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解元牌坊

    张父和张籍挑选的来投献的这家人也姓张,一家七口人,人们都唤这家男主人做老张头,媳妇张刘氏,两口子都是五十岁许,家中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简而言之就是人口众多家无长物,原来靠租种地主家田地为生,日子过得极为艰难。

    随后张籍给老张头一家做了简单的安排。

    这一家人先在配房住下,老张头带着两个儿子种张籍家的地,一个儿子跟着张籍做长随,老张头媳妇和大女儿在家里洒扫做饭伺候张母,小女儿跟在杜十娘身边帮忙,每个人都有活计做,张籍家按月付给常例钱相当于付工资。

    如此看来,现在投献到张籍家中举家甘为家仆,从自由人变为家仆后他们以后的生活反倒是比原来好的多,这不得不说是对这个时代制度的一个讽刺。

    除却人身投献一事,张籍家名下的田地数目也是暴涨,由原来的三十多亩,涨到了现在的二百余亩可以说周边除了张大户家的土地,剩下的几乎全是张籍家的。

    地租也是当下就定好了,和张大户收租比例一样,都是十一,即便如此乡民们还是感激涕零,因为大明的田赋明面上虽然也是十一,但是层层加码盘剥之后比例能达到五五之多。田地寄在张籍名下,以后只需交十分之一,省去了不少,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实惠!

    处理完这两件事,张籍细思一番,自己家和老张头家双赢,损失的则是大明,站在院中张籍不禁情绪复杂,感慨良久。

    ……

    中举人后在家的这些天是张籍穿越到明朝之后最悠闲的日子,父母家人不再终日劳作,成功进身成为大明地主阶级,张籍又有美人相伴,可读书识字,能饮酒交游,览田园风光,端的是极为惬意。

    这天张籍一家人还在家中吃过午饭,这没吃几口,就听见张义先来敲门。

    “义先怎么了,这时候来了,今天中午社学就散了?”张籍迎了出去,将张义先让到屋里。

    “啊,是义先啊,吃过饭了吗,再吃点?”张父放下筷子乐呵呵的说道,这些天张父多数都是这个表情,心中欢喜的紧呐。

    “叔,我吃过了。”张义先先回答了张父的话,又对张籍说道:“籍哥儿,村口的石碑和牌坊都做好了,阿爷让我来喊你去看看写点什么。下午社学的课也不上了,夫子让我们大家都去看你题字。”

    这个石碑和牌坊的事情,前几天张大户提过,说是建成之日需要张籍去写碑文,题匾额门楹对联等。

    张父一听是这事,顿时开口催促道:“这是好事,阿籍,快去吧,别让长辈们等得久了。”

    张母也很是高兴,自家儿子出息了,这都是在村里露脸的事情啊。

    “好的,义先你先坐会儿,我这就去。”张籍本就不大饿,闻声也不吃饭了,回书房换了身衣服,叫上张成,拿起书桌上的几张纸塞到怀中便向外走去。哦,这个张成就是老张头家的小儿子,十二岁年纪,小名叫做铁蛋,没有大名,张籍就直接给取了个名字叫张成。

    说起来,这也是张籍的一个恶趣味,在给铁蛋取名字的那一刻,张籍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看过的电视剧宰相刘罗锅,其中刘墉的两个长随一个叫做张成,一个叫做刘安,故而取了这么个名字。

    三人向村口走去,不多时就来到了新建的牌坊处,解元牌坊又称解元世科坊,张大户督造的牌坊是木石结构,六柱三门式造型,单檐歇山式屋顶,高约三丈,宽两丈半。

    底座以方石砌成,中间为两根大长方石柱,两侧边楼均为前后纵向排列的两根小方石柱,与中间两根大方柱

    面成三角形。明间主楼檐下的梁枋间嵌正匾,正面镌刻“解元”两个金色楷书大字,背面镌刻“世科”两个金色楷书大字。匾额两边镌刻“大明壬午科乡试第一名张籍”字样。

    整座牌坊主体已经建成,不过柱子上皆是留白,显然这里就等着张籍题字后再刻上去了。

    村口牌坊处现在围了不少人,除了有张大户、乡里的耆老们、张老夫子及社学蒙童,还有几十口子乡亲。

    人们都听说张籍题字赶过来的,平时村里也没有什么乐子,现在有了这么一件全村的大喜事,自然也都领着孩子带着大人过来看热闹了。村里的父母们现在都把张籍作为楷模对自家孩子灌注向张籍学习的思想,说的话也无非是别人家的孩子那一套。

    众人都在张五叔家的茶棚里坐着歇息聊天,等着张籍的到来场面甚是热闹。

    见张籍三人到此,张大户先让张籍在一旁坐下,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诸位乡亲们,静一静!”

    听到张大户的话,场上的说话声顿时没了,张大户在村中是极有威信的。

    “是这样的,咱村里都知道阿籍取中解元,这不仅是我张家一族的喜事,也是咱整个村子的光荣。按照当下礼制,当建解元牌坊一座以彰显咱村阿籍之荣光,现在牌坊已经建成,惟余楹联未题,老朽和村里几个长辈合计着让解元郎来题写楹联,如此也是对咱村里的后辈也是一个激励……”

    张大户的这一番话说完,下面叫好声不断,的确,大明当下立的牌坊种类很多,但无论是忠孝牌坊还是节义牌坊,又或者像是解元牌坊这样的科举牌坊,其根本用意都是让人们去效仿这些有才能或者有德行的人。

    张籍的这座解元牌坊上若能题写一些激励后辈读书学习之语,那定然是极好的。

    解元牌坊处今后必定是村中一处热闹所在,这人来人往,潜移默化中若是能让仓上村形成以读书为荣的风气,那么对整个村子,对所有村民而言也都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财富,因此乡人们都大声叫好。

    “除了牌坊题联,还有这祠堂前的碑文,也要解元郎写上一篇以彰显功名,前可告慰列祖列宗,后可激励后辈乡人……”

    张大户的说话声又响起,自然就引起一阵叫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