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二章 喜极而泣,莫不如是

    万历十年,九月,丙辰,帝以皇长子生颁诏天下,大赦,免各省田租三之一。八月下旬皇长子常洛出生,因万历皇帝对其不喜,故而直到九月初才晓谕四方,并大赦天下,减免全国田租以做庆贺。又时逢山东乡试放榜,此为山东百姓两喜。

    朝堂之事尚远,暂且不表,单看济南贡院发榜事。

    贡院前照壁就那么大,不是所有士子都能看见的,所以必须另立一楼,由贡院衙役唱名,此楼即为总裁官沈鲤等人所在的唱经楼。

    蟾宫折桂,放榜唱名。这是每一个读书人一辈子的荣耀。

    此刻照壁墙这边早已准备完毕,不仅在下方围了一圈栅栏,还有两队兵丁严密把守。以阻止看榜人靠的太近从而毁坏榜文。

    尽管如此,在这栅栏外面也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被围的水泄不通。在兵丁和衙役的呼和下,装着乡试榜文的彩亭终于来的了照壁前。

    “轰、轰、轰!”

    “轰、轰、轰!”

    只听场景楼上传来六声炮响,在万众瞩目之下五名书办从彩亭中请出乡试桂榜,两人持卷,两人刷墙,一人接应,各自分工明确,自有成法,小心翼翼的将榜文张贴在照壁上。

    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忽然一静,倏尔又人声鼎沸,好似开了锅一般,人人睁大着眼睛去仔细看榜。榜文上的字体有茶碗口大小,行列整整齐齐,不用靠得太近也能看得清楚。

    这时大街上喧闹非常,人与人前拥后挤,十分混乱。唱经楼上的沈鲤居高临下将此看的清清楚楚,眉头一皱招来一名书办吩咐几声。

    “哐哐哐!”一阵锣声响起,人们听得高处传来锣声,纷纷看向唱经楼,场中一时安静下来。

    沈鲤见此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门楼栏杆处,大声道:“承吾皇之恩德,举抡才之大典,惟公惟德……”照例一番讲话,沈鲤向随身书办示意后返身归座。

    当下书吏安排一众大嗓门衙役开始唱名。按照乡试的规矩,先唱名的是副榜,然后是正榜,最后是五经魁。

    唱名内容包含考生名次及籍贯住址,中了副榜的被称为贡生,今科副榜贡生十名,贡生也被称为副魁,回到家里也可以打块牌匾,挂在门上了,不过与正榜举人不同,这牌匾官府不出必须自费。

    唱名每个考生名字念三遍,不多时十个名列副榜士子的名字,就都被念了出来。这些士子们虽没有发解,但也是获得入贡南北国子监的资格,下次乡试不经考核,即能参与,属于还可以接受范畴。

    这些被念到名字的士子后,也不管一众考官能不能看到,都是向唱经楼上长长一揖,之后左右士子一并恭喜。几个报录人小队已是抢着出发,前往对方的家里。

    副榜念完即是正榜,依然是先从正榜最后一名念起。刚才副榜不过是餐前甜点,这会儿才是正菜,看不到榜文的人们都在望着唱经楼凝神静听,生怕听错了自己的名字。

    “壬午科乡试第八十名,青州府临淄县淄河乡,刘永宁,书!”

    “爹、娘,我中了我中了,哈哈,我中了”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喜极而泣的叫喊声,引得周围众人都看向这个幸运儿,虽然是第八十名,但这也是正儿八经的举人。

    “壬午科乡试第八十名,青州府临淄县淄河乡,刘永宁,书!”

    “壬午科乡试第八十名,青州府临淄县淄河乡,刘永宁,书!”

    唱经楼上的唱名衙役,不为楼下发声的事情所动,声音洪亮,中气十足,每个名字如是者三声。

    ……

    张籍等清渊众人在茶楼中虽看不到榜上姓名,但是衙役唱名听得十分真切,这会儿也都紧张起来了。

    张籍看向方清之,只见他双目直直的看向唱经楼处,双手紧紧的攥着,隐约可见手上青筋。再看其他同窗,或来回踱步,或手中把玩着茶杯,或揉着额头,尽皆是纠结焦虑之态。

    所有的考生心里都清楚,今科乡试正榜八十人,副榜十余人,两榜一共不过九十人,这里的三千多生员注定大部分是要失望的。虽然谁也不敢说自己必中,但是在他们各自的心里面,还都有那么一丝丝期盼与侥幸,万一榜上有名的幸运儿是自己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一个的中举考生名字被唱了出来。

    街道上,榜文前的士子们,有迟迟没听到名字没有耐心,也不死心,拿出一去不回气势,大步流星往贴着榜文的照壁墙冲的;有故作淡定但手捏得发青,眼珠子死死瞪榜文来回寻找的的;也有身体弱小无力在外围抓耳挠腮跳着脚向榜文伸脖子看的。

    也有在榜文前看了许久,找不到自己名字,失魂落魄跌跌撞撞滚出来的;有得知没有中举而泪流满面喃喃自语仿若得了失心疯一般的;有落榜的唉声叹气痛不欲生,埋怨老天不公的……

    唱名中念到的名字的,或者是在榜文中找到自己名字的考生,则是一脸狂喜,仿佛这寒冷的深秋也立时温暖如火,仿佛这高远的阳光一也下子变得明媚起来,那无数次念叨的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即将唾手可得。

    当然,这人群中还有这么一拨人,他们毫无患得患失之情,穿红衣戴红帽,听得几个名字便喜气洋洋的向外面狂奔,这就是乡试报录人,也可以称之为职业看榜人,他们看准了谁家高中就赶紧抢着去中举的士子家中贺喜,兼讨喜钱。

    济南贡院前的这般人生百态,虽然张籍已经看过许多次,但是依旧是那么得热血澎湃,心中激荡,这最令人身心激荡的不是得知结果的那一刻,而是那等待结果的过程。

    “壬午科乡试第五十一名,临清州清平县青岩乡,方沐,诗!”

    忽然,这么一道清晰的唱名声传来,清渊众人不由得纷纷看向方清之。

    方沐,字清之,临清州清平县人!

    这一刻,张籍分明看到那正呆立在窗边的青年书生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

    喜极而泣,莫不如是!