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二章 喜到仓上

    天空高远,几朵白云点缀其中,河水如玉带绕村而过,树林中厚厚的落叶踩上去咯吱作响……这深秋的乡村,不需过多渲染,便是一副充满诗意的画卷。

    往日贪恋被窝的熊孩子,一大早不用爹娘叫,便迫不及待的穿上衣服,拎起自制的网兜,嗷嗷叫着呼朋引伴出门下水摸鱼去了,这冰凉的河水浇不灭孩子们蓬勃的朝气,那一尾尾大鱼在孩子们眼中是一碗鲜美的鱼汤,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也有几个给家中放羊、放牛的孩子,或赶着几只活泼的山羊,或牵着一头温顺的老牛,来到满是落叶的树林中,便撒手不管,任其悠闲的进食。而这几个小伙伴们则一起掏出石子玩耍起来。

    等到中午炊烟升起时,随着村中此起彼伏的喊声,各个孩童或赶着牛羊,或拎着大鱼,提着虾篓高高兴兴的向家中奔去……

    秋收过后的乡村中,人们过得颇为闲适。

    张籍的家中,张母和杜十娘正在里屋边说着话,边做着针线活。

    “娘,怎么像是有心事啊?可以和十娘说说吗?”

    杜十娘是个机灵姑娘,向来嘴巴很甜,和张母聊天每次都把张母哄得乐呵呵的,但是今天杜十娘看着张母眉间似乎有些担忧,不禁顺嘴提了一句。

    张母已经聊的进入状态了,听杜十娘问,也就顺口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你籍哥哥去济南府赶考,这都过了大半个月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他在那边吃的住的好不好?”

    “娘,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籍哥哥那么聪明,他肯定能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这次还能给娘考个举人回来呢。”杜十娘的这一句话将张母哄的嘴都合不上了。这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落在了张母心坎里最舒服的位置上。

    “阿籍现在是个秀才就已经很好了,他哪有什么举人命啊,只要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了。”张母一边说一边连连摇手,不过脸上却满是以儿为傲的笑容。

    “咯咯,娘,你可不知道籍哥哥在书院里的课业水平,我听人说籍哥哥每次考较都拿头名呢,这清渊书院可是咱临清州最好的书院,若是籍哥哥都不能中举,我看那,咱临清州一个举人也出不了。”杜十娘嫣然一笑,水汪汪明媚的一对眼睛,那么明亮。“说不定这次籍哥哥真给娘考个举人回来呢!”

    杜十娘的一番话说得张母心里十分熨帖。

    籍哥哥你还要几天才回来,十娘已经把《治心经》的书稿整理好了呢。杜十娘悄然看向窗外心中不由得想道。

    就在张母和杜十娘谈论张籍的时候,张籍还在返回临清州的马车上,与此同时手持关防红卷、带着喜报的贡院官差中途在济阳驿站换了一匹健马,继续踏上官道……

    午饭时,众人又提起了张籍。

    “要是阿籍中举了就好了。”张母有些期许的问道。

    “中举又不是种庄稼、种白菘,说中就中,不过……”张父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出他也想儿子能高中。

    然外面不知道是村中哪里传来了一阵鞭炮声。

    张父心下有些疑惑,端着碗走到屋外,按村上的习惯,不管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乡里乡亲的都得去帮忙,可是也没听说最近哪家有事啊?自己家现在日子越来越好,在村中除了张大户家就数着自己家了,没有道理有事不来通知啊?

    张父正在想着的时候,忽然就听着自家院子外面跟炸了锅似的,一阵叮当响,还有不少人说话的声音,脚步声也是越来越近。

    张父好奇的走到门口,还没开门,就听到脚步声到了门外面,自家的大门被人拍的梆梆响,还有一堆人七嘴八舌的声音。

    “和大哥快开门,大喜事,有大喜事了。”

    “他大娘快开门啊,有喜事了。”

    “她幺妹,开门了,开门了!”

    “快点收拾准备啊,州里来的人都到村口了。”

    没等张父反应过来,大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了,然后后面跟进来了一大堆人,乡里乡亲、邻里邻居的,仓上张家本来就是张姓居多,都是一大家子。这七大叔八大姑的,来了好多人,很是热闹。

    张母、杜十娘和小妹这会儿也都顾不得吃饭来到了院中。

    喜事?什么喜事?一家人都有些蒙,只有那读过许多才子佳人话本的杜十娘像是猜到了什么。

    “娘……”只见杜十娘惊喜的颤抖着身子,拉着张母的袖子,激动的颤声道,“难道是籍哥哥……是籍哥哥……”

    杜十娘还没说出来,就听一个快嘴的大妈急哄哄的大声道:

    “你家籍哥儿中举了!”

    “是啊,阿籍考上举人了,报喜的在村口正放炮仗呢。”

    站在张家院子里的乡里乡亲们你一嘴我一舌的,都十分兴奋的说出了这个大好消息。仓上村几十年没出过一个举人,现在张籍中举这可是整个村子的天大的喜事,站在张家院子里的人全都兴奋激动不已。

    什么?

    大郎中举了?!

    这个好消息宛如一颗流星,重重的砸在了张父和张母的面前,让两人的情绪一时间难以收拾。

    极度的喜悦!

    极度的兴奋!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张父激动万分,手里的碗都掉地上摔碎了也没有察觉。

    张籍的爷爷曾提起过张家原来出过一个秀才,这才有了那几亩自留地,一直嘱咐张父不能断了读书种子。张父这一生只念过几天书,但是很快就被发现不是读书的料子,也就熄了读书的想法,一直地里任劳任怨。许是自己完不成的愿望,父母都会寄托在子女身上。

    张父在家中极度困难的时候还是要让两个儿子读书,小儿子张卫也是挨了不少板子炒肉,实在不认学才不念书的;张籍课业不错就一直供着张籍读书,在张籍众秀才的时候,张父就以为祖坟上冒青烟了。

    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有出息,神佛显灵、祖先庇佑啊,今后一定要多烧纸钱。

    张父双手合十,虔诚无比,面朝天空,念念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