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六章 课堂之上

    古往今来所有老师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学有所成,张籍当然也不例外。虽说学子们一时间的回答多有缺陷,但是理解能力挺强,也能接受新事物,故而进步很快,这让张籍很是欣慰了。

    一堂课中学子们的收获颇丰,这也是因为古代科举读书一直都是精英教育,有志于走上这条路的学子,几乎没有一个是愚笨之人,无论科场成败都算的上是大明精英。

    这点有些和后世**十年代的教育类似,学前教育刷下一批人,小学又刷下一批,初中、高中又是一批,直到大学毕业,那个年代的大学毕业生是实至名归的天之骄子,读书改变命运就是说的他们。

    进入了新世纪随着教育的普及,精英教育转变为大众教育人人皆有学习的权利和义务,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学校中班级内学生的学业水平差距也就有了极端化的差距,有到了六年级还有不识拼音不认字的,也有一张语文卷子除了作文扣二分其余满分的。

    大明精英教育制度下的书院教学,张籍丝毫不用担心众学子们的基础和学习态度问题,教授起来得心应手,滞碍塞顿之感一点也无。

    下午第一堂课的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学子们休息片刻后重新落座,张籍下午的第二堂课开始。

    冬日的午后若在此刻的乡下,当是懒散的靠着火炉取暖、闭目休息或是几个乡人一起围着火炕搓麻打牌,农闲时节嘛,只要填饱了肚子就是百无聊赖的时光。

    但是清渊书院丙班中,三十名学子正坐于案几之后,书本摊开,笔墨齐备,全神贯注,他们正在如饥似渴的听张籍讲课。

    “国朝律法以礼为本,虽有讼但以无讼为理想,各地父母官皆是积极争取并努力减少纷争,平息诉讼。多以堂前劝导为先,再则面加开谕,寓教于判,以断时事、以儆将来。其判词详尽,雄辩理义,一词一句中可见礼之的魅力与先贤智慧。”这第二堂课,张籍还是讲的判词的写法。

    “判词,乃官府衙门断案的判决书。虽系公文,但古往今来亦多有妙言满纸、生动诙谐之佳作。再有此一案,诸君且听。”

    张籍寓教与例,比干巴巴的生硬讲授要好许多,学子们课可以在例子中接受启发,一点点的体悟,并能自行总结规律。

    只听张籍说道:“今有一乡间大户去世,其子二人,互争遗产,争持不下,告与县衙。虽经几次判决,但此兄弟二人皆不服,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原知县任期将至深感其烦乱,因此不睬,故而此案拖延至新知县上任。若汝等为新任知县,此兄弟二人再次将此讼至衙门,汝等当如何评判,又当如何做判词?与汝等一炷香时间,可互相商讨。”

    第二堂课上的学子们与第一节课时相比,不再那么拘谨,张籍一说商讨,堂下顿时出现一片热闹的讨论声,见到学子们渐渐适应了自己的教学方法,张籍不禁点了点头。

    一炷香燃尽,张籍一拍呼尺,堂下一静皆看向讲堂前方凝神静待他的提问。

    “诸生之中,何人欲来一试?”张籍面带微笑看着下面学子们。

    “吾欲一试……”“吾欲一试……”顿时堂下三四人举手欲答。举手这个办法也是张籍刚刚规定的,学子们接受的很快。

    “诸生勿急,皆有作答之时,邱延瑞,你先来回答。”张籍点了一名学子的回答,同时安慰其他没有点到名字的士子。

    “农家有户,二子争产,晰分不明,争讼至此,今者再讼,应取平分,兄弟各半,当无异议。”说完这句话邱延瑞还向周围做了个团团揖,模样上甚是得意,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回答很是满意。

    张籍一看他的模样,心下也是一乐,每个班中都应该有个活跃气氛的“活宝”,看上去这个邱延瑞有向这方面发展的潜质,自己要多加培养,因为鲶鱼效应嘛,不至于让课堂变得沉闷乏味。

    手势下按示意邱延瑞坐下,张籍开口道:“汝这判词倒也简明扼要,格式上深得刚才二牛相斗一案之意味,但是其内里的精髓,大明律所代表的调和精神并无多大体现,周川你再来回答。”

    张籍对邱延瑞的判词作了一番评价,又点了一个刚才举手的学子姓名。

    经过张籍刚才的点拨,周川就答得像模像样了,再提问几人,一次比一次完善。一时间学子们的心神全部投入到这一案例的讨论思考中,课堂气氛也达到了顶峰。

    提问过七八人后,张籍双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微笑道:“汝等作答越来越贴合礼乐之道,如此判词当可在童子试次场中崭露头角。不过,其离尽善尽美尚有差距,且听吾所题之判词,两相比较细细体会其中之意。”

    众学子闻言,皆正身端坐,凝神静听,手中笔墨备好准备做笔记。

    “判曰:祖业所留,兄弟争产,一子言可,一子不平,久讼未决。夫鹏鸟呼雏,慈鸟反哺,仁也。蜂见花而聚众,鹿见草而呼群,义也。鸣雁聚而成行,睢鸠挚而有别,礼也。蝼蚁闭塞而壅水,蜘蛛结网而罗食,智也。鸡非晨不鸣,燕非时不至,信也。彼夫毛虫蠢物,尚有五常,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德?”

    张籍从书案后站起,口中吟诵,足下不停,慢慢踱步至堂中。

    其所言判词,先简短的说明了兄弟争产纠纷的情况,又分析了鹏、鸟、蜂、鹿、雁、睢、鸡、燕、蝼蚁、蜘蛛这些毛虫蠢物身上表现出的优秀品行,由这微小动物的品行溯及万物之灵人,以反问的语气指明兄弟二人相争的无德无行。

    “尔兄弟名仁而不克成仁,名义而不知为义,以祖宗之微产,伤手足之天良。兄藏万卷,全无教弟之心,弟掌六科,竟有伤兄之义。古云:同田为富,分贝为贫。应羞析荆之田氏,宣学合被之姜公。过勿惮改,思之自明,如再不悛,按律治罪不迨。”

    言至此,张籍在堂下漫步一周复还台上,才在书案后站定,这二百余字的判词刚好说完。

    后半段直言二人分产实属不仁不义,禽兽不如,责其反躬自省,如若不知悔改,严惩不贷。气正理足,令人拍案叫绝。

    诸生闻之尽皆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