。

    这社学中学的内容不少啊,比自己当时学得还多。张籍点了点头道:

    “可曾学过律令条例这些?”

    “不曾。”

    “嗯,科场上也是以四书五经经义为主,律令条例有所涉猎即可。”

    “弟子窃以为以为先生所授律令条例比四书经义实用得多……”

    “哦?”张籍抬头看了面前的邱延瑞一眼,真是个奇怪的青年,不知道怎么生出了如此想法,若是一般的讲郎在此定要将他狠狠训斥一番。“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学生知道,可是经义之道不过空谈而已,怎如这提刑律判之事有趣。”邱延瑞语气中有些不以为然。

    这个想法可危险了,断然是要不得,张籍心中虽道如此,但也不想打消他对律判之事的积极性,于是从侧面言道:“汝有意于律判之事,可知国朝取提刑官之途径?”

    “弟子不知。”

    “提刑取官之途有四,其一,乡推胥吏之家传破盗抢刑杀之法;其二,勋贵之家入锦衣卫掌刑察缉拿之事;其三,天子家奴入主东西缉事厂,掌监察情治之事;其四,以功名入仕途,或为一方父母官,掌治下之刑名,或为中枢刑部参与机要制定律令……”张籍不直言轻视经义的坏处,而是从入职提刑之法讲起,说完这四条,忽得张籍话锋一转,变得极为严厉:

    “延瑞!汝可是乡推胥吏之家乎?”

    “不是。”被张籍忽然提高的声调一惊,邱延瑞猛然警醒,有些心虚的答道。

    “汝可是世传勋贵之家乎?”

    “不是。”

    “汝可是想自残身体为天子家奴乎?”

    “不想。”邱延瑞被问得额头微微见汗。

    “那汝若想取刑名律令之道,当行何法,当入何途?”

    “当从,当从功名之道。”二十多岁的青年竟被十五岁少年问得慌乱。

    “功名何来?”

    “功名但向经义中取。”刚才张籍介绍入提刑四法时,娓娓道来,侃侃而谈,邱延瑞初时还不觉得如何,经过张籍严声五问,已是全然明白张籍之用心。

    “弟子受教,今后断然不敢轻视经义之道。”邱延瑞俯身便拜。

    “好了,起来吧,知道经义不可废即可。”张籍复又温声道,“你的判词我看了,可为上品,此足见汝思考之多,可是你要记住,经义乃先贤之语,退可修身养心,进可治国安邦,若是汝只觉其空谈无物,那自是因你研习不深,见识不广;况且经义乃是科场功名的问路石,功名乃是刑名之任的敲门砖。轻重与否,你退下去后在想想吧。”

    “多谢先生指点。”邱延瑞还有些惶惶,拜谢之后退出了张籍的房间。

    此子所想不同于常人,才思敏捷,若非是奇才,也至少是个偏才,但可以肯定绝非泯然于众之辈。若是际遇巧合,难道会出现一个宋慈一般的大明提刑官邱延瑞?

    看着邱延瑞退出的身影,张籍心下不禁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