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九章 非为书蠧

    总裁官沈鲤门前举子众多,张籍五人向前递上名帖和礼物后,本以为要和其他人一样要在外等候,于是就要退下。

    不曾想门房看过张籍的名帖随即喊住张籍,躬身笑道:“原来是解元郎当面,大人吩咐过若是张公子前来,可直接入内。”

    “那我的同窗……”张籍闻言先看向身旁的四位友人,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门房。

    门房不语,只是笑着微微的摇了摇头。

    “张兄,自去即可,不用理会我等。”身边的郝澄笑道。

    “对、对。莫要让大宗师等的急了。”吕广和方清之几人也是点头。

    见此,张籍点了点头道:“那我先行一步。”

    “快去吧、快去吧!”众人笑着催促道。

    言罢张籍转身便跟着门房向院内走去。

    此地是山东布政使司给沈鲤安排的临时住所,是前任参政的住所,自那参政回京高升后便空了下来。这所宅院和时下大户人家的布置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里外三进院子,池塘树木天井间或其中,各个功能性房间都有,很是齐备。

    由于沈鲤的乡试总裁官一职是临时差遣,乡试结束后就要回京,所以沈鲤并未带家眷前来,只有长随家仆和皇帝赐给的仪仗兵丁两队。

    济南四面环山,地下水资源丰富,向来就有泉城之称,这处院子中也有泉眼,那前院的池塘就是这汩汩涌出的泉水所成,涓涓细流汇成小溪穿墙而过最终流入大明湖中,院中有活水,若在此生活当真另有一番意趣。

    门房在前引路,张籍不及细看这泉城院落,片刻后便来到沈鲤的书房外。

    门房向前敲了敲门低声道:“大人,解元张籍拜访。”

    “让他进来吧。”房间内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是。”门房闻言后,退到张籍身旁,也未出声,用眼神示意张籍可以进屋拜访。

    张籍点了点头,向门房一抱拳表示感谢。随后推开房门,踏入书房。

    “学生张籍拜见大宗师。”房间内,张籍进门前行一步躬身长揖道。

    “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何也?”只见书案后的沈鲤也不抬头,就这样突兀的问道。

    张籍眼角余光扫视一周,屋内除了沈鲤和自己再无他人,这句话是问自己的,看来是沈鲤要考较自己。

    此句出自《孟子·尽心下》,原句是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原意是孟子说:“一昧地相信《尚书》,还不如没有《尚书》。我对于《武成》这篇文章,只不过取其中的二三个道理罢了。”后来常常被当做精辟透脱的读书法,要求读书者一定要学会善于独立思考问题。

    对这句话宋代大儒陆九渊在文章中也有引用分析,如他的文章《政之宽猛孰先论》中有“鸣呼,尽信书不如无书。”一句。作为《孟子》中在后世流传极为广泛的一句名言,后世的分析也是很多。沈鲤问起这句自然难不倒张籍。

    只听张籍不假思索的朗声答道:“前人之语可为借鉴,不可为教条。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笃行善思而不盲从方可知古鉴今,于浩渺典籍中去伪存真方可求得明心见性。”

    这一番对答着实精辟。

    “你就是来自临清州的张籍?果然年少才高。”沈鲤此时正坐在书案后读书,听到张籍的回答,心下暗赞一声:果然不是死读书的书蠧。

    放下手中沈鲤看向张籍,虽然在鹿鸣宴上见过这个少年,但那时对答不多,了解甚少,此刻沈鲤通过考较张籍对孟子这句话的理解,对张籍的年少和机敏颇为赞叹,心中又有“神童屡现,国之祥瑞”之感。

    “确是学生。”听闻沈鲤赞自己年少才高,张籍又恭声道:“学生当不得如此夸奖,若无大宗师拔擢,断无张籍今日之荣光。”

    “今次阅卷,一众考官对你的卷子分歧很大,有的认为可为经魁、或是解元;也有的认为当归于榜末,甚至落卷不用,你可知我为何取中你为解元?”沈鲤尧有兴趣的看着张籍道。

    “学生不知。”未曾想到沈鲤问自己这种问题,张籍仓促之间只能老老实实的说不知道。

    “你上前来,这个是不是你写的?”沈鲤说完拿出一个小册子放在书案上,示意张籍拿过去。

    取过一看,只见这小册子封皮上赫然写着《治水疏》三个圆润小楷,翻开再看,里面的词句虽略有删改,但内容正是自己所写的治水六法,翻到封底,张籍并没有看到作者的名号。

    沈鲤哪里找来的自己所作的《治水疏》?心中虽有疑问,张籍还是实话实说道:“禀大宗师,此文确是学生所写。”

    “这就对了,那日判卷之所以最终决定取你为解元,正是因为此疏。”沈鲤捻须看向张籍又道,“离开京城前,申汝默门下工部侍郎奏此疏与御前,竟得不通人情的潘时良之赞。老夫颇为好奇,与东阁见到《治水疏》原本,始知此文乃是左昌易所荐,而那左昌易的本事我知道,治经尚可,治河则不擅,后又见文末有你的名字,故而作此推测。”

    沈鲤话中提到的申汝默就是大学士申时行,潘时良就是大明治河第一人潘季驯,至于左昌易就是张籍的院试座师左龄了,张籍当时就是把治水疏交给了左龄左提学,并由他上书的。

    “那潘时良认为此疏大善,切实可行,故稍作修改后上奏御前,请批传于沿河数省河道衙门,用以治水。你小小年纪能有这般见识,三千生员中无一能比,文章亦是文采卓著,取你为解元当属实至名归。”

    “全赖大宗师赏识。”张籍闻言再次恭声拜谢。

    见张籍知礼且不因自己的称赞而沾沾自喜,有少年人的聪敏机智却全然没有少年人飞扬跳脱的心性,这一成熟老练的心态,让沈鲤满意的点了点头。

    只有这样沉稳且聪敏的少年,才既能写出花团锦簇的文章,又能写出治水疏和乡试五策这样的文章啊。

    沈鲤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