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赴宴、关系网

    唱名已毕,贡院前面的考生们或高兴或沮丧的离开了,这会儿还在榜下的人都是来确认的。

    看到人群逐渐退去,王讲郎这才带着清渊众人来到照壁墙的榜下。被同窗簇拥在中心的张籍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人不饮酒人自醉,感觉飘飘欲仙,简直要飞了起来。

    到了跟前,这乡试榜文终于在众人面前展露了它的容颜。

    照壁墙上正榜是黄底黑字,副榜是红底黑字。皆以圆融纤秀的馆阁体竖排书写,最左端一个尺半见方的硕大“榜”字,最右端有“大明万历十年山东乡试录”和“中式举人八十名”两列大字,榜文全长约三丈。

    自科举制施行以来,这样简单的一道榜文充满了别样的魔力,就是它引得无数士子尽折腰。

    有人为它喜、有人为它哭,有人为它黎明闻鸡起舞,有人为它夜里凿壁透光……在这张榜文下聚集了天下最极端的情绪,发生什么都不会令人太惊讶。

    张籍在榜文的最右端赫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壬午科乡试第一名解元,临清州,张籍,春秋。”没错,就是自己,解元就是自己!

    “今次乡试清渊五人联第上榜,此乃是书院之前所未有之大喜事啊。”王讲郎捋着胡须站在榜前微笑着摇头晃脑道。

    与此同时,在榜文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的张籍、赫澄、吕广、陈到之、方清之五人聚在一起喜不自胜,再次大笑出声。这并不让别人特别惊讶,从这五人的笑声中,周围人都知道,这些人必然高中了,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清渊众人同食同住同学已有半年余,就算是之前有过矛盾,经过长时间的相处,现在也都是颇为融洽。都是自己人,彼此很熟悉了,用不着虚伪,没中榜的不必强颜欢笑装作不在意,郁闷就是郁闷;中式的也不必为了照同窗的面子而故意压住自己

    的喜悦。高兴就是高兴。

    张籍看到同寝室友方毕和陈正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走了过去拍拍二人的肩膀安慰道:“方兄、陈兄,不必气馁,此次只是时运不济罢了,下一科乡试必可蟾宫折桂!”

    看到张籍过来,方毕和陈正心知张籍的课业功底深厚,在原本书院中就是一等一的人物,众人关系极好,故而也没有嫉妒之心,诚信诚意的拱手道喜:“恭喜张兄得中解元,预祝张兄宏图大展,京报连登黄甲,明年春闱再中皇榜!”

    看完榜文张籍等中式五人拿着各自的身份考牌先去了贡院报备,办完这些事情,王讲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对诸生道:“既已看完榜了,吾等这便返回客栈。”

    看了看众人的或喜或悲的表情,王讲郎又语重心长的沉声道:“来日方长,得意者戒骄,失意者戒颓,王子安有语,不移白首之心,不坠青云之志,吾辈当共勉!”

    众人闻言顿时面容一肃拱身作揖道:“学生谨记先生教诲。”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无论学生成为举人还是成为进士,清渊诸人本心未泯,对王讲郎都是极为尊重。

    返回客栈,各自休息,回乡行程定在了三日后,之所以这样安排而不是立时返乡是因为张籍等五人中式,他们需要在第二日拜见座师并参加鹿鸣宴,尤为重要的是张籍中了解元鹿鸣宴后是要骑马跨街的。

    ……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籍站在客栈房间的床边看着天外,这灰扑扑的深秋夕阳,在此刻他的眼中竟也有那么几分吸引人的意趣。

    “砰、砰、砰。”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张籍出声道。

    “回解元公的话,楼下有几位士子来找。”客栈的伙计在门外说道。

    清渊诸学子回来后,人们都知道福运客栈中出了五名举人,其中还有一位解元,报喜的来拉关系的人络绎不绝,客栈中的伙计们也都分到了不少赏钱,所以伙计们都认得了张籍,也知道他是今科解元。

    若说张籍取中解元,除亲朋好友之外还有谁最高兴,那张籍等人现在住着的福运客栈老板当属其一,他现在就等着张籍等人走后,将这间客房命名为解元居呢,等以后再举行乡试时,这间客房绝对是士子们趋之若鹜之所,花个高价沾沾解元郎的文气,没准自己也能高中呐。

    听得伙计的话,张籍心下明白和今天下午来的那些士子一样,这应该是前来叙交情的今科中式举子,当下他招呼方清之一声,两人出了房间。

    到了楼下一看,赫澄、吕广、陈到之也在,来者共有三人。

    其中一名身着蓝色锦丝缎袍的青年士子见到张籍下来,拱手作揖言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解元郎张兄了,年纪轻轻有此成就,实乃我辈之楷模。在下今科乡试第四历城刘贡,我旁边这位是乡试第五堰头王璨,王兄,这一位是乡试第十九历程尧,程兄……”

    “侥幸得中解元,当不得刘兄如此夸赞。在下临清州张籍,见过刘兄、王兄、程兄,几位兄台也是满腹经纶、八斗之才……”花花轿子众人抬,用后世经典说法叫做商业互吹,张籍这样的话今天已经说了一下午了。

    互相介绍认识,又是一番久仰久仰的客套话之后。刘贡道出了来意:“值此秋闱放榜之际,吾辈中式之人皆为同年,不可不亲近,吾身为济南府士子,当一尽地主之谊,今特来邀请张兄、郝兄、吕兄、陈兄、方兄一同前往城中状元楼赴宴,不知张兄可否赏光?”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多谢刘兄相邀,吾等必当前去。”张籍拱手笑着答应道。

    秀才有同年,举人也有同年,但是两者的重要性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秀才的同年往往只局限于一府之地,而举人的同年遍布一省,在内为同年,在外举官则为乡党,这是一张极大的关系网。中国社会中常道有人好办事,成为举人经营好这张关系网何止是有人好办事这般简单,这可是士大夫阶层的基础圈,往来皆权贵是也。

    有了这张网,在地方上无人敢轻侮、慢待你。因为地方上的官员和豪强都明白,欺侮构陷易,善后收场难,谁知道一个举人的身后有没有能通天的同年或座师呢。

    举个例子,满清有四大疑案,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清末杨乃武和小白菜一案,此案为何能引得慈禧太后重视并最终昭雪呢,其最关键的在于杨乃武的举人身份,和他这个身份后的一票同年座师关系网,若是一般百姓,你便是去告御状都不知道去哪个衙门,找到了衙门也没人理会。

    张籍后世的厚黑学看了不少,对此中关窍门儿清,酒宴上是结识同年的编织关系网的极佳场所,怎能不去。看到身旁的方清之想要拒绝,张籍便拉了他一把,抢先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