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六章 牌坊

    却说众多乡亲想攀张籍家这门亲事,吵得张母心中甚是烦乱,但碍于情面又不好说些什么,只得任由这些人在院里争来争去,皆颇有几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意思。

    这些亲戚乡亲们提到的这些姑娘,有些张母也见过,说实话在乡间还算不错的,尤其是那个秀才家的女儿,但是现在张母心中有了主意,和知根知底的杜十娘相比,她们就差的的太多了。

    杜十娘勤劳能干,善良孝顺,漂亮懂事这些都是自己看在眼里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张母觉得杜十娘特别旺夫,自从自家儿子带回来这姑娘,那是连过县府院三试,取了小三元,今次又中了解元,在张母心里这一点是哪家姑娘都比不上的。

    这些姑姑婶婶、大娘阿婆们围着灶台旁的张母争相恐后给张籍介绍对象,而且越说越顺嘴,刚好杜十娘进了厨房,听了个真真切切,少女闻言柳眉倒竖,哐当一声盖上锅盖。

    “我家籍哥哥举业为重,还不忙着成家哩,各位婶婶大娘们费心了。倒是我家二郎,平日里在城中书坊一个人操持营生,身边缺个照应的屋里人,我看刚才说的那些姑娘倒是不错,娘,你觉得呢?”杜十娘的这番话,夹枪带棒很是不客气,怼得一众婆姨没了话说。

    “咳咳咳,十娘说的是,我家阿籍举业为重,再说我也给他相中了人家,有了安排。倒是我家二郎还没有着落。”不善言辞的张母看到杜十娘过来解围不禁大喜,咳嗽了一声顺着少女的话头就说了下去。

    院子里都快打起来的七大姑八大姨顿时安静了,但这只是一会儿,便又问起来是谁家的娘啊,长的怎么样啊,品性怎么样啊之类的。

    也有心思转的快的,早就听说张家二郎张卫在城中做着书坊生意,买卖不错,收入颇丰,穿着打扮也很是体面,这嫁不了解元郎嫁给解元郎的弟弟也是不错啊,至少比那些土里刨食的穷汉好多了。

    顿时七大姑八大姨们转变目标,又向张母推荐亲戚家的姑娘给张家二郎张卫。

    对张籍的婚事有了安排,但张卫这边还没有着落,因此张母对二儿子的婚事十分关心,见乡亲们提起,不禁仔细的问起那些姑娘的情况来,一时间厨房内有是一片嘈杂喧腾。

    看到这话题转移到了张卫身上,不再有人给张籍介绍,那边杜十娘才放下心来,悄然离去。

    ……

    朝廷报喜的这一白天,就这么喜庆喧闹的过去了,下午时候城中来的同窗、官员和报喜队伍都一同离开,张家的屋中现在还没走的就剩下张大户一家人了。

    “阿和,这籍哥儿能考中解元,也是祖先庇佑,我打算召集族中远近旁支前来祭祖,再打一副解元牌匾供入祠堂,对了还要在村口建一个大大的牌坊……”张大户越说越高兴,这是在旁支面前露脸,彰显本家实力的大好机会啊。

    “这前一段时间重修祠堂才刚让其他几支前来,间隔这么短怕是有些不好吧……”张父有些迟疑的又道,“还有在做一个解元牌匾还行,这建解元牌坊,花费可就大了。”

    “间隔短?没什么不好的,咱们张家本支几十年没出过举人了,况且咱家籍哥儿还是中的解元,举人中的头名,让他们来祭祖是全族的福气。至于牌匾和牌坊,你不用操心,一切都族里出。”张大户笑着说道。

    说起这解元匾额和牌坊,就不得不说一下乡试举人们的一些中式后的官面福利。

    举人匾额按名次分共有五种,第一种自然是乡试第一名的解元匾额;

    第二种是乡试第二名的亚元匾额;第三种是乡试三四五名的经魁匾额;

    第四种是第六名的亚魁匾额。之所以称之为亚魁,是因为乡试填榜时,先取出五经魁后高置榜前,再从第六名开始填榜,故而乡试第六名为正榜之首,列于经魁之下,称为亚魁;

    第五种是文魁匾额。因为乡试第六名之后的中式举子,皆称为文魁。

    在乡试之后,朝廷会颁给每个乡试举人,二十两银子用于打造牌坊匾额,这也叫做牌坊银。

    牌坊银就是资助你在门前树个牌坊,立在乡间,让过往人称颂的。至于匾额则悬挂住宅大门之上,解元就在匾额上大大地写上两个字解元,亚元就竖亚元匾额,至于经魁,亚魁,文魁,一等一等的必须如实而写。牌坊和匾额都是有一定规制的,当然事情到了乡间,资财颇丰的人家往往会稍微逾制,不过这毕竟是喜事,民不举官不究,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俗。

    这一块牌坊,一块匾额,代表着主人或者家族一生的荣耀,百年之后或许子孙已不知你的名字,家族或许已是败落,但是只要外人见到你家宅上的匾额,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知道这一家曾是书香门第,至少是出过举人的。

    解元的牌坊和牌匾当然要比普通举人来的规格高,这次州学和贡院一共给了三十五两,一并由王同知交给了张籍,以农民三四年的全家收入来建造一个牌坊,那自然是雄伟壮观的多。

    自己有牌坊银,那就不能让张大户出这个钱,解元郎也是要面子的不是,因此张籍出言道:“这个牌坊和牌匾还是我自家来做,不好总是占族中的光。”

    争持一番后,最终决定由张大户来主持祭祀并找泥瓦匠和木工,至于牌匾和牌坊的银子是由张籍家来出的。

    商定这一事后,张大户一家也离开了。

    忙碌了一天,兴奋了一天,张家众人都是极为疲累,闲话几句后各自回房休息。

    正此时,这个乡下的村子中,鸡犬入窝,夜深人静,秋月当空,其光如水。

    越近冬天这夜晚的月亮就显得离地面近了很多,仿佛爬上山头就可一摸到一般,再细细看来,那半圆形的月亮上影影绰绰,不知是否有月里嫦娥和那捣药玉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