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旺夫

    却说张父虔诚的拜遍神佛祖先后,这会儿乐的坐在院中一个破板凳上笑的合不拢嘴。

    至于张母就更是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要不是杜十娘搀着,几乎是要站不起身了。

    只有小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家人都这么高兴,举人很值钱吗?

    “他大娘,哭个啥,快点收拾吧,报喜的都快进门了。”

    “咱们也都搭把手,将院子好好收拾收拾。”

    乡里乡亲们很是积极主动,劝了陈氏几句后,便卷起袖子拿扫帚的拿扫帚,端铁锨的端铁锨,还有不少人去自家家里抬桌子搬椅子,拿吃的喝的用的,忙活起来。

    “对对,收拾收拾……”张父、张母好一会才从朱平安中举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回过神后,也赶紧收拾起院子来,一家人到这时激动手都还在一直颤抖着。

    在欣喜之余,正要拿着扫帚去扫一屋子的张母,还没走一步,就被杜十娘把扫帚接了过去,“娘,你先歇着,我去扫就行……”

    张母看着扫着地的杜十娘,不由的想起上午两人做针线活时聊天的场景,“说不定籍哥哥真给娘考个举人回来呢。”,话音犹在耳,自家大儿子就真的给自己考了个举人回来!

    难道说,这是天意!

    张母越想越觉得有一定关系,不知道怎么的,张母忽的就想起来“旺夫”这个词来。这杜十娘说阿籍能中,阿籍就真的中举了,这不是旺夫是什么!

    张母看着忙碌的杜十娘,那是越看越高兴、越看越顺眼。

    嗯,人生的漂亮、勤劳利索、知书达理,也能持家,看这……恩,也能生养……

    张母上下打量一番,越看越喜,不禁连连点头。

    “娘,怎么,我身上有灰吗?”杜十娘回头看到张母正在看着她,有些疑惑的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去收拾下里屋……”

    在众人恭贺声中,张母边收拾东西,脑海里一个也想法越长越大。

    仓上村人口众多,这种天大的事喜事传得很快,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村子,还在往外发酵,张大户一家也亲自来上门拜访了。

    不多时一个报喜人到了张家,将张籍高中山东壬午科乡试解元一事告知了众人。

    听得张籍不仅中了举人还是举人中的第一名解元,众人又是一片惊叹,这事放在戏文里可就是天上文魁下凡啊,自己小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张家大郎有这般本事呢?

    由张籍又想到自家孩子,都是一个地方长大的,吃的玩的学的都是一样怎么人家张籍就能考中解元!

    不少家有孩子的大人想到自家的顽童,不禁越想越气,手里也痒痒起来,再不好好学,回去定然要胖揍一顿!

    看来这几天有不少顽童的日子要不好过了,他们要在一种名为“别人家的孩子”的魔咒中度过一些时日,直到张籍中解元的影响变小为止。

    从报喜人口中得知,张籍还再返回临清州的路上,他只是州里提前派过来报喜的,等解元郎张籍回家后,正式的报喜队伍才回到,报喜人让张家做好迎接的准备。

    张大户在一旁听得真切,将事情大包大揽了过来,有张大户的帮衬,张父将迎接准备的自然很是充分。

    在接过张父给的报喜钱之后,几个报喜人喜气洋洋的上马返城。

    报喜人是走了,但是喜气没走。

    张籍家中依旧一片热闹欢腾。

    ……

    张籍就是在这么一片欢腾的喜气中到的家中,弟弟张卫也跟着回来了,这会儿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

    张籍不知道的是,他是一早从临清城出发的,而就在他走后两个时辰,济南贡院和临清州州学派出的报喜队伍也正欢欢喜喜的朝着仓上村赶来,一起跟着前来的还有清渊书院的几名士子,张百万也在其中。

    时已过午,饭菜已是快张罗好了,杜十娘出了厨房正要叫小妹过来帮忙盛饭。忽听震天响的敲锣打鼓喧闹声、唢喇声、报录的报喜声从村口传来。

    这一阵喜庆的喧闹,打破了仓上村中午的宁静,引得众多乡亲们出屋察看。

    莫不是报喜队伍到了,张父张母和张籍等人也不顾得吃饭,纷纷向院门外走去。

    仓上村的人们,远远地看去两支张灯结彩的队伍正在入村的道路上向村中走来,他们将鼓擂得震天响,咚咚咚咚锵、咚咚咚咚锵,欢乐的锣鼓点子,传递着张籍乡试入闱高中的好信息。

    仓上社学离入村的道路不远,张老夫子带着着社学童子这时也出门跟在人群中察看,他昨天也是得知张籍高中解元的事情,自己多次乡试不中,如今自己一生的愿望竟然由自己的弟子来完成了。张老夫子看着这长长的报喜队伍,眼中不由得留下两行泪水。

    此时循着声音来到村口的乡亲们抬头望去,那报喜的队伍红旗飞舞,彩旗飘扬。为首的两队吏服皂靴的衙役高举着“威武”“肃静”的黑漆静道牌,身后的那辆马车上高高的竖起一副黑底金字大旗,上面“山东济南贡院”六个斗大的篆书格外耀眼。

    再往后看去,另一艘马车上竖着两杆黄底红边锦幡,上面以厚重的正楷写着“钦命山东乡试主考”、“为国求”“择优取”几个大字。

    第三辆马车上竖着两杆枣红色大幡,那“壬午科乡试解元”七个金色大字,让人看得心潮涌动,奔仕途的读书人都知道,十年艰辛寒窗苦,一朝鲤鱼跳龙门。此时大幡临门,这可是光大门楣、光宗耀祖的大喜事,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这第一支队伍打着的是济南贡院的旗号,后面一支则是临清州学的旗号,也是牌号分列两侧,马车大旗招展,上书“州学”“学正”等语,看起来周学正也到了。

    此刻乡间道路上,风起幡动,格外威风。

    再看那些随行而来的报喜军士,清一色毡帽红衣黄战裙,腰挎战刀,手持钢枪,威风凛凛,庄严肃穆,秩序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