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文人酒令

    佳肴齐备,酒开三坛,觥筹交错,其酒尚酣。

    忽听程尧出言道:“此良辰美景,纵情恣意之时,诸友相聚岂能无诗文相佐?”

    “程兄此言极是,不过今日此刻,吾观诸位同年杯中之酒下的甚少,不如行酒令如何?”刘贡笑着提议道。

    “诗文可,酒令亦可,只不过这酒令可不能似那走卒贩夫之辈,当有名号……”程尧饮罢杯中酒,遥敬众人。

    “不如就行飞花令如何?”一名士子说道。

    “大善。”众人皆点头。

    飞花令,是古人行酒令时的一个文字游戏,源自古人的诗词之趣,得名于唐代诗人韩翃《寒食》中的名句“春城无处不飞花”。行飞花令时可选用诗词曲中的句子,考较的是众人的机敏程度,对在座诸位中式举子而言,难度不高不低,正好用来助兴。

    既已定下酒令名目,只听程尧又道:“行令当推定明府、录事、令官,我看这明府一职不如就刘兄担当,录事由王兄担任,至于令官,在下毛遂自荐如何?”

    文人酒令中的明府相当于主持人,录事是监督纪律的,令官就是出题的了。行令的一般规矩就是令官先说第一句,然后从其下首开始,一人一句,明府照应众人活跃气氛,录事监督以防有人不喝罚酒。

    “可……”“善……”这是随大流的。

    “万事俱备,令官怎得还不出令?”这是心急的。

    “年兄稍安勿躁。”程尧笑道,“即是飞花令,那就以花字为令。我先来言之为——花开时节动京城!”

    “好一个花开时节动京城,预祝诸友明年春闱高中,我来接道——桃花依旧笑春风。”坐在程尧下首的一名士子道。

    “我来接——自是花中第一流!”

    “映日荷花别样红。”

    “云想衣裳花想容。”

    “千树万树梨花开。”

    “化作春泥更护花。”

    这飞花令以花字为基准,每句七言,句句花字下移,如此一轮七句并无一人罚酒,士子们对的甚是轻松。只听令官程尧笑道:“这第一轮权当是暖酒,接下来花字句句上移,且所用诗句不可重复,王兄身为录事可要听得仔细了。”

    王璨闻言微微点头。

    如此这般往复下去,越到后面越是艰难,士子们接令想的时间就越长,不过众人皆是饱读诗书之辈,大多都能接下来,这五轮一圈下来一坛酒也没空。

    程尧见此道:“此一圈花字令难度不够,看我再出一令。此令当以天字为头,吟诗一首,不能吟出或是吟错者罚酒一杯。就从解元郎开始。”

    天字为首的诗词,这个自然是难不倒过目成诵的张籍,“天风吹我上南楼,为根妲娥得旧游。宝镜莹光开玉匣,桂花沉影入金瓯。”一首诗吟罢,张籍又笑对下首道:“赵兄请了。”

    “天为罗帐地为毡.日月星辰伴我眠。看来气象真暄赫,大明煌煌万万年。”张籍下首的亚元赵尹雒也是随口道来。

    这般一圈下来,这天字头古诗令,难倒了约三分之一的士子,但这也不过是两坛酒见底。

    程尧见此又道:“诸位同年皆是才俊之士,这般普通酒令难不倒我等,现有东坡居士游西湖之令,诸友且听,再请一试,”程尧微微停顿,看到众人都看了过了,大声道:

    “此为落地无声令,上句含一落地无声之物,中句需有人名贯串,末句吟咏两句,诸友轮流接说,不成者饮酒!我先来——酒花落地无声,酒肆遇杜牧。杜牧问杜甫:好酒何处有?杜甫曰:肯与老翁相对饮,隔篱取酒尽余杯!”

    “好,程兄好句不次于古人,我接之——泪花落地无声,抬头见子语。子语问宾人:为何无诺言?宾人曰:山无凌天地合才敢与君决!”

    “兄台真乃多情之人,我接不出来,甘愿罚酒。”这名士子接不下来,满饮一杯。

    这个酒令着实难倒了不少人,导致不少人以酒代令,尧是古代酒的度数低,可这也禁不住喝的这般多,士子们皆是熏熏然。

    不一会儿就到了张籍。张籍在后世论坛见过东坡居士的这则酒令趣事,跟帖中不少网友给出了自己的落地无声令,到了张籍处,只见他张口就道:“盐粒落地无声,抬头见阮咸,阮咸问谢安,缘何不做官?谢安曰:自非攀龙客,何为欻来游?”

    说完拱拱手就要向下传去,不想席间有士子起哄道:“解元郎才思敏捷,冠绝今科,怎能只接一句了事,当再有佳句。”

    “此言及是。”

    “确是此理。”众士子随声笑着附和道。

    这对张籍来说又有何难?微醺之中的张籍放下酒杯道:“再有一句请诸友品评——影子落地无声,抬头见嵇康,嵇康问阮籍,猖狂何至此?阮籍曰:宁与燕雀翔,不随黄鹄飞。”

    “好,再来一句!”

    “秋水落地无声,抬头见王勃,王勃问太白,缘何独徘徊?太白曰:举头邀明月,低头思故乡。”张籍不假思索即道。

    “解元郎可还有佳句?”

    “梅花落地无声,抬头见永叔,永叔问半山:香从何处来?半山曰:墙角树枝梅,凌寒独自开。”张籍又一句酒令道出,宛若信手拈来。

    ……

    如此一句一应和,张籍接连不断十几句落地无声令道出,在一片赞颂钦佩声中,筵席的气氛被推上了**,士子们此刻放纵情怀,输则畅饮美酒,赢则尽展才华,无论酒令输赢皆为春风得意之人。

    这畅情得意的一幕和城中别处的落榜士子的失意形成鲜明对比。

    正如昔日盛唐孟郊《登科后》和《下第诗》描述的那样:

    登科时,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

    落第时,一夕九起嗟,梦知不到家。两度长安陌,空将泪见花。

    张籍醉眼朦胧、熏熏然坐在正席首座之上,恍惚间似是回到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的那个庆功宴上,此情此景何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