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二章 红袖添香夜读书

    对于教书一事,张籍作为参加过各种培训的后世教师当然不陌生,无论是教学理论还是教学经验,都比当今大明朝以死板教学为主的模式先进的多。

    张籍心中想过了,既然要通过教书来达到教学相长的目的,那一定就要教好,而想要教好书就必须得做好课前五备。

    何为课前五备?

    乃备课标、备教材、备学生、备练习、备教法是也。古今教书殊途同归,这五备同样适用。

    这备课标的过程,也是明确张籍接下来的教学工作中教学目的和任务的过程。大明版的备课标是什么呢,直说课标可能有些茫然,但换句话说就很好理解了,在大明朝读书人读书的目的是什么?这答案显而易见,就是读书考科举做官啊。

    既然有了目标就要为达成目标而努力,就要研究科举考题考的是什么,考试范围在哪里,并总结出规律。这些对遍览大题小题文府,见过各式时文考题册子的张籍来说自然不成问题。

    第二就是备教材,这是身为一名合格教师的必备基本功,教师只有认真研究教材,弄清教材的基本结构、指导思想、知识技能、编写意图、内涵外延和深度广度,才能掌握重点难点,最终明确完成教学目的与要求。也就是现在张籍所做的工作。后世张籍工作几年里,几乎每年都要写上五六大本教案。所以现在以《大明律》作为教材,理清脉络,利用思维导图模式设计好知识框架,对张籍而言并不是太难。

    其三备学生,备学生不仅仅是指了解学生情况,还包括丙班的班级特征、学生家庭情况、当前的课业水平、兴趣爱好、对杂学学科的学习态度及意见等。只有对丙班了如指掌,才能通览全局,有的放矢、科学施教。张籍曾经在外院丙班学习过一段时间,对丙班学子的状态有所了解,至于更为具体的家庭背景兴趣爱好等,就要在教学过程中慢慢了解了。

    第四备练习,这个顾名思义就相当于后世的随堂练习和家庭作业,是检验学习成果,强化知识记忆理解的最有效最直观的途径。这个做起来就需要费些心思,要先归纳出重点,再根据重点出题。从三十卷的大明律中找出重点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故而原本的讲郎一般都是简单粗暴的让学生熟读背诵。

    有志于做大明版新时代教师和教辅书出版商的张籍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就是要整理出一套提纲挈领、包揽重点的试题,通过思维导图和试题将厚厚的几十卷大明律给读“薄”!

    最后一项则是备教法。备教法要切中契合点,就是依据讲师、学生、教材等方面的不同情况,选择一种或几种最能使三者融通的方法,使教师能驾轻就熟,使学生能吸纳接受,使教材能化难为易,使课时能有效节剩时间提高效率。张籍在后世的培训学习中,提法最多的当属“自主、合作、探究”六字课堂教学理念,被当时的同行们戏称为新课标“教学方法六字真言”。

    在实际教学过程中,无论是启发式、讲授法、谈话法、读书指导法、练习法、演示法、实验法、讨论法、还是研究法这些具体的教学手段都要围绕着这六字真言进行。这相比于大明朝当前以教师单方面讲授为主流的满堂灌和死记硬背不知道要先进多少倍。

    当然要让学子们适应自己的新式教学法是急不得的,教学不能一蹴而就,而是需要循序渐进的培养。毕竟当下学子们哪怕是刚从社学上来的新生也至少经历了两三年的旧式教法,自主合作探究的意识需要学子们在潜移默化中慢慢形成。

    张籍正在备课的是大明律中最贴近生活,也是县试中最常考到的《户律》一卷。

    《户律》相当于后世的《民法通则》,分为《户役》﹑《田宅》﹑《婚姻》﹑《仓库》﹑《课程》﹑《钱债》﹑《市廛》七卷﹐共九十五条。此律主要是对时下民间纠纷、社会经济﹑人身关系及婚姻民事内容的立法。

    大明律作为典型的判例法,九十五条中基本上每一条都是一个案件事例,教师所要做的就是总结出案例中判决所表达的司法精神和执法依据,再用通俗易懂的话语,由浅入深让学生读懂理解,从而去应对科场上的考题。

    此刻书房内炭火正旺,温暖如春,无人出声,安静非常。

    张籍桌角上有一个古拙庄重的螭首香炉,这是城中一个举人缙绅送来的贺礼。张籍读书前杜十娘刚刚放入一颗香丸,少女的焚香手法极其高妙,兼之器具精巧,此时的香炉中烟气几不可见,惟余氤氲香气低回而悠长。

    杜十娘斜坐在张籍的书桌前,左手托着俏脸,右手把玩着耳鬓间的一缕头发,静静的看着张籍在灯下写字备课。

    随着淡淡的香气散发,时间慢慢推移,月亮悄然而升,高悬与夜空中。

    渐渐地桌上砚台中的墨汁快用尽了,不待张籍吩咐,杜十娘伸出一双纤白素手取过放在一边的砚台开始研墨。

    中举人之后的张籍,有家中的免役免税,又有三元书坊的收入,条件较刚入临清城时不知道好了几倍,资产宽裕了自然不用再亏待自己和家人。这书房中的笔墨用具都是杜十娘亲自挑选买来的。

    纸是城中纸坊中的罗纹笺,墨是临清州自产的上好松烟墨,关于研墨,古人有个说法:轻研墨,重舔笔。轻研墨,指的是不要急躁,不要重力压墨锭。时人常说的研墨叫闺阁少女来磨最为合适就是这个道理。

    杜十娘取过砚台后。食指放在墨的顶端,拇指和中指夹在墨条的两侧。开始研磨,按下去时稍微重一点,转的时候轻轻的,均匀用力,好墨研时细润无声,杜十娘研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倒是发出了淡淡的墨香。

    正是“古墨轻磨满几香,砚池新浴灿生光。”

    就如此,张籍左手持书,右手提笔挥毫不停。

    不知不觉间摞起来十余张书稿,杜十娘一一拿过去细细品读,只见清峻绝妙的小楷落在淡黄的纸笺上,言辞精妙,字斟句酌,层次清析,条理明确。倏尔少女的一双美目再落在张籍的认真的脸庞上,眼中尽显钦慕之情。

    此情此景当真是有几分“从此绿鬓视草,红袖添香;眷属疑仙,文章华国。”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