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七章 为君校书是相思

    冬天太阳落山的早,天刚刚黑了下来南山居这一小院中就挂上了灯笼,房间内也掌灯了。

    屋外寒风凛冽吹得卷起一角的对联扑棱棱作响,屋内炭火盆中的火星忽明忽灭,散发出的热量将这一方小天地烤的温暖如春。

    房间内有两人正在对弈,居北而坐的是希伊先生,他的对面是王教习。

    “张籍今天初次讲课,情况如何啊?”希伊先生左手捻住右臂衣袖,右手持一白子正在长考,这一句话音刚落,手中白子也落在了棋盘上。

    “好棋!”王教习从棋罐中捏出一颗黑子点在了黑白二子中间做了个拆解了围,“张籍讲的是律令条例这些杂学,童试时,还是以四书文,五经义为重,判词写得再好,不经科举又怎么为官,充其量只能给别人当个刑名师爷罢了,我看也没什么好说的。”

    “哦?元德当真如此以为?”希伊先生笑眯眯的又落下一子,棋盘上白子顿时气息联通。

    “下午的张籍的课,我巡视时到丙班时听了一会儿,教法另辟蹊径,还拿了一扇门板刷上黑漆,用土块在上面写字,说是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叫黑板和粉笔,呵呵……”王教习想起讲堂前摆着的那块黑板,不禁出声笑道。

    “那这黑板和粉笔是做什么用的?”希伊先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两个是配合使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唔,字写的不错。”王教习边说边执起一枚黑子长考起来。

    “那他是边讲边在这黑板上书写吗?此法你觉得如何?可否在书院推广?”希伊先生持白在手,也不落子忽的连问王教习三个问题。

    “这个……的确是个好法子,不过我还觉得要看看再说。”推演了后面几步棋,王教习将黑子落下,笑道,“此劫已成,先生这下该如何落子?”

    却不曾想希伊先生并未看向棋盘,也没接过这话头,而是看着他道:“元德,你可知为什么当年你被人参劾牵连?”

    “嗯?”王教习有些莫名其妙,“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提它作甚?”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不重视小节此其一也;见事可为却瞻前顾后,当断不断,此其二也。”希伊先生语重心长的又道,“今天张籍讲课我也去看过了,此种授课方式确是比我等之法效率高,那黑板粉笔之事所费不多,却能助于学子理解,此等好办法不快速推广,岂能看看再说?”

    希伊先生话音一落,手中白子随之落下,正是弃子争先巨蟒断尾求胜之势,黑子顾此失彼之下俨然大势已去!

    王教习听着希伊先生的点拨,看着棋盘上胜负逆转,不由得愣了好久……

    书院中发生的事情张籍并不知晓,他在课程结束后,早早的就回到了狮子坊家中。

    今天第一天上课的效果不错,张籍心情很好,哼着小调回家的。跟在他身后的张成也能感觉得到自家老爷心情愉快,因为张籍让他去肉铺称了二斤猪肉加餐,晚上有肉吃,刘妈炖肉的手艺很好,张成想着想着就流下了口水……

    主仆两人回到家时,刘妈和阿香正在厨房收拾着晚饭,张籍没看到杜十娘,不禁出言问道:

    “十娘呢?”

    “杜姐姐在书房,老爷我这就去叫……”阿香见到张籍问起,连忙起身,说着就要出门向书房走去。

    “不用了,你们忙吧,我去看看就行。”张籍说完,又笑着向身后的张成道,“阿成,你也去帮把手,这几天晚上就你吃的多。”

    “老爷,说实话我只是七分饱……”张成闻言有些委屈的挠了挠头。

    “去你的,快去帮忙。”张籍笑骂道。

    “我去提水,我去提水……”张成拎起一只木桶就出了厨房。

    张籍来到书房,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房内清冷,炭盆燃尽没有再添。

    一盏油灯之后,身着淡紫色缘襈袄的杜十娘此刻坐在张籍的书桌前,从书架的空隙中看过去但见脖颈修长,琼鼻娇俏,灯光辉映,侧脸姣好。

    少女素手执笔,彤管轻移,聚精会神写着什么,想来是在整理自己的备课资料吧。书架之后的张籍不忍心去打扰少女,但是让少女在如此清冷的书房中写字,他的心下更是不忍。

    “啪!”

    “籍哥哥?你回来了!”纠结之下的张籍不小心碰掉了一本书,杜十娘听到动静抬头一看,高兴的向张籍走来。“昨天哥哥剩下的那一部分户律的案例,我就要整理完了……”

    “天这么冷,怎么不烧炭盆,是不是阿香忘了给换,我这就去找她!”张籍看到杜十娘似是冷得搓了搓手。

    “不是不是,哥哥不要去责怪阿香,是我不让她换的,今天下午屋里一暖和我就犯困,还不如冷点精神好,这不,才一天时间这些案例就快完成了。”杜十娘拉着张籍的衣袖来到书桌旁,让他看自己一天的成果。

    只见纸笺上的小楷隽秀雅致,高逸清婉,流畅瘦洁,似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如红莲之映月,碧治共浮霞;那字里行间藏着少女的温婉,就连未干的墨迹也晕染出一种淡淡的空谷幽兰之美。

    见到杜十娘的这一手簪花小楷,张籍不禁有些惊讶,他不过指点了几次杜十娘的书写技法,不意其进步竟这样神速,如此聪慧过人,杜十娘若为男子定然也是一位才子。

    杜十娘还要坐下再写,张籍却握住少女的双手,感受着那手心传来冰凉。

    “十娘,不需要这么急的……”

    “籍哥哥……”

    “以后不要这样了,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冻坏了怎么办?我得嘱咐刘妈和阿香,不能让你这么任性……”张籍怜惜的道。

    “嗯……我听哥哥的。”

    “好了,我去叫阿成端个炭盆过来,在这等会儿。”张籍说完出了书房。

    不多时,张成就端来了炭盆,火红的木炭驱散了书房的清冷,随着室内温度上升,杜十娘的脸上也变得红扑扑的。

    见张籍还未回来,少女又偷偷提笔书写。

    可叹,人生自是情难忘,为君校书是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