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四章 自我介绍

    冬日午后的阳光虽然明亮但似乎毫无热量,不能在寒风中为世界带来了一丝丝暖意,书院丙班讲堂的前后端各放了一个炭盆,加上几十个人形小火炉,讲堂内倒是挺暖和。

    “陈兄,你听说了吗,今天咱丙班要来一名新讲郎。”

    “啊?没听说,自葛讲郎走后,咱们下午不都是温书吗,难道找到替代讲郎了吗?”

    “冀兄,你知道来的是哪位先生吗?”

    “不清楚,但好像是也是咱们书院的……”

    下午课前,丙班内的学子们议论纷纷,都对即将到来的新讲郎充满了好奇心。

    “让让,让让……”讲堂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在学子们好奇的目光中,从门外走来了一个抬着架子的书童和两个搬着一扇黑漆门板的斋夫,那书童正是张成。

    “放这……放这就行……”张成将架子放在了讲堂前方的案几后,又把一个装着胶泥块的布兜挂在了一侧。

    两个斋夫依言将黑漆门板放在了架子上,若站在学子们的角度看去,这块门板和东墙面略呈斜角把讲堂前方的书架给挡住了。安放好这自制的黑板之后,张成三人便离开了讲堂。

    三人刚走,讲堂中就热闹了起来。

    “这个门板是做什么用的?”有几个学子围到了讲堂前指指点点。

    “这个布褡裢里怎么是一些泥块?”好奇心重的打开那个布兜看了看。

    “难道这是要在这块黑门板上写字?我小时候用土块在木板上练过字……”说这话的个家中条件较差的学子。

    众人对这黑板的作用纷纷猜测起来。

    下午上课的时间已到,这边张籍在自己房间整理好衣冠后,手中拿了教案和《大明律》中的《户律》一卷就向丙班讲堂走去。

    书院安排的寝舍和丙班讲堂隔了一进院子,过荷塘,穿竹林,不多时就到了丙班外。

    此刻的张籍经过一年多的锻炼和充足的营养补充,虽然十五岁,但身量已经接近一米七和成人的个头相仿,只是面色还有些青涩。为了让张籍显得成熟稳重些,杜十娘特意连夜为他做了一身青色儒袍。

    张籍双手拿着书本负于身后,甫一进门,热闹的讲堂顿时安静了下来,三十名学子齐齐看向踏入讲堂的这个年轻人,站在讲堂前面的张籍头戴黑色四方平定巾,身着一身青色宽松儒袍,腰间系深蓝色宽丝绦腰带,举止之中略显沉稳,儒雅之间不失风度。

    清渊学子们几乎都认识新晋解元郎张籍,但是丙班除外,因为丙班有十几人是刚刚进入清渊书院的。

    因此不少人心里生出一个疑问,难道这个少年就是新来的教授杂学的讲郎?

    学子们惊讶于新讲郎年轻的同时,有四五个人更为震惊,他们就是原本张籍在丙班的同窗,其中就包括那个白白胖胖的冀永贞。

    他们还在丙班蹉跎岁月之时,曾经的同窗已经少年高中解元郎,如今又是来到了丙班成为自己的先生,这人生际遇之不同,身份角色的变化之快,怎能不让冀永贞几人震惊!或许在这震惊之余还有那么几分怅然……

    张籍站在讲堂前面的书案后环视全班,将所有的学子的表情尽收眼底,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仿佛又回到了后世那挥洒自如,意气风发,指点文字的课堂之上,那时自己面对的是一双双清澈明净、充满求知欲的孩子的眼睛。

    好熟悉啊,张籍心下感叹一句。

    脚下虽无三尺讲台,心中已进授课状态!

    张籍将手中的书本放在案几上,回身取出胶泥块当做粉笔,刷刷的在自制的黑板上写下一行字——辛巳年冬丙班清渊学子,壬午科乡试解元,张籍。

    这一行字用粉笔写成,比用毛笔写的还要潇洒流畅。写过粉笔字的都知道,因为粉笔写字容易形成斜面的特性,粗细变化极易掌握,而书法之美正是在这点画转折顿挫、线条粗细变化间体现出来的。只有点、线、面、块相映成趣才能成就一幅好字。

    “先做个自我介绍,我乃是诸君今后的杂学课讲郎,张籍。诸君可以称我为张先生,或者张讲郎。我也曾是丙班学子,今日再回丙班……”张籍看着众位学子朗声做了一番自我介绍。

    看到黑板上的这一行字,听到这不曾听过的自我介绍,学子们一片低语,诸多惊讶。

    认识张籍的老同窗是为张籍的进步神速而感叹,初次见面的学子或是因为新讲郎竟是今科解元郎而惊,或是因为张籍竟能仅用一年时间就能从蒙童直中解元而赞,或是因为张籍竟也是出身丙班而感到奇……

    关注点不同,三十名学子的心里变化也有不同,总之都是被张籍的解元身份和学业突飞猛进的经历镇住了。

    这也是张籍做这番自我介绍的目的。

    时下的讲郎们新入职可不会向自己的学生做什么自我介绍,顶多就说上一句我姓甚名谁就完事,更多的还是不介绍自己,让学生自己去打听。

    从教经验丰富的张籍深知第一堂课的重要性,在第一堂课上学生对老师的印象,将影响这一届学生直到毕业。写在黑板上的那一行字和说的这些话可不是为了显摆。

    “辛巳年冬丙班清渊学子”是在说明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讲郎也曾是清渊书院丙班的学生,这样可以拉近师生之间的关系;“壬午科乡试解元”是在彰显张籍自己的课业水平,虽然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讲郎年轻,但是他的学识渊博,要知道整个清渊书院举人功名的讲郎不少,但是解元身份的只有一个,若是按照科举功名排序,张籍仅在希伊先生和王、陈二位教习之下。

    看到这番自报家门取得的效果很好,张籍随后拿起书案上的呼尺一拍,讲堂中顿时一静。

    “拿出大明律《户律》卷,今天我们来学习《户律》。”张籍边说着边在黑板上正中的位置写上了“户律”两个大字。

    清渊书院张籍执教第一课,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